三月苑

不求功,不求名,只求一个真心

梦间集||紫薇软剑乙女 无言

OOC

有私设

小学文笔

前篇

十四、遗志

  皑皑雪山,嶙峋的山石,随时要崩塌的地面,这是……

  冰火岛!

  苏妍雪环顾着四周,没有任何一个人,但是气氛却压抑地可怕,她能感觉到,有魍魉的存在,而且数量不少。

  这么多魍魉团团围攻她一个人,势必要将她撕得粉碎,苏妍雪却也绝非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倔强,而苏妍雪就是那种即使对面以压倒性的胜利碾压她,她也宁死不投降的那种。身上没有武器,那便干脆伸出手,以无形的剑气为刃将冲上来的魍魉斩杀。

  剑气无形,包裹着少女,连苏妍雪都感到惊讶,她究竟是如何自由穿梭在魍魉之间的,这仿佛不是她的身体一般。接着下一秒让她出乎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积雪从树枝上滑下,寒风凌冽枯叶随风飘到她面前,然后瞬间带着浓烈的杀意刺进她胸口,一切仿佛定格在原地,定格在树叶刺进她胸口的刹那,苏妍雪只是看到了银灰色的发丝飞舞,接着远处传来了悠扬的琴声,冰雪开始消融,已经一半没入她身体的树叶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陌生的场景,里面一草一木宛如都是用笔勾勒而成的,宛如一幅巨大的水墨画。

  琴音就是从山间的木屋里传出来的,像是在给她指路又像是在试探她……?

  “我觉的我受到了挑衅。”= =

  苏妍雪顶着一双死鱼眼看着不远处的小木屋,犹豫片刻,果断从腰间拔出了箫。先前的那根绿竹给她亲手做的竹箫最终还是被紫薇软剑给弄坏了,现在的这跟是紫薇后来集市上买来赔给她的。

  说实在的,这一路能用到这箫的机会很少,离开桃花岛已经一个月,她依然还是只会吹那首……

  大长今!

  幽谷箜篌,擅长用音韵迷惑人也擅长通过琴音来编制梦境,就是他带着苏妍雪来到了这里。他用琴音诱导着苏妍雪过去,接着,他就从屋外听见了某首充满了异域风情的曲子,来回变调始终不过那么几句。

  对于苏妍雪而言,这首曲子她已经是练到了如火纯情的程度,即使幽谷箜篌尝试着将她带偏离这个调调……她也始终只会这么一句,只会这一个指法,别说带偏了,一首复古悠扬的曲子硬是被少女吹出了义勇军进行曲的感觉,伴随着铿锵有力的大长今(?),幽谷箜篌最终还是放弃了对牛(苏妍雪)弹琴。

  所以说玉箫究竟是怎么看上她说要教她吹箫的?

  对于这个问题,苏妍雪今天也没能得出答案。

  但是以上的一切并不是重点。

  看着眼前的姿容艳丽外套半耷拉着的红衣男子,苏妍雪忍了又忍才把那句强迫症的帮你把另一边衣服也来了好不好。给憋回去。

  “你来了。”

  “就是你带我来到这的?”苏妍雪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望着幽谷箜篌,他微微上挑的眉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下意识地眯起眼提高警惕。

  “正是。”幽谷箜篌温柔地拨弄着怀中的箜篌,对于苏妍雪的到来似乎表示很高兴。“我在这里已经等你很久了。”

  “哦?”闻言苏妍雪勾起唇角,她不认识幽谷箜篌,不过指引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她还是多少能猜到点的。能让她与这个世界的人所有联系的通通是源于那个人……“若是为了无剑的话,阁下还是放弃吧,我并不是她,我不过……”眼底闪过一丝自嘲“是一个替她完成遗愿的人。”

  话已至此,苏妍雪觉的自己跟眼前的人已经没什么好聊的了,而幽谷箜篌却依然坐在那儿,对于她的话好像是耳边风一般拨弄着琴弦弹唱着:“镜中花,水中月……”

  “……”面无表情的盯了三秒,苏妍雪果断决定转身离开。

  “剑境的基石只要力量不被抽出,即便是死去的人也会复活。”

  一句话成功让苏妍雪停住了脚步,少女回过头,幽谷箜篌依然坐在那里拨弄着琴弦,而苏妍雪低下头轻笑了一声,挑衅似得抬起头:“可是谁知道复活的那个人还是不是当初那个人呢?”

  “过去的你,还是现在的你,亦是将来的你,都是你,于我而言,不论哪个都是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幽谷箜篌那淡粉色的眸子里倒映着苏妍雪的面容,温柔似水。

  “抱歉。”突然就受不了如此煽情的画面苏妍雪别过头:“那个于你而言非常重要的无剑已经不在了,我不是她,也没有想成为她的替身的打算,不过你若是想替她报仇,我可以帮你。”说罢苏妍雪想他伸出手:“我知道杀死她的人长什么样,我有一种预感,在未来我跟他必定会有一战,我打不过他,我需要你的帮助。”

  “……”

  幽谷箜篌没有理会苏妍雪,依然是自顾自地拨弄琴弦,而见此情景苏妍雪也没有继续坚持,少女背过身留下一句“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我在剑冢等你。”便头也不回地消失在画境中。

  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

  否则,你方才定然不会把我从噩梦中救出来……

  将来的路会很难走,但是我相信你会来。

  ……

  夜已深,可是紫薇软剑却依然毫无睡意,那日在万寿殿内苏妍雪爆发的杀气让他太过深刻,无剑的影子已经逐渐在苏妍雪身上显现了,接下来的日子盯上她的人会更多。树影斑驳,紫薇软剑拿着酒壶坐在距离苏妍雪房屋不远处的树上小酌,少女还在屋内睡觉,他就远远地观望着就好。

  接着屋内的灯亮了,没过一会儿少女从屋内走出来,然后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虽说紫薇软剑并没有刻意地收起自己的气息,但是他所处的地方距离苏妍雪的住处绝对不算特别近,更有树叶做遮挡还不至于被一眼看见,但是此刻少女就是在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便注意到了他,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了五秒,那双黑眸盯着他的眼睛,仿佛要穿透他一般,然后转身离去宛如刚才什么都没有看见。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