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求功,不求名,只求一个真心

今天掀幽谷的牌子√
灵蛇跟玉箫的商业互吹简直笑死

我可以凑不要脸地求一波收评论弹幕吗QWQ

等明年我空下来,我要给他写文!甜到齁的那种!就算羞红了脸我也要歇斯底里地发出毫不害臊的声音

“我爱他。”


我16号去cp展,也就是说……嘿嘿嘿嘿

原来我家紫薇已经这么牛逼了吗2333

这个月忙完就结束了(大概)。明年可能会空一点,那时候再努力加更吧。

这个月已经写的差不多了,还剩一个收尾,其实都是十一月挤时间写的,过两天写完就发就收工。


一梦【天罡X你】

第一次写天罡ooc请见谅

有私设


  其实你也不知道为啥你会喜欢天罡,可能就像某个杠精师兄说的那样,你眼睛上长了两个桃子,瞎了才会看上那个大猪蹄子。

  你与天罡是一辈的,当初在学堂读书的时候你与他同座。上课时你悄咪咪地给邻座的帅比传小纸条,被他瞅见了大喝一声:

  “上课时间你岂能如此怠惰偷偷摸摸传纸条!”

  他声音洪亮丝毫不顾及你的颜面,班上人齐刷刷看向你,然后秋水师叔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秋水师叔是个腹黑的人,他笑得很灿烂的时候一定有人会死的很惨。

  不,不是很惨,是非常惨。

  ——这是你大晚上趴在书桌前抄着书的时候心里定下的结论。

  夜深人静,你神游一般地抄书抄到一半“砰”地一声倒在桌上,脑壳撞在桌沿上发出一声闷响,一阵疼痛传来使你瞬间清醒。睁开眼,就看着自己桌上的油灯跳动了两下,灭了。

  连灯都阵亡了,有理由不抄书了,可以安心睡觉了。这么想着你直起身子转过身径直走到床前,从柜子里取出火折子,然后非常怂地重新把灯点亮继续抄书。

  隐隐约约地,你好像听见屋外有声响,打开窗子,月光下天罡正从你门前的井里打了些水出来洗脸。他衣服上湿湿的,也不知道之前去做什么了。

  “天罡。”你这么喊他:“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练剑。”他义正言辞地回答道:“修道之人自当勤修苦练。”

  “哦。”你木着脸打算关上窗,跟这个书呆子没什么好谈的。

  “那个。”他有些犹豫:“早上师叔让你抄的书抄完了吗?”

  “没有。”提到这事你就没好气,还不是你害的。

  “那你快些罢,时辰已经不早了,明日还有早课,抄完赶紧休息,莫要迟到了。”

  ??

  ???

  ????

  天罡你这画风不对啊,按画本子上说这个时候你难道不应该是非常主动地来帮我抄完剩下的,然后我坐在你旁边看着你结果睡着了吗???

  尽管你内心已经被弹幕刷满屏了,但是你深吸一口气还是努力保持着微笑咬牙切齿地对他说到:“好的,多谢关心。”

  那晚油灯一直点到了天亮,你屋外的练剑声一直陪着你到了天明,当然这个你并不知道,因为你趴在桌上睡着了。

  自古以来每个班级都会有那么几个小团体,人群往往会按成绩分。成绩差的人会受到班上同学的排挤,比如你。当然除了成绩差的,还有和别被排挤的几个奇葩,比如说天罡。

  天罡成绩门门优秀,可待人处事当面一窍不通,而你,资质平平,成绩几乎倒数,常年被排挤在人群外造成了潜意识地自卑感。天知道秋水师叔是怎么想的才会让你们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坐一起。

  两个孤单的人就算是性格不合偶尔也会抱团取暖。他会指责你不勤于修炼,你也会毫不留情地怼回去,就算再怎么不肯承认,天罡确实是你在班上为数不多的能说上话的人。

  他性子直,想到什么说什么,话虽然时候会难听点,却远比那些只会冷嘲热讽的人好不少。

  全真教每年都会有切磋比试,这种时候基本上都是那些好学生的表演炫技的时刻,而你就是那些好学生的垫脚石。一切本该如往年一样。

  “XX站起来!”

  他的声音穿过人群传进你的耳膜,你站在广场上手里握着剑,转过头看到他那张不服输的脸庞。

  突然就好羡慕,羡慕他能被掌教能被师叔那么重视,羡慕他那么高的资质,羡慕他永不服输的勇气。

  那么优秀的他,好想……

  好想站到他的身边。

  有句话说的好。不怕别人比你聪明,就怕比你聪明的人比你还努力,天罡就是典型比你厉害还比你努力的那个。

  似乎就是那次以后你就开始努力修行,从那个吊车尾一路站到队伍的最前面带头下山剿灭魍魉。

  那天你在山下救下了一名自称浮生的弟子,你带着他去万寿殿见掌教,天罡就站在掌教的一旁,看到你的时候不知道为何,表情有些怪异,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再然后大批的魍魉仿佛是被人控制了一般集体攻山了。你死守在山门前不让魍魉进来,万寿殿内似乎爆发起了一阵打斗,可是眼下的情形你根本应接不暇。全真教内弟子跟魍魉打作一团根本难以分清敌友,魍魉太多,你只感觉自己的体力在流失,动作跟不上反应,身上的道袍破破烂烂沾了不少血迹,耳朵里的耳鸣被无限放大黑暗向你袭来你又无可奈何。

  朦朦胧胧间你似乎感觉有人握住了你的手,掌中的温度炙热,温度散去一切都化为了虚无。你睁开眼,房间里空空的,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人来你房间。推开门你看见弟子们都在往万寿殿的方向去,随便抓住一个弟子问那名弟子却说:

  “天罡假借掌教之名调开守山弟子,通敌叛教,秋水师叔说召集大家去万寿殿宣布判决呢。”

  通敌叛教。依照全真教律,通敌叛教乃是死罪,即便是受到胁迫,也要被逐出全真,终身不得再入山门。

  不会的。谁都可能通敌叛教,天罡绝对不可能!你看着眼前的弟子一副得意的样子忽然就慌了,那个追逐了多年的人就要这么消失你面前。

  “不行,我要去找他。”

  多年前你是个无比听话的学生,再困再累罚抄绝对不敢少一遍,而今你转身无视师叔的命令直奔山下。身上的伤口还没好,奔跑中撕扯着伤口让你忍不住地倒吸冷气却丝毫不敢慢下脚下的步伐。

  他若是真的走了,这一别,将会是永远。

  山路漫漫,他背着行囊站在那边,身旁站的女子白发飘飘一副阅过万事万物的模样,是你达不到的境界。你不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狼狈,头发乱了,身上的伤口裂开了,透过纱布染了外衣。

  身后,全真教晨钟响起,不出意外地你看到了天罡脸上流出了一丝怒意。

  “天罡。”你动了动干燥的唇。

  “已到晨读之时,你为何还在这里。”还是一贯的严厉。

  “你要走了吗?”鼻子酸酸的,视线开始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你忽然想起了很多很多,跟他有关的事情。

  认认真真给你默书的他,给你本子上画满差的他,给你指点武功的他,在台下给你加油的他,还有站在掌教身旁的他。

  掌教这么看重他,若是没有这件事,或许他会是下任的掌教也说不定。

  他站在你面前,伸出手,抬起你的下巴,认真将你额前的碎发理好,下一秒温暖的触感附上额头。

  “等我。下一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

  “XX!XX!”

  似乎听到有人在喊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阳光透过窗子洒在书桌前,一杯奶茶被狠狠地拍到你面前,身旁的人满脸的怒气。

  “约我来图书馆复习,就给你去买个奶茶的时间你怎么又睡着了!你不是跟我说昨晚10点就睡了么!学习如此怠惰如何考进年级一百名!”

  望着天罡气冲冲的样子,你伸出手,拉着他的领子就凑过去。

  “啾!”

  吻上他的侧脸。

  “你!你!你……”

  果不其然脸红了。你撑着下巴看着他红到耳根的脸又要装作一副很凶要职责你的模样忽然就很开心了。

  “天罡啊,我做了一个梦……”

  “啊?”

  我梦见啊……







不记得是从中秋还是七夕前就答应你的文总算给你产出来了,说好的啊,我今天写完不是小王八! @皑皑山上雪 

我,今晚,要是不把欠你的天罡文产出来,我就是小王八! @皑皑山上雪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心,把我唤回来。
无剑:说要各行其道的是你,不让我离开的也是你,我不要面子啊。

【招新】
双平台   单抽出五花    会盟收人,等级限制100级以上,每天8点准时开BOSS,90级15分钟内打完不会耽误很长时间,每天4个盒子,欢迎各种肝帝大佬!!

秃  退休  头 会长说欢迎你们来调戏!
希望每个小伙伴都能单抽出五花,ps:群里出货要发红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