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私设


三十四、冲田

  “睡了一个午觉感觉精神了很多啊。”冲田总司伸着懒腰直起身子,无视了加州清光那惊愕的眼神拉起冢田澈“说起来回到江户后我好像还没有出过门,要一起出去走走吗?”

  “好啊……”

  冲田总司拉着冢田澈走在街道上一边走一边给冢田澈介绍着,曾经他住在哪,哪里的丸子最好吃,小时候偷偷在哪里练剑,近藤先生的道馆在哪……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对着冢田澈投来差异的眼光,但是不管是冢田澈还是冲田总司仿佛都没有注意到。

  最终冲田总司拉着冢田澈从近藤勇那已经衰败的道馆里走出来,微笑着站在冢田澈面前:“小澈,就送到这儿了吧。”

  “嗯?”冢田澈奇怪地抬起头。

  “从刚才就有感觉了,其实,我已经死了吧。”冲田总司平静地说着弯下腰凑到冢田澈面前:“路上的人都看不到我,而且我也没有影子,能这样拉着你出来一定是你偷偷做了什么吧。”

  “……”

  见少女不说话,冲田总司把额头贴在冢田澈的额头上“已经够了,谢谢你能让我能回来看看自己的家乡,但是已经足够了,你的任务是维护历史吧,就像你当初为了我杀进池田屋一样,我也不能让你为难啊,我也该走了。”说着冲田总司抱住冢田澈,吻上她的唇最后一句:“谢谢。”留在耳边烟消云散了。

  冢田澈伸出手想要抱住些什么可是她面前什么也没有,好像一瞬间整个心脏都被掏空一般空荡荡地,她抱住肩原地蹲下,拼命地睁大眼睛想要表现出很难过的样子挤出一些眼泪,可是什么也没有。开心的,难过的,愤恨的,痛苦的,一切情感好像都随着冲田总司的消散而消失了,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此刻她甚至连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情绪都不知道。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奇怪地看着她却没有一个人向她靠近一步。不知道过了多久,月冷星稀,冢田澈抬起头看着那轮暗淡的月亮“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没有眼泪,空有力气地干嚎着,只是拼命地把那块空缺填满。

……

  最终冢田澈还是没有跟着晴子回去,她选择留在了这个世界。既然被政府放弃了那不管怎么说总要好好“回报一下”政府。冢田澈选择留在了这个世界,包括她所有的刀跟着她一起。

……

……

……

  “应该……是这里吧。”少年在京都某条街上转着圈圈,忽然看到街角的一名武士盯着他,走过去:“请问新……”

  “在这里!一起上!”少年还没说完那名武士站起来一挥手周围不少人站起来围住他气势汹汹地拔起刀准备大干一场。

  看到这一幕少年挠了挠头有些困扰。就在这时“喂,你们几个居然以多欺少!”街角跑过来一个少年挥着刀逼着浪人往后退了几步,接着跑到少年面前到:“总司你不是在巡查么怎么跟这帮人起了争执?说起来你今天出门好像穿的不是这一件衣服啊。”

  “总司?”少年看着藤堂平助有些愣怔“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待冲田总司带着人闻讯赶来的时候少年已经跟着藤堂平助把闹事的人全部解决了。藤堂平助拉着少年的手腕“你剑术不错啊!要不要加入我们浪人所!”

  “平助你在干什么?”冲田总司走到少年的面前,打量着少年,棕色的头发系在脑后,翠绿的眸子带着一丝笑意:“这个是谁?”

  “不知道,刚才认识的。”藤堂平助的目光在少年跟冲田总司身上游走着“呐,总司你是不是有什么兄弟啊,这小子叫冲田彦光,也姓冲田,还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连剑法都神似。”

  “不可能,我家只有我一个男子,另外一个姐姐孩子也不可能这么大。”冲田总司一口否认,只不过……长相可以神似,但是剑法……“正好我巡查结束了,一起去屯所练练就知道了。”

  就这样,冲田彦光被二人拖到了屯所,不分伯仲的比试后已是黄昏,拒绝了新选组的邀请冲田彦光站在庭院里看着冲田总司,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少年眉眼弯弯爽朗地笑着:“谢谢你们的邀请,只不过我就是来这里看看曾经父母走过的路的并不打算加入你们。”

  一时间冲田总司有些恍惚,“你母亲是谁?”

  “冢田澈。”

  没听过……但是“你的父亲呢?”

  “谁知道他。”少年坏心眼地直接翻了个白眼背对着他“我出生的时候父亲早就不在了。”仿佛是知道冲田总司会愣怔一般少年微微撇过脸看着他勾起唇角:“只不过,据老师所说父亲是个非常厉害的武士。”

  “老师?”

  “对,母亲很早就不在了,我是在老师家长大的,剑术也是跟着老师的部下学的。”说着,少年看了眼天边的夕阳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冲田先生要是有机会的话可以去菩提寺看看母亲,她就葬在那边。老师说,她是个非常非常了不起的女人。”说罢,当着冲田总司的面少年凭空消失在风中。

  身在乱世根本顾不上儿女情长,对于冲田彦光的那段疑似自己未来的描述很快被冲田总司抛在脑后,一直到弥留之际他才想起来。临时住在松本医生家的他让照顾他的婆婆扶着去了一趟菩提寺,在预留给自己的排位旁边静静地立着一个木制的排位:

——冲田澈。

……

  “既然被政府放弃了那不管怎么说总要好好“回报一下”政府”

  “你想要改变历史?”

  “怎么会呢,我可是审神者啊。”

  【你的母亲是个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她在每一个平行世界留下了自己的影子,用自己的力量改变了这个世界。她和她余下的所有刀被葬在冲田家的祖坟里,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她,在不惊动政府的情况下。】

  相传冲田总司跟镇上医生家的一位女子心灵间有着纯纯的爱恋,可是究竟是不是事实呢还有待历史的考证。



补充:之前说的专称寺宽永年间起是冲田家的菩提寺(冲田家累代之墓)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也是我把这文章取名叫时间溯行的原因。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