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bug

有私设


二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冢田澈醒过来的正是上午,正好被雪村千鹤撞见,雪村千鹤把冢田澈扶起来,少女环顾了一下四周,面无表情地问道:“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你的房间。”

  “哦。”冢田澈睡的有点懵,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跟检非拼命最后被加州清光他们救了。“我睡了多久?”

  “算是你失踪的几天这是第四天了。”雪村千鹤看着一脸懵逼的冢田澈有些害怕地问着:“小澈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算是失踪,也就是说她是最近才被人送回来了,而把她送回来的人肯定是加州清光他们。眼下加州清光跟药研陷入沉睡没人能跟她解释这几天发生了什么,无缘无故的失踪肯定会让人起疑心,想到这里冢田澈歪歪头,直直的看着雪村千鹤:“小澈?”

  “诶?”

  “你叫什么名字?”冢田少女面无表情。

  “我叫……雪村千鹤,小澈你不记得了吗?”

  “嗯?”冢田少女继续装。

  “就是,你失踪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啊!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雪村千鹤异常严肃的凑到冢田澈面前提高音量。然而冢田澈眨巴眨巴眼睛默默拉开自己衣服看了一眼,道:

  “你扒我衣服。”

  “……”突然无力的雪村千鹤决定还是把跟冢田澈沟通的任务交给冲田总司,这么想着,雪村千鹤转身出门。

  见雪村千鹤出门了,冢田澈从柜子里翻出绷带接着脱掉上衣,重新把胸裹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在给她包扎的时候把她的绷带全部解了。而外面,正好路过的冢田澈房门口的藤堂平助看见雪村千鹤急匆匆地从房间里跑出来怕是出了什么事连忙跑去“哗!”地一下,房门被拉开了,对上冢田澈面无表情的脸,一路往下……

  “对不起!”面红耳赤地把门关上。

  跟着雪村千鹤赶过来的冲田总司看到这一幕瞬间瞳孔收缩——冢田澈醒了。

  不顾藤堂平助的阻拦,再一次地拉开房门,然而……

  “噗……!”

  “喂总司要看到什么时候啊!”藤堂平助把冲田总司拖开待雪村千鹤进去之后替冢田澈好好地关上房门。就这样,两个大男人红着脸在冢田澈房门口守着,一直到雪村千鹤那句“可以进来了”才推攘着走进房间。

  “喂,平助,上次那句话,我可不会同意。”【小声】

  “切!”【小声】

  ……

  看见冢田澈好端端地坐在自己面前,冲田总司忽然百感交集起来,就是有那么一瞬间,真的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深吸一口气“小澈,你能回来真的太好了。”

  “对呀,小澈你不知道你失踪这几天我们都急死了!”藤堂平助接话“大家带着伤就到处去找你,就怕你被长州那帮人带走了。”

  “谢谢。”冢田澈看着眼前二人,眼底下带着淡淡的黑眼圈,而冲田总司明显伤没好,脸色还十分难看,明显没有听她的话。尽管如此心底却莫名地有些庆幸,活着真好。虽说,心里有些感动,但是少女脸上依然没有表情,让人很难猜透她的情绪。

  “冢田……”陷入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仿佛是鼓足了勇气一般,藤堂平助忽然大声的喊道:“冢田对不起!之前那句你是女孩子要娶你什么的我是开玩笑的!”藤堂平助低着头越说越小声,“我只是觉得你真的很好,把你当自己的兄弟一样……”

  然而,身旁的冲田总司看了眼藤堂平助却异常认真地说“我不是开玩笑哦。”

  【如果冢田是个女孩子我才不会让给别人。】

  这算是现场告白吗?

  冢田澈眨着眼睛看着冲田总司,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说什么呢?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的身体已经停止生长了?还是说我迟早要离开?一切的一切,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是谁?我的名字叫冢田澈?”






所以说帮小澈换药的……药研……嗯……?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bug

有私设


十九、审神者身后的刀剑男士

  【你与其信他们还不如信我。】

  【为什么?】

  【我不是说过么,我是被神明守护的人。跟你们不一样。】

  一如既往任性,明明是挂在神社许愿的绘马,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任性地拿过来当做护身符一般放在身边。什么被神明守护的人,最终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最终,还是没能保护好他。

  冢田澈失踪后冲田总司每天都有出去找,只是毫无结果。冢田剑法那么厉害会没事的,总有人这么说。只是冲田总司不信,因为只有他看到,那个时候冢田离开的时候,是带着赴死的表情。

  正如冲田总司想的那样冢田澈没有想过活下去,一人面对6把检非,即使是上百级的审神者,哪怕在池田屋检非比普通的溯行军还要弱,冢田澈依然处于劣势。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冢田澈已经形成了这种惯性思维,她不奢望有人会去救她,也不希望有人会注意到她,作为一个女孩子,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希望在别人眼里留下一个即使面无表情也是身上总是干干净净带着一点甜甜的味道的印象。这样的浴血奋战也不是第一次,但或许是最后一次。

  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队里不少人受伤了,雪村千鹤一个人出来买药。刚刚走到药房门口一个似乎比她还要矮一些的少年从里面走出来。年纪小小的少年穿着军服左肩上还带着肩甲,短刀插在腰间的皮带上右边还插着一把剪刀。小短裤下面是修长的腿,黑色的筒袜一直到小腿,系带小皮鞋上带着一丝灰尘,看起来似乎主人并没有注意到。

  一个奇怪的人……

  而药研藤四郎并没有关注雪村千鹤的目光,他买完药便直奔神社去了。冢田澈躺在神社里依然没有醒来,如果那晚加州清光跟药研藤四郎没有强制性冲破封印救下她,世界上大概就没有冢田澈这个人了。

  加州清光留在神社照顾冢田澈,而药研藤四郎负责买药回来后处理伤口。冢田澈的灵力没有完全恢复,平时能够分给他们的少之又少,多亏平时积累下的灵力,他们才能冲破封印。但是眼下冢田澈昏迷不醒,灵力供给自身的身体运作都不够,更没有多余的分给他们。换而言之,现在的药研藤四郎跟加州清光以实体化出现在冢田澈身边完全是用着自身的灵力。一旦灵力耗尽,他们便会立刻变回本体再次被封印。

  三天三夜,冢田澈身边的两位刀剑男一直都守在她身边没有合眼,虽说的付丧神,有了人类的身体后也经不住先是激烈战斗,又是忙前忙后地照顾人,最终在第三天的夜晚,药研藤四郎先倒了下去。

  必须在倒下前再找个地方安顿主人才行。思索再三,加州清光抱起冢田澈从神社里走了出来……

  于是便有了:

  “啊!!!!!!”深夜,正处在睡梦中的雪村千鹤忽然感觉一阵风吹了进来,睁开眼,漆黑的房间里一个人影站在她边上,念叨着:

  “这就是主人的房间了吧……”

  连滚带爬地把灯点亮,雪村千鹤看见房间里窗户开着,冢田澈静静地躺在地上,一贯随身携带的木刀掉落在她边上。冢田澈身上的伤口被包扎的很好,只是还在发热昏迷不醒,衣服也干干净净似乎失踪的这几天有人精心照顾。房间里窗户被打开,地上还有人穿着鞋子留下的脚印,只是,人就凭空消失在房间里,什么留下的痕迹都没有。

  关于这件事,跑过来的队士里里外外将房间检查了个遍,连屯所周围也没放过,真的就如雪村千鹤说的那样只找到了进来的脚印。最终,得出结论:

  “看起来只有等冢田醒了才知道了。”

  只有冲田总司直直的盯着冢田澈身边的那边木刀。

  【我是被神明守护的人。】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私设

有bug


十八、血染的糖

  冢田澈冲上二楼便看见藤堂平助直接摔门而出撞在墙上失去了意识。那人将藤堂平助打到后便直接从窗外跳了出去,房内只剩下冲田总司跟另一位男子在决斗。冲田总司浑身是伤,脸色惨白大口地喘着粗气而相反跟他决斗的那位金发男子气息丝毫没有乱,仿佛是在戏耍冲田总司一般悠哉的很,。

  冢田澈拔刀趁着空隙砍过去,那人闪过后挥刀就冲着冢田澈劈头砍来。因为体力不支,冲田总司根本来不及补救,眼看刀就要劈下冢田澈松开握着加州清光的左手药研藤四郎从袖子里滑出,灵力护着左手单手挡下。看到露出了空隙冲田总司举起刀便冲着那人背后砍来,而那人转身挥刀,挡下抬起脚将冲田总司踹飞,加州清光,在冢田澈的眼前刀尖断裂,摔在地上。

  眼眸微微地暗了一下,少女握紧手中的加州清光直接冲着那人头划过,那人后跳躲开而冢田澈跨步向前继续攻击在冲田总司面前留下一个背影。

  “知道么,我跟她不一样,在这种时候,我可以站在你面前可以替你挡下攻击,我不会作为你的累赘需要你保护,我可以守护你的背后,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替你砍掉你的敌人,可以成为你的剑。”

  少女一步一步紧逼那人,在灵力的支撑下那人并没有在冢田澈面前讨到多少便宜,接着,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雪村千鹤跑了上来。

  “冲田先生!”见到这一幕雪村千鹤跑到冲田总司面前:“血……”她伸手想要去扶冲田总司,而冲田总司却撑着剑站起来

  “我……还能战斗……”

  冲田总司想要战斗,可是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了,刚站起来一口血便吐了出来,冢田澈一瞬间失神被那人抓到空隙一脚踹飞。那人拿刀指着雪村千鹤“你也是这家伙的伙伴吗?如果想要妨碍我的话连你也一起杀了。”

  话音未落,冲田总司直接将雪村千鹤护在身后“你的对手是我吧,能不要对她动手吗?”

  “真愚蠢,就凭你现在那样连想保护自己都不行了吧。”

  心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抽动,有一种情绪叫失落,让冢田澈忍不住就想这样躺着不要站起来,可是不行,她必须站起来,必须去战斗,她注定死在战场上,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这命运从她握住刀的那一刻便注定了。

  正如那人所说,冲田总司现在连站着都是勉强。默默站起来走到冲田总司边上,举着加州清光横在那人跟冲田总司面前,“我不会让你动他的。”冢田澈黑色的瞳孔里倒映着那人血红色的眼眸,而那人却微微一笑。

  “你,不是人类吧。”

  “你也不是。”冢田澈歪歪头,“所以我可以斩杀你。”说着,冢田澈刚要动用浑身的灵力那人却收起了刀。

  “你们冲进来的时候我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说罢他便转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冲田总司还想追却被冢田澈拦了下来。“冲田君,你辛苦了。”说着少女拉着冲田总司的手,后者因为重心不稳直接摔在冢田澈身上。冢田澈从怀里摸出一颗糖,不是金平糖,小小的一块被布包着,因为战斗染上了血的颜色她把糖塞在冲田总司手里。“这一次不是金平糖,剩下的善后交给我吧。”说着少女扶着冲田总司交到雪村千鹤手里走到窗前刚要跳出去,忽然想到什么,回过头笑着:

“冲田君,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不要来找我。”

  说着,不顾后面的阻拦,冢田澈踩着窗沿跳了出去准确落在隔壁的屋顶上,一路往前奔跑……

  池田屋结束了,他们的战斗结束了,而冢田澈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她需要独自面对的,是六只检非违使……

  正如冢田澈说的那样,她失踪了。不同于上一次,第二天,第三天,少女都没有回来……

  不是没人找过,找到的,只是一块破破烂烂的木牌,上面沾满了鲜血并且已经干掉了黏在上面泛着阵阵腥味,依稀却还能看到上面的字:

  【希望今后能保护冢田不在受伤。】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有bug

ooc

有私设



十七、心意

  自那以后冢田澈便再也没有主动跟冲田总司搭过话,虽说冢田澈话本来就不多,通常都是冲田总司主动找冢田澈的,一个月过去见冢田澈还是老样子对自己爱理不理的,作为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也不会自讨没趣,而恰好雪村千鹤又提出了想要出去寻找雪村纲道的请求,便应着土方岁三的意思带着雪村千鹤出去巡查。对此,正在洗衣服的冢田澈只是手上动作顿了顿便继续了,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傍晚,冢田澈一个人在厨房做着晚饭,而雪村千鹤跟冲田总司因为巡查时带回了长州的奸细而被山南敬助喊去了。

  “呐,小澈,你跟总司之间发生了什么吗?”藤堂平助靠在厨房门口跟冢田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没有。”

  “是嘛。”藤堂平助把双手靠在脑袋后面说道“最近,总感觉你们之间怪怪的,你也不跟总司出去巡查了,而且今天总司还带着千鹤出去巡查,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哦。”少女应了一声便打开锅子调着汤。香气从锅中散了出来弥漫在整个厨房间,藤堂平助一下子就跳了过来。

  “哦!好香!看起来好像很好吃!”藤堂平助刚想伸手偷吃便被冢田澈拍掉了,他揉着手笑嘻嘻地:“冢田做的饭菜一如既往诱人啊,不过可惜你是个男孩子,如果是个女孩子我肯定要把你娶回家!”

  “……”冢田澈没有回应他,专心煮着汤,倒是门外传来一阵咳嗽声。

  声音的主人是冲田总司,“平助没想到你在这里啊。”说着他笑着走进来,“今晚长州他们似乎有所行动,可能会在四国屋或者池田屋开会,晚饭不要吃太饱当心跟他们动起手的时候吐出来哦。”

  伴随着冢田澈有规律的切菜声停下,闭上眼,许久,少女抬起头,“今晚我可以跟过去吗?”

  “诶?太危险了冢田……”

  “可以啊。”藤堂平助的话还没说完冲田总司便直接打断了“目前能出动的队士不多,多来一个是一个。”难得冢田澈提出请求,冲田总司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和好的机会。通知完了冲田总司转身出去,忽然想到什么似得,又把头凑过来,“平助,建议你收起刚才的话,因为如果冢田是个女孩子我才不会让给别人。”说完他刚把头缩回去一把菜刀便直接被扔了出来插在刚刚他头的位置……

……

  晚饭后队员分成两组,土方岁三带领24名队员去四国屋,而近藤勇带冲田总司、永仓新八、藤堂平助外加10名队员去池田屋。而冢田澈便是这10名队员中额外的第11名。

  久违的池田屋再次出现在眼前,冢田澈握紧了腰间的加州清光,而加州清光似乎也是回应她一般抖了抖。池田屋附近灯火通明,跟她之前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冢田澈屏住呼吸试着用灵力搜索了一下,附近没有扰乱时空的磁场,看起来这次这里没有溯行军。

  援军久久不到,不清楚池田屋究竟藏了多少人,十几个人就这样冲进去并不是上上之举,但是就这样放着长州的人逃跑又太不划算,斟酌再三近藤勇下令,“我们冲进去!”

  “新选组的例行公事检查!”撞开门,近藤勇高亢地喊道。

  话音未落,一群人已经从二楼跑了出来。

  冢田澈跟在近藤勇身边,看着冲田总司冲上了二楼,而藤堂平助紧跟在后面。眼看着不对劲冢田澈尽快解决掉身边的人也跟在冲上二楼,只是几乎一瞬间,久违的违和感袭上心头。引得少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那是溯行军即将出现的预兆,更准确的说,那是检非违使出现前的雷鸣。

  是……因为自己么……

  冢田澈瞳孔收缩,看了眼自己双手沾满了鲜血,那是人类的血,楼下,那倒在地上是尸体还是温热的,那是被她用加州清光斩杀的。

  就在刚才她干掉了多少人?因为她的出现,而导致了检非违使的出现……这才是她被人关在这边的原因么?

【审神者为什么而存在?为了消灭企图篡改历史的时间溯行军,唤醒刀剑中沉睡的意识。】

  这样的她,跟时间溯行军有何区别?



谢谢你看到这里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有bug

有私设

ooc


十六、不一样

  土方岁三跟山南敬助等人去大阪巡查,传回了山南敬助左手受伤的消息。半个月后的夜晚,正是晚饭时分二人回到了屯所。或许因为左手受伤无法握剑的缘故山南敬助寒暄了几句便直接回房了,而土方岁三倒是因为雪村千鹤走出房间跟众人一起吃饭说了几句。结果不出意外的,在场的所有人都争着说是他让雪村千鹤出房间的。当然,这个所有人并不包括冢田澈在内。少女只是默默给土方岁三准备好晚饭后便回到自己位置继续吃饭,一句话也不说。

  日后,原本和蔼的山南敬助渐渐地变得少言寡语,众人练剑的时候他偶尔也会躲在柱子后面偷看,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后院挥剑。冢田澈跟山南敬助没什么交情,看到这些只会关上窗户继续做自己的事,什么都不说。

  “说起来,最近山南先生吃的越来越少了。”

  “嗯。”

  每天早上冢田澈都会一早起来给大家做早饭,而冲田总司起床后便会在厨房晃悠着倒也不捣乱。

  “早上好。”雪村千鹤走进厨房听见二人的话说到“山南先生有伤在身不好好吃饭的话的身体会垮掉的!”

  “我是允许你食堂吃饭,没允许你随便进出。”话音未落土方岁三的声音变在她身后响起。

  雪村千鹤一个激灵,转过头对着土方岁三弯下腰“十分抱歉,我想看看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不必多此一举。”说完土方岁三便要离开,雪村千鹤追过去说道:

  “那个,山南先生的饮食可以交个我来吗?我在父亲身边学过如何照顾伤患。”

  “不必要的同情反而会化作伤人的刀刃。”土方岁三转过身冷冷拒绝。

  “有什么不好。”冲田总司忽然凑过去“反正不管谁送过去他都不怎么吃,就交给她负责呗,还能减轻冢田的负担。”说着冲田总司伸手揉了揉冢田澈的头,而后者冷冷地拍掉了他的手。

  土方岁三看了眼正在低头切菜的冢田澈,说起来少女来到屯所也有半年了,屯所上上下下的事情都由她一手包办,洗衣做菜打扫卫生,之前井吹龙之介在的时候还好,而今全部由少女一个人接手,也辛苦了,正如冲田总司所说,“我知道了,随你们吧。”说着土方岁三挥了挥手,转身便走了。

  早饭时分,山南敬助的出现让大家很是开心,而雪村千鹤也更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逐渐帮着冢田澈接手了屯所的事物。

  跟冢田澈不同,雪村千鹤勤劳能干,很快就包揽了很多家务,而冢田澈也不跟她抢,既然她愿意做,自己就去干别的,事情做完就去练剑,也不会像雪村千鹤那样跟着土方岁三近藤勇身后给他们端茶倒水。好坏只有在对比的时候才有鲜明的显现。跟雪村千鹤比起来作为一个小姓冢田澈真的太不合格了。

  三个月下来雪村千鹤深得众人心,哪怕连跟冢田澈关系很好的冲田总司有时也会在冢田澈面前帮着雪村千鹤说话。

  “说起来冢田不会觉得自己太坏了么?”

  傍晚时分,河边的孩子散去回家了,冢田澈跟着冲田总司走在回屯所的路上。

  “嗯?”少女仰起头。

  “把事情都交给小千鹤做什么的。”说着,冲田总司斜眼看了眼冢田澈。

  而少女愣了一下,低下头,淡淡说道:“我……跟她不一样。”

  “是不一样,男子汉要……”

  “不过,”未等冲田总司说完话,冢田澈直接打断了他,抬起头站在原地直直的看着冲田总司“当初井吹在的时候冲田先生不也没有说过么,我比井吹小,他却把很多事扔给我做什么的……”

  见冢田澈有些生气,冲田总司忽然觉得莫名其妙“她可是女孩子。”

  一句话,似乎是直接说道了心底,少女眨巴着眼睛,看着冲田总司,没了之前的气势,许久,冷冷地笑了一下,“是么。”接着,少女自顾自地往前走,再也不看被她甩下的冲田总司。

  飘逸的马尾在身后甩来甩去,冢田澈高傲地仰起头,面无表情的脸上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莫名其妙被甩了一脸的冲田总司不爽地在后面慢慢悠悠地走着。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bug

有私设


十五、雪村千鹤

  似乎还在感叹时间流逝之快一般,新年过后的几周一直在下雪。明明才过了几周,却又仿佛一切都变了。当初那个目中无人的芹泽鸭死了,那个曾经跟冢田澈一起干活的井吹龙之介不在了,就连岛原的小铃也用着冢田澈给的钱赎身回了老家。

  白雪皑皑,新选组好像一下子空了很多。

  原本两个人的事全部交到了冢田澈一个人手里一下子忙了起来,少女也打起了辞职的念头。当然这只是想想,几次试着重新打开时空通道无果之后少女只好继续埋头洗衣服。而冲田总司倒是一如既往地每天下午在冢田澈忙完之后拉着她跑去屯所附近跟人家小孩子玩。或许是当初本丸里就有很多小短刀的关系,尽管某人总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附近孩子依然很喜欢她。

  夜晚,总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每每她要睡觉的时候加州清光跟药研藤四郎两把刀便会在她的床铺附近护着她给她守夜。

  某夜,还在睡梦中的少女忽然听见门外急促的脚步声,睡眼朦胧地睁开眼坐起来看着纸门。

  “喂喂,土方先生这样不好吧,把她扔在冢田的房间。”

  “现在队士增多了,没地方给她单独一个房间。”

  哦,是半夜巡逻的冲田总司他们回来了。少女的脑子还处于死机当中纸门便被拉开了,在还没看到开门的人是谁的一瞬间冢田澈已经把枕头砸了过去。

  爆头!KO!

  “……”强行忍住不发火的土方岁三在枕头落下后脸上成功留下了一片红印换得身后冲田总司一阵嘲笑。对上冢田澈那双疑似发火的眼睛,他揉揉额头把一个女孩子直接往她房间一扔。

  是的,晕倒的女孩子直接被他扔在了冢田澈的床铺上,压在冢田澈的腿上。“不要松绑,给她弄个床铺,明天醒了带过来。”说完土方岁三便走了。

  “……”冢田澈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看着站在她门口的冲田总司。

  “抱歉啊,我已经替你拦过了,土方岁三不听。”冲田总司笑嘻嘻地冲着冢田澈吐了吐舌头。“不过你刚才……”

  话音未落,冢田澈已经一把把门关上不予理会。转身看了看倒在自己床铺上女扮男装的女孩子,冢田澈揉了揉眉心,一脚把人踹到边上,甩出两个纸片式神收拾床铺,自己爬回被窝睡了。

  怜香惜玉?

  分场合的。

  次日,吃完早饭后冢田澈回房被绑在床上的那位已经醒了,冢田澈替她松绑后领着少女去了大厅。众人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关上门冢田澈退出大厅在外面扫地,没过多久门就被打开了,少女被斋藤一直接拽回了冢田澈的房间便再也没有了下文。

  冲田总司告诉冢田澈,那少女名叫雪村千鹤,是雪村纲道的女儿,因为与雪村纲道失去了联系所以特地跑到京都来找他,不小心碰上了夜晚出没的罗刹,所以暂时留在屯所观察。而冢田澈要做的,便是在众人休息的时候监视雪村千鹤。

  对于这当事冢田澈只是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倒是冲田总司不怀好意得笑着看着冢田澈:“怎么样,夜晚跟女孩子单独相处可千万不要欺负人家。”

  换得冢田澈一个白眼直接回房。

  冢田澈不会主动跟人打交道,回房后便一直默不作声地做自己的事,倒是雪村千鹤跪在那边纠结了很久,鼓起勇气跟冢田澈搭话:“额……冢田君为什么会在这个房间?”

  “这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房间。”冢田澈白眼。

  “哎?”

  “你要是想去跟那群汉子合住在大宿舍里也没有问题。”

  “噫噫噫……不用了!这么说冢田……”

  “闭嘴。”眼看雪村千鹤要说出某个真相的一瞬间冢田澈一个刀眼甩过来成功让雪村千鹤闭嘴。

  一直过了很久雪村千鹤才弱弱地问冢田澈:“冢田……君是讨厌我吗?”

  “那天晚上你也看到了吧。”停下手中的动作冢田澈直直的看着雪村千鹤。“那些原本都是正常人,因为你父亲带来研究的药而变成那样的,因为那种药,新选组已经死了很多人了……我讨厌的不是你,是你父亲。”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想扩个文州回去抱抱……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bug

有私设


十四、新选组

  年后的余热还没完全的消散,清晨的炮声便响彻了天空,屯所的浪士们奉命守护守护御门。而作为小姓的冢田澈当然不可能参加这种正式的活动,她只能在屯所等待着,直至夜幕降临传来了任务顺利完成的消息。紧接着次日近藤勇在开会的时候宣布了会津公所赐予大家的新队名

  ——新选组。

  新选组这名字是曾经在会津藩内存在过的组织的名字,是习武之人所在的组织,而今将这个名字赐给浪人屯所也就是说会津公已经认同屯所的大家已经可以作为武士继承这个名字了。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只是一个开始……

  没过多久雪村纲道便失踪了,而他的住所也在他失踪的时候被一把火烧为了灰烬,从变若水的资料到过去做过的所有实验材料等等什么都没有留下。

  雪村纲道失踪后的几天在寻找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新建先生也失踪了。新见先生失踪后半夜便频繁出现了奇怪的街头试刀事件,按街头人的说法是尸体上基本滴血不留。

  所以说与其说这是奇怪的街头试刀事件不如说是罗刹所为。

  一如既往买菜的时候听着街口的小道消息冢田澈在心里暗暗下定论。冢田澈不喜欢逞英雄也过了天下大事为己任的年纪,对于这种事,只要上头没下令她基本上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旁观者。她不会主动插手这个世界的事。

  当晚,冲田总司跟着土方岁三等人出去执行任务回来后便带来了新见先生切腹的消息。当然,冢田澈自然不会信,她只会微微斜眼:

  “他不像是会认错切腹的人,怕是被你砍了吧。”

  “嘿嘿,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对于新见先生的死,队里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混乱,自从大家渐渐的把重心从芹泽鸭移到近藤勇身上后屯所的气氛好了很多。在屯所众队士都没有注意的的情况下,芹泽鸭的势力渐渐便弱去,再过不久土方岁三他们就要扳倒他了吧。冢田澈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而同为小姓的井吹龙之介却毫无感觉。

  有的时候作为一个旁观者,真的能看清很多事情。

  在去岛原的路上冢田澈忍不住感叹。

  土方岁三说要好好款待芹泽鸭实际上是为他准备最后一顿晚餐吧。酒席上除了毫不知情的几个人却只是天真的以为土方岁三和芹泽鸭要言和了,开心地闹着,连一直跟芹泽鸭不对盘的冲田总司都稍有地配合着笑着。

  冢田澈放下酒杯拉开纸门走出去,听到身后冲田总司那句“冢田你去哪?”

  “喝多了,门口吹吹风。”随口的谎话,根本不需要打草稿。

  只是根本没有心思在这种时候喝酒闹事。

  正如预料到的一般,芹泽鸭先走了,土方岁三冲田总司山南敬助也紧随其后。临走前冲田总司看了眼站在长廊上的冢田澈,微微一笑,换来的是冢田澈回到房间的背影。

  酒足饭饱,井吹龙之介、永仓新八跟藤堂平助也有了回屯所的打算。而留下的斋藤一一句“不行”把三人留下了。注意到近藤勇的表情三人好像都明白了什么似得,井吹龙之介直接跑了出去,藤堂平助也追着井吹龙之介出去,而作为跟芹泽鸭同门的永仓新八同样无法接受大家谋划了这么久的事自己却毫不知情而冲了出去。斋藤一提起刀看了冢田澈一眼,而后者淡淡给自己倒是一杯酒朝着他摆摆手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

  斋藤一走后房间里只剩下了近藤勇跟冢田澈二人。冢田澈不爱说话,近藤勇也心情不好一直闭着眼。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冢田澈缓缓拉开门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话音未落,人已不见。

  “你真的变了,变得如此惜命了啊。那就相信自己的运气吧,不过我看你也没什么运气。”回屯所必经的桥上冲田总司对着浑身是伤的井吹龙之介轻轻一推,后者摔入水中顺着水流飘走了。“再见了,井吹君。不过我想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就此道别了。”

  在黎明还没有到来前,天空依然一片漆黑,冢田澈静静地从冲田总司身后走过。

  “回去了。”

  “嗯。”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bug

有私设


十三、新年愿望

  转眼便是新年,冢田澈受伤后就一直在房间里躺着,尽管自从灵力恢复后她的伤便好的很快,一个多月别说伤,身上连疤都没有了,可是她还是尽职尽责地在床上躺了两个月,愣是看着井吹龙之介帮自己干了两个月的活。那么问题来了,冢田少女你良心不会痛吗?

  冢田澈:本审神者没有良心。

  眼看着新年一天一天接近,屋外也热闹了起来。已经上百年没过过节日的冢田澈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麒麟臂(?)从床上爬了起来。

  “哟,冢田伤好了?”

  “嗯。”

  “那真是太好了,以后再不用大家轮流做饭了!”

  “……”冢田澈突然胃疼。

  新年新气象,一直到一年的最后几天外面才下起了雪。拉开房门,外面已是白茫茫一片了,冲田总司站在她房门口似乎想要进来,“怎么了?”少女仰起脸,一惯地面无表情。

  “这个,给你。”冲田总司笑眯眯的把红包塞在冢田澈手里:“过年红包。”

  “红包?”冢田澈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手里的红包,她是有多少年没有碰过这种东西了?“谢谢。”抿了抿唇,冢田澈看向冲田总司:“稍等一下,”说着,她回房拿出一罐花花绿绿的金平糖。“全在这里了,给你,新年礼物。”

  “诶?”虽然没料到少女会来这一出但是冲田总司还是笑着接过了。“谢谢。”

  收拾好东西,已经两个月没有出门的冢田澈趁着雪停出门溜达了一圈顺便去看看小铃。

  岛原的艺伎上午一如既往地要练舞,冢田澈在外面等着休息时分把小铃喊出了:“给,新年红包。”

  “哎?”小铃看着冢田澈递到她面前的一沓厚厚的红包忍不住捂住嘴:“这也……”

  “没关系,我有钱。”冢田澈打断了的话语“而且,就当之前你帮我的谢礼吧,有了这些钱你也能赎身了不是么。”

  “那我就时分感激地收下了。”小铃也没有推辞,收下了红包。

  “嗯。”忽然感受的一阵视线,冢田澈转过身,井吹龙之介躲在角落里正看着她。“有人来找你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着冢田澈转身往屯所走。

  回去的路上很热闹,  连惯例巡查的藤堂平助他们也忍不住驻足看表演。正在思索着要不要给屯所的众人带点东西回去的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冢田澈的肩,下意识握住那人的手刚想来个过肩摔余光瞟到身后那人时冢田澈默默收回了手。“冲田君有什么事么?”

  “看表演的话要有人陪才好看吧。”

  “随意。”

  相扑很精彩,只不过冢田澈面无表情的样子根本看不出高兴与否。看完表演少女拍了拍衣服转身往着回屯所相反的方向走去。

  “喂,你去哪?”冲田总司跟上冢田澈的脚步。

  “神社。”

  神社里有不少人,都是来参拜求签的。冢田澈看着里面供奉的神明感觉不到任何一点灵力的存在,哪怕是这种新年时节,这个神社也不存在神明。而周围的人却毫不知情的对着神像虔诚参拜着许下新年愿望,里面的巫女为此也忙前忙后地跑着。冢田澈冷冷地望着这一切,不做声响。神明诞生于人们的期望,审神者审视神明,巫女供奉神明。而现在的巫女却失去了古代灵媒的身份,只是为了单纯的工作需要。

  “回去吧。”冢田澈拉拉冲田总司的袖子。

  “诶?来了神社不许个愿望吗?”说着冲田总司拿着两个绘马过来“难得来了就许个愿望在回去吧。给。”

  冢田澈摸索着自己手中的绘马,“真的会实现么。”

  “心诚则灵。”冲田总司一本正经说道。

  “……”

  写完后冲田总司挂上墙上,冢田澈接着挂上,后面人也有顺序地挂在墙上……

  “回去吧。”

  “嗯。”

  回去路上冲田总司心情似乎很好,忽然凑到冢田澈面前:“冢田你写了什么愿望?”

  “说出来就不灵了。”冢田澈一本正经看着冲田总司说道:“你与其信他们还不如信我。”

  “为什么?”

  “我不是说过么,我是被神明守护的人。跟你们不一样。”

  “……”

  【希望今后能保护冢田不在受伤。】

  当晚,巫女整理绘马的时候翻出一块空白的绘马静静地挂在墙上……


听完小小就特想写花爷……

很早就说要写,结果到现在还没写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