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_已秃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结心点朱】 紫薇x你

ooc
短小
有私设

  “紫薇你来的正好赶快劝劝阿无,她要走了,不会来了。”
  紫薇软剑刚从外面回来迎面就被虎头金刀撞了个满怀。紫薇软剑不喜欢跟人亲密接触,一般情况下应该是虎头金刀在撞到紫薇软剑怀里之前先被先制反击弹出去,但是在听见虎头金刀那句话后紫薇软剑的重点显然移到了坐在桌前的你身上,嫌弃地拎开虎头金刀,然后径直走到你跟前:
  “你要走了?”
  “……嗯。”你望着他的眼睛,有些犹豫地应了声。
  “理由。”
  “我……”你低着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光想就已经猜到他的脸黑到何种程度,现在已经是在强忍着脾气跟你说话了。“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眼下魍魉已除,天下太平,我也该去做我自己的事了。”狠下心你说出这句话然后直直的看着紫薇软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似乎在他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悲伤。
  “所以,你要再一次地抛弃我么。”
  “……”对于紫薇软剑的话你无话可说。
  “哼,随便你吧。”说罢他转身就走,你起身想去追他可一路追到门口,却再也跨不出任何一步。
【对不起。】
  回去的日子定在次日,夜晚,你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忽然回想起了当初那段失去记忆的日子。你常常在噩梦中惊醒,在那样的夜晚,你总能在屋外找到紫薇软剑,虽说总是被他怼,但是每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他都在。
  披着衣服起身出门,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坐在那的紫薇软剑。他独自在那喝着酒,直接无视了你的存在。你也不去打扰他,只是静静地到他对面坐下,拿起杯子给自己倒了杯酒。
  树影斑驳,明月当空,你拿着酒杯端详了一阵,那是你打扫剑冢的时候死活拖着紫薇软剑随便在街上买的最普通到不能普通的杯子。一杯子,一辈子啊,太久了。
  美酒入喉,香甜的酒到喉咙那开始变的火辣辣的,你一直不喜欢这味道,这就是你不爱喝酒的原因。喉咙里火辣辣的,有很多很多话,憋在心里,说不出来。
  “紫薇。”
  “为什么不回来。”
  你喊了他的名字,却听到他这么说。
  “一辈子……”你动了动唇,“我……终究是要嫁人了啊。家里已经开始着手安排相亲,我不可能一辈子呆在这里。”
  你抬起眼,似乎是在紫薇软剑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过的错愕,是错觉么,却也不重要了。不管过了多久他还是那副样子,是的,你要嫁人了,与他何干?他永远都是这副模样,不会生老病死,不懂人间世事。
  即使是生死与共,却也不过这种程度了么。
  “于你而言,我究竟算什么呢……”
  ……
  次日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你便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实在接受不了一一告别时的那种场面,你怕自己会反悔,所以你决定就这样不告而别。
  昨晚你强吻了紫薇软剑,借着酒意你压倒了他,然后吻上了他的唇。他的唇冰冰冷冷的,就这样,没有拒绝你,却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或许生死与共有很多意思,兄弟姐妹之间也可以生死与共,而紫薇软剑,或许是把你当做出生入死的妹妹了吧,所以他才没有拒绝你,却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就这样吧,挺好的。
  你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感情站在自己的房门口,拉了拉衣服,闭着眼,推开门。
  【从今往后,这就是永别了。】
  推开门,紫薇软剑静静地站在你的房门外。他取下了束发的金蛇,银色的长发披散着,穿的是你给他买的从没穿过的新衣服,脸上还点了一滴水滴印,真好看。他瞟了你一眼,带着惯有的嘲讽说道:“你就打算穿成这样子去见父母?”
  你省吃俭用给身边人都买了新衣服,自己却穿的是那件缝缝补补过很多回的旧衣服。一时间你没反应过来紫薇软剑究竟在说什么,仰起头一件不知道哪里来的新衣服就这么直接甩在你脸上。
  “不是要去见你父母么,快点。”
 
【于你而言我算什么?】
【一辈子。】
  “……那个,紫薇,我们那边不穿这种衣服,你给我准备了新衣服也没用。”
  #






谢谢看到这里♥

墨以纪年【墨鸦x你】

ooc
私设满满
女主有名字
早年存货假装更新

  在时间的长河里,有的人注定只能是过客,纵使你在怎么留恋,她也会消失在茫茫人海。
  记忆不可能成为永恒,就如掌中沙一般,不管怎么握紧都会慢慢流逝,最后被无情的甩进记忆的角落……
  作为杀手,没必要跟太多的人有过多的羁绊,毕竟,行走江湖,指不定那一天脑袋就没了。至于跟人接触什么的,都不过是逢场作戏。墨鸦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那时候墨鸦刚被提拔为护卫统领,深得姬无夜的信任,除了负责监督建造姬无夜的宫殿外,还负责监视雀阁。可以说,每一个进入雀阁的女子他都见过,可是却没有见过一个是活着走出来的。
   “这里面有人吗?”说话的女孩跟他同年,叫梨轩。
这是他第一个护送进雀阁的女子。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给女子长相打分的习惯,一直到很久以后,白凤问她起来,他才会收起平时玩世不恭的笑容,微微皱眉,闭着眼想好久,用那种很怀念的语气淡淡的说:“我给她打10分。”
   “曾经有过,不过现在住在这里的只有你一个。”
   “为什么啊?”她好像什么都不懂……
   “你也知道,雀阁虽然华丽,实际上却是一个金丝笼,里面埋葬着许多年轻貌美的女子。”
   “你的意思是,这里死过很多人?”
   “你说呢?”
   “啊?里面不会闹鬼吧?”她捂着脸做出一副好像很惊恐的样子。
她好像跟其他女子不一样,说话口无遮拦。这样对她没好处。
   “不会,你放心,在这里,没人动的了你。”随口的安慰。
   “真的?”
   “嗯。”
   “所以如果闹鬼了你会保护我的吧?”
   “这是我的责任所在,请姑娘放心。”所以为什么又绕到鬼怪上去了?一般姑娘都会考虑这种问题吗?
   “哎呀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因为不想跟她有太多的交集,墨鸦准备离开。
   “呐,如果以后你有空能多来陪陪我吗?我一个人呆在这里无聊。”她拉住墨鸦右手的小拇指,手心暖暖的,有点微微的湿,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一眨的,嘟着嘴,显得无辜又惹人怜。
  墨鸦实在佩服姬无夜的眼睛,明明长得那么丑,却硬是能一眼就在茫茫人海里发现美女。
   “看情况吧……”墨鸦从窗外飞出去,留下一根黑色的羽毛,作为他来过的证明。
  实际上墨鸦并没有走远,他只不过是站远处的屋顶晒太阳外加监视雀阁而已。前面也说过他的任务中有一项就是负责监视雀阁。
  他看见梨轩捡起了地上的羽毛,对着镜子,笨笨的,插头上……
   “呵……”墨鸦微微勾勾嘴角,真够傻的。
  她难道不知道乌鸦是象征死亡的鸟吗?这样把乌鸦的羽毛插头上真的好吗?
   “哎……喝酒去。”墨鸦最后看了眼在雀阁里跟个乡巴佬进城一样到处乱看的梨轩,伸个懒腰飞走了。
……
  经过几天的观察,墨鸦觉得那个叫梨轩的女子绝对是个白痴。你绝对想不到她会怎样把你找出来。
   “麻利麻利哄!墨鸦出来!”刚开始,对她比较客气,她有事找他,他就出来了。
   “既然来了,就不要躲着,出来吧。”有时候会怀疑她可能是个深藏不露的女子,她或许很早就发现自己在监视她了。
  很久以后他才知道那是她的自言自语,而自己竟傻兮兮地因为心虚被骗了那么多次。因为他曾经看到过远远的她就在那边说“我看到你咯,不要藏了。”那时候她那一脸郑重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在骗人,他真以为有什么人在,结果巡视了雀阁四周,又在雀阁里转了几圈丫p个人影都没有!要是被姬无夜知道了肯定要罚他办事不利了。
   “喂,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哎?小鸟!”
   “喜欢吗?”
   “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干什么!我的头发不是鸟巢!快把它拿开QAQ”
   “白痴谁让你没事把我羽毛插头上的!╮(╯▽╰)╭”
   “哼!我喜欢!╭(╯ε╰)╮”
   “……”白痴,哪有人会喜欢乌鸦的!
日子久了,两人就熟悉了,墨鸦也懒得在远处盯着了,没事就蹲雀阁里光明正大的“监视”梨轩。高兴的话还顺路给她带点吃的。每到那时候就能看见她吃的满脸幸福,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你离我这么近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
   “我可是乌鸦,象征着死亡的鸟。”
   “那又怎么了?人固有一死,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呵呵,你不害怕?”
   “有什么怕的,不有你么。你自己说你会保护我的。自己说过的话不许耍赖啊!”
   “呵呵,真是个有趣的人。”
   “我哪里有趣了?”
   “你哪里都有趣。”
   “真哒?”
   “假的。”
   “哼!你个坏蛋!”
   “哈哈哈哈……”
   “不许笑!”
  梨轩这个人其实很单纯也很干净,但是说话总是抓不住重点,跟她聊天虽然可能有些费力,总体却还是挺有趣的。
  她非常喜欢听墨鸦讲外面的世界,每次跟她讲的时候她都会带着星星眼一脸崇拜地看着墨鸦,这让年少的他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同样一个故事,你给她讲两遍,讲三遍她都不会听腻,依旧是用着那双大眼睛盯着他,就像是在说“然后呢?然后呢?”仿佛永远听不腻。
   “呐,墨鸦,你说我从这里爬下去大概要花多久呢?”
   “你?大概永远不可能。”相处久了,也没必要跟她客气,直接一句命中膝盖。
   “那你呢?”
   “很快。”
   “有多快?”
   “额……大概只要你一眨眼我就能到楼下。”
   “真的?”
   “真的。”
   “哇塞你好厉害啊!”
   “嗯哼。٩(๛ ˘ 3˘)۶”
  恐怕墨鸦连自己都没发现从什么时候起跟她这么熟了。难道就是因为她是白痴?所以才能让他放下平时的那种警惕?这个他也不知道。
  有时候墨鸦也会觉得其实一直这么下去也不错,平日里有白凤小弟可以欺负,工作时间又有美人陪伴,他简直是人生的赢家!
  虽然说两个人已经很熟了,其实充其量相处的时间一个月都不到。一直到梨轩要离开的那天墨鸦才明白她那天的话。
   “呐,墨鸦,你说我从这里爬下去大概要花多久呢?”
是的,那天她爬下去了,从那么高的雀阁上。一瞬间,那一身素衣如蝴蝶一般陨落。太快了,快到他甚至还来不及去救她。
  她不是白痴,其实什么都明白。只不过她从来不说。每天都在打哈哈,装糊涂卖蠢,其实这些不过都是在掩饰她心里的害怕罢了。
  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而已……
曾经,他还想着把她介绍给白凤认识,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见到了她一定会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他也一定会喜欢这个纯白的少女的。他也有想过带着她一起飞到他最喜欢的天空去,与她一起分享韩国那壮丽的锦绣山河的想法,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
  后来,姬无夜知道了这件事,狠狠地罚了墨鸦,烧红了的铁块,一下,一下贴在肉上,发出“呲。”的一声,疼痛无比。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那个名字随着那滚烫炙热的铁块一同烙进了他心里……
  自那以后因为铭记那次的皮肉之苦,墨鸦再也不会主动去跟雀阁的女子讲话,每一次知道雀阁又有新人了,只会拉着白凤陪他一起去看。
   “嗯,这个可以打9分。”
   “嗯,这个不行不行,难道姬无夜看美女的能力下降了?这个只有7分……”
……
  可能连白凤都不知道,或许连墨鸦自己都没有注意,他潜意识里在拿她们与梨轩一个一个做对比。
  她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能够代替,也没有人能够跟她比……
  其实梨轩根本没有墨鸦想象中的好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漂亮,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只不过人在不断思念一个人的时候不经意间把她过度美化了。
   “呐,墨鸦,你说我从这里爬下去大概要花多久呢?”
   “你?大概永远不可能。”
   “那你呢?”
   “很快。”
   “有多快?”
   “额……大概只要你一眨眼我就能到楼下。”
   “真的?”
   “真的。”
   “哇塞你好厉害啊!”
   “嗯哼。٩(๛ ˘ 3˘)۶”
  或许那个时候她是在跟他求救吧,用那样暗示的手法说“如果我掉下去了记得来接我哦。”
  嘛,逝者已去,至于当时的想法除了本人以外又有谁知道呢?这些不过都是墨鸦无聊时的猜测罢了。
……
  岁月是条无尽的长河,那些年少轻狂时留下的伤痛在河水里一遍又一遍地洗涤,渐渐地变得麻木,再深刻的伤也会不再有感觉……
  有时候,他站在天空,愣愣地望着雀阁,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恍惚间有好像看到了一个头上插着乌鸦羽毛的白色身影在雀阁到处乱走,那时候他还以为是什么人闯进了雀阁,猛的冲进去,里面却是什么都没有……
  那是幻觉么?
  那个身影陌生又熟悉……
  那是错觉么?
  刚刚那一闪而过的意外的惊喜感?
  很久很久以后,梨轩这个名字似乎已经彻底从墨鸦的记忆中淡去,对于那个雀阁里曾经天天跟他待一起聊天开玩笑的女孩面容已经模糊不清,墨鸦只知道她貌似是死了,为什么会死的,他们什么关系,她叫什么……他通通不记得了。她只不过是他人生中众多过客中的一位,没必要记得那么清楚。
  他的生活仿佛并没有多大的改变,执行姬无夜安排的任务,调教白凤小弟,监视雀阁……
  一切的一切再平常不过,仿佛什么都没有变……
  一直到弄玉的出现,注意到白凤那三天两头往雀阁跑的怪异举动,他才慢慢有点印象,那是他刚当上护卫统领没多久的时候,雀阁里,好像有一个女的跟他关系很好,后来她死了。
  她好像是爬上弄玉弹琴的那个桌子上翻出去的……
  她好像是从那片黄瓦上滑下去的……
  她最后的最后好像是倒在那块地方……
  她……
  好像叫……
  梨轩。
  那个时候,他们关系好像很好……
  那个时候,他们好像天天待一起……
  那个时候,他好像能天天看到她卖蠢……
  那个时候,他工作比往日积极的多的多……
  那个时候……
  他好像……
   动心了……
  如果他不是姬无夜的护卫统领……
  如果她不是被送上雀阁的女子……
  有些东西,不是忘了。而是被扔进了记忆的角落。因为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沙子,所以你看不见。
   “呐,墨鸦,你说我从这里爬下去大概要花多久呢?”
   “你?大概永远不可能。”
   “那你呢?”
   “很快。”
   “有多快?”
   “额……大概只要你一眨眼我就能到楼下。”
   “真的?”
   “真的。”
   “哇塞你好厉害啊!”
   “嗯哼。”
……
   风刮过,吹跑了沙子,那时的伤疤又重新裸露在你面前,让人无处可逃。
   “如果回到当初,我定带你远走高飞……”
  梨轩……

写的时候还没有天行九歌是看完空山鸟语后的产物,如果有什么bug见谅。
谢谢你看到这里♥
求小红手小蓝手求评论

一个小灵感,前面四句来源董贞的《梦间集》
利剑无意
软剑无常
重剑无锋
木剑无滞
无剑……
无剑……爆肝?

天啦噜掌教夫人离家出走啦!

严重ooc

前男友浮生系列

慎入!!!!



  终南山顶,天空一碧如洗,已是深秋,微风徐徐,重阳宫广场上弟子们分外认真地练着剑,一片惬意。

  归一因为要给弟子们上早课,总是起的比你早一些,可是现在,太阳已经高挂山头,却依然不见你的身影。一名打扫内务的弟子急匆匆地跑至归一身前, “掌教,不好了,掌教夫人下山了。”说罢递上了无剑给归一留下的纸条。

  “亲亲归一大宝贝,介于重阳宫伙食太差,你家夫人决定离家出走,跟着绿竹去吃两天好的,过两天便回来,记得想我,么么哒。”

  你的身手不弱,既然是跟着丐帮的朋友出去玩了那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过两天便回来罢。只是这重阳宫的伙食……修道之人虽不像佛门一般杜绝荤腥,却也以清淡为食,而你先前跟着绿竹棒等人走到哪吃到哪,吃遍了山珍海味,自然是吃不惯重阳宫的饭菜。

  到山下跟绿竹棒会合后他给你做了叫花鸡,还是那个时候你无比怀念的味道。吃饭的时候你一路跟绿竹吐槽重阳宫的饭菜,几乎油水不沾,呆在山上才没几日你就瘦了。绿竹棒打趣地笑你跟了归一,而你却笑笑不说话。

  你跟着绿竹棒连着几天把山下的集市逛了个遍,把想买的买了个遍,盘算着下山也有些时日,你也该回去了。“绿竹,送到这里就好,你也不方便上山吧。嗯……或者说,浮生?”

  “……”听见你说的话,“绿竹棒”笑容一僵,“无剑你在说什么啊,我是绿竹,不是浮生。”

  “你是浮生。”看着他的眼睛,你一字一句说着:“你的叫花鸡是那个跟我走了一路的浮生的味道,也只有浮生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的胭脂……”

  “可是你终究还是跟了归一。”他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落寞。

  “嗯。”

  “也罢,毕竟是我违约在先。”

  “无碍,反正我也没有遵守那个约定。”一起吃遍天下美食,那都是过去事了,剑冢一战,彻底划清了你们的界线,你微微一笑:“那都是过去事了,无需再介怀。”

  “无剑……”浮生犹豫了一下,开口:“如果,等一切结束了你……”

  “浮生。”未等浮生剑说完,你便直接打断了他:“我现在是掌教夫人了,按辈分可比你大,你是不是也该喊一声掌教夫人给我听听?”

  “……”浮生剑看着你没有说话,你生性刁蛮任性,呆在重阳宫或许会受人指责,可是多日未见你却依然是那副模样,可见归一对你的保护,那他便也放心了。“无剑,天色不早你该回去了。”说罢他转过身便要离开。你看着他依然是绿竹那直率跳脱的模样背影却多了几分惆怅。

  “浮生,若是有一天你无处可去,我们重阳宫依然欢迎你回来。”话已至此你转身上山不再有留恋。

  重阳宫位于终南山顶,即使有着不错的轻功回到山门时太阳也早已落山,天上淅淅沥沥下着小雨,你却并不在意。油纸伞从身后撑过你的头顶,有人从身后给你披上斗篷,你微微转头,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那身紫色的道袍。

  “夜间寒冷,夫人莫要着凉。”

  “嗯。”你应了一下,仰起头借着灯光看着归一紫色的眸子,眉眼弯弯,“我回来了。”你扑进他怀里,“大宝贝有没有想我?”

  “嗯,一直在等你回来。”归一环住你,他金色的头发蹭的你脖子痒痒的,好听的声音从头顶传过来“欢迎回家。”

次日清晨:

  “身为掌教夫人居然私自下山,真是太不守规矩了!”by天罡。

  “怎么滴,你有意见给我憋着!”

  “你……”

  “你什么你!不服单挑!”

  一大早看着跟天罡互怼的你归一揉了揉太阳穴,虽说切磋有利于弟子间剑术的进步,但是……“阿无。”

  “放心,年轻人自尊心强,我有分寸。”你冲归一摆摆手示意他放心。

  然后当天天罡顶着两个熊猫眼去上了早课。

 

 

中午食堂:

  “大宝贝!今天居然有红烧肉!重阳宫居然有红烧肉!!!”

  “嗯,夫人若是喜欢,偶尔改善一下伙食也不错。”


楚子航x你

ooc

有私设

短小

女主有名字


  你和楚子航结婚了,对的,就是那个从仕兰中学到卡塞尔学院一直是众多学妹暗恋对象的楚子航。

  婚礼当天来了很多人,从当初的高中同学到卡塞尔学院的同学,再到你们现在工作的同事,甚至连日本分部的源稚生都来了。

  楚子航穿着西装站在台上,你站在台下不禁看的有些发愣。他天生底子就好,你也不是没见过他穿西装的样子,只是在这样暖色的灯光下,在众人的祝福下,从今往后,全天下都知道了,他,楚子航是你丈夫了。遥想多年你还站在台下看着他作为学生代表发言,那样的遥不可及,可是现在,那个你一直以来仰望着的人是你丈夫了。

  洁白的婚纱拖在地上,挽着父亲的手,你走上礼堂,短短的几步路却好像穿越了很多很多年。高中时穿着校服跟在他脚步后面的你,进入卡塞尔后抱着狮心会文件站在他身后的你,夏弥离开后蹲在房门外偷偷陪着他的你,在日本牛郎店混的如鱼得水的你,实习失踪后满世界找他的你……一直一直到现在,被父亲亲手交到他手中的你。说出来很梦幻,他陪着你一起从校服到婚纱,从16岁到26岁,但是十年的时间里你们究竟一起经历过些什么,只有你们自己清楚。

  你对上他黑色的瞳孔,那漆黑的眸子里倒映的只有身穿婚纱的那个你。婚纱是苏小妍跟你一起挑的,你还记得第一次试穿婚纱到楚子航面前的时候他居然很难得地脸红了,为此没被苏小妍调侃。

  “少亦。”他这么喊你。

  少亦,少亦,也只他这么喊你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名字无比好听。

  “嗯?”你仰起头,眼睛亮晶晶的,眼里满满的幸福。

  “恺撒说我不懂女人心,可能会让你感到无聊,但是婚后我一定改。”

  “……”这种话非要在这种时候说么……内心暗搓搓地给恺撒记下一笔后你微微一笑,学着他无比郑重的样子说到:“子航,我也有很多缺点。我不会烧饭,喜欢逛淘宝买买买,有时候会耍小脾气,但是这些,婚后我通通不会改!……你愿意娶我吗?”

  你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礼堂下面就引起了一大片笑声,楚子航妈妈苏小妍,给你举着大拇指笑着倒在自己的小姊妹身上,另一边仕兰中学的一群校友里还有人喊着:

  “楚子航,我会烧饭,我不跟你耍小脾气,也不乱花你的钱买买买,你愿意嫁给我吗!”

 场面一片喧闹,然后你看见楚子航紧紧地握住了你的手,与你的手不同,他的手温暖有力,然后他好听的声音传入你的耳朵:

  “我愿意。”

  【从今天起,余生是你,你是余生。】





谢谢看到这里

答应给你写的 @牧远山 

明天新活动,拜阿官,许愿五花。

梦间集||紫薇乙女 无言

ooc

有私设


三、苏妍雪

  在苏妍雪眼里,自己应该是个不折不扣的死宅,泡面是她的最爱,修长的手指常年敲打着键盘,手腕上还有着长时间握鼠标在鼠标垫上摩擦留下的茧子,可是武功这种东西,却就像是长在身上一般,身体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动。这种浓浓的违和感正如而今她自顾不暇却还硬是要拖上紫薇软剑一起走一样,本能告诉她,绝对不能放手。一个认识不到三天的人,究竟是需要什么理由才能让她即使是抛弃性命也要护着,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有种名为感觉的东西告诉她,想要早一些,更加,更加早一些碰见他,在他独自一人渡过那无数个黑暗的日日夜夜之前……

  “你是说那些白色的魍魉是你拿来试毒后的结果,那你肯定有解药咯?”苏妍雪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会把她认成无剑,虽说每次都被人认错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但若是她真的跟无剑那么像的话,不妨假装失忆冒充一下说不定就替紫薇软剑求的解药了。

  “你若是想要拿去救与你同行那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个条件。”

  “嗯?”

  “昔日本尊与你在这昆仑之巅比武,惜败于你,而今本尊苦心钻研,若是你依然能赢我,本尊便把这解药交于你。”

  “……”妈耶,这人看起来好像是个boss,我个连魍魉都打不过的菜鸡跟他单挑会死人的,我不远万里过来可不是来给他送人头的……苏妍雪暗搓搓地思量着,“难道就不能卖个人情给我?”

  “呵,倘若你真的想救那人,又怎会忌惮与本尊比武?”

  “……”苏妍雪看着灵蛇那绿的的眸子,透过那双眼,她似乎看到了被毒蛇锁定的自己——这场比试,她没有选择。

  “当日你于我在这昆仑之巅说要去追寻一个理由可是为了这个男人?”见苏妍雪犹豫着,灵蛇瞥了一眼,不屑地笑了“看起来对你而言,这男人的死活也不是那么的重要。”

  少女看着怀里的紫薇,睫毛微微地颤了一下:“非也,他,对我而言很重要。”少女轻轻地说着,将紫薇软剑扶到树下,隐约间,她似乎听见紫薇软剑冷哼了一声:

  “自寻死路。”

  “那也没有办法啊。”苏妍雪替紫薇软剑顺了一下头发,淡淡的说着。

  苏妍雪不明白自己为何非要跟灵蛇比武,而且是一场毫无胜算的比试。耳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雪白色魍魉张狂地叫着,然后被飞燕刺穿了胸口。白雪皑皑的昆仑,魍魉的尸体,枯萎的树枝,瑟瑟的寒风中带着呜咽。苏妍雪站在灵蛇不远处,握着那小破铁剑指着灵蛇:“我答应跟你比,但是你一定要把解药给我。”

  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试是什么样子的?大概就是像苏妍雪这样从剑头到尾根本没有碰到过灵蛇,全程被按在地上打地毫无还手之力,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这一切都在苏妍雪的预料之中,但是显然灵蛇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无剑,你是在戏弄本尊吗!”

  “嘶,先前我便说过,我已经武力全失你又执意要与我比试,我也很绝望啊。”苏妍雪堪堪从地上爬起来,雪湿透了身上的衣服,身体也因为灵蛇的毒而晃晃悠悠地随时都会倒下。身上的疼痛让苏妍雪有些恍惚,她看不清灵蛇的表情,只是听见他凉凉的声音:

  “既然如此那也没有必要留你们的命了,先从那个男人开刀吧。”

  接着,苏妍雪看到了一群不知道从哪里爬出来的蛇朝着紫薇软剑爬过去。密密麻麻的蛇,颜色鲜艳,皆是苏妍雪没有见过的种类。

  【曾因误伤义士而被弃于深谷,并被毒蛇吞入腹中,之后虽得以重见天日,但对世间情义已全无信任。】

  苏妍雪记得,紫薇软剑说过,他讨厌蛇。

  接着,身体比脑袋先动,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背着灵蛇死死抱着紫薇软剑了。密密麻麻的蛇爬上她裸露在外面的脚腕,爬上她背后,爬上她的脖子,缠绕在她手腕上,蛇的身上湿漉漉的,浓浓的腥味让苏妍雪忍不想要吐出来。她死死抓着紫薇软剑的衣服闭上眼睛想要给自己一点勇气,可是身子却越来越冷。她觉的自己似乎是做了一个很漫长很漫长的梦,梦里夕阳如血,她背着书包站在校门口,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似乎与她毫无关系,接着下一秒画面突然变了,她看见紫薇软剑脸上带着认真的表情在与谁练剑,背景是她无数次梦见的破碎的剑冢,然后剑冢开始融化,变成茫茫的白雪,而紫薇软剑怀里抱着一个人,性子一向冷淡的他脸上却露出了无助甚至有些悲伤的表情。心口好像被细线缠绕着,一丝一丝地痛着……

  拽着衣角的手突然攥紧,下一秒刚准备离开的灵蛇看见那些缠绕在两人身上的蛇瞬间被炸开,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瞬间释放自己全部内力来弹开蛇,哼,自寻死路。”

  苏妍雪撑着剑站起来,转过身冲着灵蛇刺去。小小的破剑,直指灵蛇,被挡在强大的内力之外,但是这并没有阻止苏妍雪,铁剑在灵蛇强大的内力面前一点一点裂开,变成星星点点的碎片随寒风飘散,但是苏妍雪却依然握着这把剑,剑柄被少女推到灵蛇的内力面前,却没有继续碎裂下去,而是直接突破了灵蛇的屏障直接指向灵蛇的鼻尖。细细的看那剑柄前面的是一把细小无形的剑气。

  紫薇软剑并没有看到这一幕,若是此刻他能有幸目睹少女是如何直指灵蛇的,想必他会比任何人的感慨。

  “把解药交出来!”苏妍雪双眼里满是血丝,声音也沙哑无比,分明已是强弩之末。

  “哼。”灵蛇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扔向苏妍雪接着转身离开。而后者慌忙接住,在检查了解药后,少女抬起头看着灵蛇的背影喊住:

  “喂,你这解药只有一份,我也中毒了啊。”

  “解药?是给你刚才一招的奖励,至于那个男人,”灵蛇回过头瞥了苏妍雪一眼:“你赢过本尊了吗?”接着,话音未落苏妍雪便看见他消失在茫茫雪上中。

  “那个……”回到紫薇软剑的身边,少女看着解药犹豫了一会,看向在一旁的站着的飞燕。

  “我没有解药。尊上的解药是给你自救用的,莫要想着拿它去救别人。”一眼便看透了少女心思的飞燕。

  “……如果我把解药给紫薇了你不会趁机解决了他吧?”苏妍雪怀疑。

  “……”

  卧槽!默认了!这家伙默认了!TMD这家伙居然要乘人之危!还是不是男人!

  “我知道了。”苏妍雪在小瓶子里取出唯一的药丸,当着飞燕的面塞进嘴里,一瞬间苦涩的感觉充斥了整个口腔。

  在确认少女服下了解药后飞燕才离开,而苏妍雪目送着飞燕消失,然后转过头,下一秒少女便直接吻上了紫薇软剑那冰冰冷冷的唇,生涩地撬开牙冠,将解药过渡到他嘴里。

  苏妍雪从没想过自己的初吻就这么白白给人了,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她更没有想过自己为何要放弃解药,而把解药交个这个自己认识还不到三天的人。一定要说理由的话,只是单纯的,无论如何不想要他死。




谢谢你看到这里

分享一个自己摸索的玄学,开箱子v字型开,肝了一下午,虎哥还有大般若长光全到手√小伙伴们可以去试试,祝欧!

【喻文州x你】喻文州女朋友

ooc
短小
有私设

  “叮!”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弹出一条短信,几秒后又暗下去。
  你叼着棒棒糖蹲在椅子上停下手头的事情摸到手机熟练地输入密码——
  000210
  明晃晃的一条未读信息。
  “你的快递放在门卫了,xx快递。”
  嗯,某宝买的东西到了。
  收起手机,你换了身衣服,稍微对着镜子打理一下鸡窝般乱糟糟的头发便换上凉鞋便出门了。
  你踏着高跟凉鞋从小区里走到门卫室,途中一个带着口罩的男子从你身边路过,还不时压了压自己头上的帽子。
  这种人你见多了,装x。
  一路走到门卫,你熟练地在众包裹里寻找那个名字——喻文州。
  你某宝收货人写的是喻文州女朋友,可是快递小哥太懒,每次都只会在包裹上写上三个大大的字:
  喻文州
  ……
  没找到!
  你翻了一遍所有的包裹,没有找到自己的!!
  再翻一边!
  依然没有!!!
  不会被哪个缺德的家伙拿走了吧!
  日!
  正当你心急的时候门卫大叔从门卫室走了出来:“小姑娘,你几栋的快递?”
  “x栋,就是那个上面写着喻文州女朋友的那个。”
  “哦哦哦,就是你啊,你那快递刚才让你男朋友给你带回去了。”
  emmm……
  我还有男朋友?
  我怎么不知道?
  “大叔,我没有男朋友。你告诉我拿我快递的是哪个,我去找他。”(눈_눈)
  “小喻啊,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小喻?喻……喻文州?”Σ(|||▽||| )
  “对啊。”
  天,天啦噜!我怎么不知道男神跟我是一个小区的???
  你内心刷着满满的弹幕表面上却是赔着笑离开。
  跟男神住一个小区
  快递被男神拿了
  还被人误以为是男神女朋友
  这tm就尴尬了,还没跟男神见过面,先刷了个负分,大概没有比这个更惨了。
  你生无可恋地飘回去,崩溃着在床上滚来滚去,噗通一声直接滚到地板上发出了重重的声响。
  “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你使劲抓着乱糟糟的头发坐起来,“对!反正他没见过我,也不知道我长什么样!我照样可以做他的小迷妹!”说罢你自我安慰地点了点头。
  忽然间屋外的门铃响了。
  “不会是隔壁大姐嫌吵来找谈人生了吧!明明昨天才来过!”突然反应过来这房子隔音好像不太好来着……害怕jpg.Σ(|||▽||| )
  “我的亲亲宝贝er姐我错了!”猛地开门。
  “请问这是你的快递吗?”^_^
……
……
……
……

  很久很久以后……
  “小喻啊,你是跟那丫头分手了吗?最近看那丫头快递上好像写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我们没有分手,一直都挺好的。”^_^
  某天……
  “咦,我快递呢……”
  “宝宝你是在找这个吗?”^_^
  你回过头,喻文州笑得一脸灿烂,你的包裹上明晃晃地大写着几个字异常醒目:
  王杰希家小娇妻






谢谢看到这里♥
最近太丧了,写个甜的使劲揉揉自己

两个礼拜肝到天罡一天毕业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