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宇智波鼬x你】团扇、愿望、梦

◈2017.8.16男你工程承包队周练。
◈本次周练主题为选词作文。
◈本文选词为[团扇、愿望、梦]
◈关于本次活动如有造成的不适道歉。
◈宝贝们好久不见想我们吗。
◈屠tag歉。
◈感谢阅读。

 

 

 

  周围小摊上的暖色灯光把黑夜照的很亮,来来往往的行人穿着和服牵手笑着似乎很幸福。偶尔身旁跑过两个孩子追着闹着笑着似乎都在庆祝些什么到处一片喜庆之景。

  “xx在想什么呢?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似乎有人在喊你,顺着声音的主人望去,少年好看的眼睛正盯着你,黑色的瞳孔流露出一丝担心。

  “鼬……”看着他的眼睛你动了动唇。

  “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走神了。”决定忽略掉一瞬间莫名的违和感你笑着回答他“我们快点走吧,一会儿赶不上表演了!”

  “嗯,好。”宇智波鼬牵着佐助应和着你,而他身旁的佐助鼓起包子脸看着你似乎有些不满地嘟囔着:

  “明明哥哥就在旁边还会走神……”

  听了佐助的话你露出一个有些歉意的笑容:“抱歉啊。”

  “没关系。”回应你的是宇智波鼬的温和的笑容,他拉起你的手明亮的眸子看着你:“这里人有些多,跟着我,一会儿不要走散了。”

  你看到他好看的眼睛里只有你一个人的倒影,有些年少老成的脸上带着对别人不曾有的笑容,温柔地把你护在身后挡掉了大部分的人群。鼬一直是个温柔的人,虽然脸上总是面无表情地看起来似乎很难接近却也不能改变他有着那颗温柔的心,就如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一般。

  跌跌撞撞地跟在宇智波鼬身后,指尖传来的温度使你的脸有些发烫,抿了抿唇,你低着头偷偷地看着宇智波鼬背后印着的红白团扇那是你们共同的家徽,代表着强大以及力量。跟年纪轻轻写轮眼就开眼的他不同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忍者学校的学生,还没有开眼的你跟同期的同学没有什么区别可以说是毫无特色。像这样被他牵着,跟在他身后,以前的你根本从来不敢想象,他本该是个高高在上无法触及的存在,一直站在顶峰被你仰望着。而今,他却正真真实实地站在你身前拉着你的手如同至宝一般把你护在身后。唇角忍不住勾起一个弧度,想要握紧他的手,好想……一直这么走下去。

  “itachi……”你喃喃地念叨着他的名字却没想到忍者的听力都是极好的,听见你喊他疑惑地停下脚步,接着下一秒,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你就直接撞在他背后的家徽上。

  “怎么了?”他回过头。

  “唉?!”就好像小心思被发现一样你脸忽然一红“非常抱歉我又走神了!”

  “你今天有点奇怪啊……总是走神。”宇智波鼬右手牵着的佐助也看着你说道。

  “说的也是。”说着宇智波鼬松开握着佐助的手转身看着你,小小的包子脸上分明写着“不满”二字。

  “非常抱歉!”你闭着眼睛万分紧张地玩要道歉就像课上做小动作被老师抓包一般,接着便听到他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难得一起出来,这次就原谅你,下次可不要这样了。”

  “嗯……”你点点头睁开眼一瞬间他的指尖戳在你的额头上留下淡淡的红印接着转身拉着佐助的手牵着你们俩继续往前走。

  新年来神社参拜的人尤为多,你吃掉最后一块苹果糖跟在宇智波鼬身旁看着前面排队的人,拉了拉他的袖子,“呐,鼬你的愿望是什么?”

  “嗯?”顺着你的视线看过去,你看见宇智波鼬唇角弯弯,“我的愿望啊……”

  手水舍净心后,前往拜殿进行参拜。站定在拜殿前正中央,你向赛钱箱里投入500日元后拉动赛钱箱上方的铃的绳子,伴随着绳子上方的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你将双手合于胸前,闭上眼睛。

  希望……

  来年的今天还能和鼬在一起……

  希望……

  来年的今天大家还能在一起这样热闹地过新年……

  刚刚许完愿,下一秒不知哪里点燃了烟花,绚烂的花火炸裂天空五光十色煞是好看。每年过年都会放烟花,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陪着你一起看烟花的那个人名字叫做宇智波鼬。同一片夜空中,同一片星空下,伸手就能触碰到的心中人,有什么会比此刻更加幸福呢……

  你伸出手,悄悄地想要牵住他的手,只是你摸了个空,什么也没有。意识到不对劲你猛地看向周围,偌大的神社只有你一个人,天空烟花炸裂,把天边染成红色,火花溅在地上点燃了周围的建筑,一时间熊熊的大火包围了你。一阵阵热浪向你袭来,地上滚滚浓烟呛得你不停地咳嗽。

  “鼬!佐助!你们在哪?”你一边跑一边喊着,却没有一个人回应你。“鼬!鼬!救救我!鼬!”

  你不知道自己在哪,只知道不管你怎么跑都跑不出火焰的包围。火焰烧的你的皮肤滚烫,漂亮的浴衣黏在身上好不舒服,因为大火的缘故此刻的你狼狈不堪。

   “鼬!你在哪里!救救我!”

  哭喊着,奔跑着得不到任何回应……

  不知道究竟是过了多久你地睁开眼,你躺在自己房间里,房间里静悄悄地,枕边的娃娃还是好端端地坐在你的床头——什么都没有发生。从床上坐起来身上的睡衣湿湿的黏在身上一股汗臭味告诉你刚刚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仔细回想了一下却怎么都想不出来。房间的角落那个手办柜里,宇智波鼬的手办正以左手垂下随意地拖着晓袍,右手伸出摆出平时戳佐助额头的动作定格在那里。他的通灵兽乌鸦立在他右手手臂上想要振翅高飞。

  “鼬……”

  你从床上走下来,举起手办看着,阳光洒在脸上,暖暖的。莫名其妙地你看着他,慢慢凑近,接着他伸出的右手正好戳在你额头上……

  感受到额头的触感,闭上眼,好像那人就站在你对面一般亲昵地戳着你的额头,不管是13岁也好,还是21岁也好,都想陪着他,一直到最后……

  无法打破的次元壁,终究只是一场梦啊……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