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bug

有私设


十五、雪村千鹤

  似乎还在感叹时间流逝之快一般,新年过后的几周一直在下雪。明明才过了几周,却又仿佛一切都变了。当初那个目中无人的芹泽鸭死了,那个曾经跟冢田澈一起干活的井吹龙之介不在了,就连岛原的小铃也用着冢田澈给的钱赎身回了老家。

  白雪皑皑,新选组好像一下子空了很多。

  原本两个人的事全部交到了冢田澈一个人手里一下子忙了起来,少女也打起了辞职的念头。当然这只是想想,几次试着重新打开时空通道无果之后少女只好继续埋头洗衣服。而冲田总司倒是一如既往地每天下午在冢田澈忙完之后拉着她跑去屯所附近跟人家小孩子玩。或许是当初本丸里就有很多小短刀的关系,尽管某人总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附近孩子依然很喜欢她。

  夜晚,总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每每她要睡觉的时候加州清光跟药研藤四郎两把刀便会在她的床铺附近护着她给她守夜。

  某夜,还在睡梦中的少女忽然听见门外急促的脚步声,睡眼朦胧地睁开眼坐起来看着纸门。

  “喂喂,土方先生这样不好吧,把她扔在冢田的房间。”

  “现在队士增多了,没地方给她单独一个房间。”

  哦,是半夜巡逻的冲田总司他们回来了。少女的脑子还处于死机当中纸门便被拉开了,在还没看到开门的人是谁的一瞬间冢田澈已经把枕头砸了过去。

  爆头!KO!

  “……”强行忍住不发火的土方岁三在枕头落下后脸上成功留下了一片红印换得身后冲田总司一阵嘲笑。对上冢田澈那双疑似发火的眼睛,他揉揉额头把一个女孩子直接往她房间一扔。

  是的,晕倒的女孩子直接被他扔在了冢田澈的床铺上,压在冢田澈的腿上。“不要松绑,给她弄个床铺,明天醒了带过来。”说完土方岁三便走了。

  “……”冢田澈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看着站在她门口的冲田总司。

  “抱歉啊,我已经替你拦过了,土方岁三不听。”冲田总司笑嘻嘻地冲着冢田澈吐了吐舌头。“不过你刚才……”

  话音未落,冢田澈已经一把把门关上不予理会。转身看了看倒在自己床铺上女扮男装的女孩子,冢田澈揉了揉眉心,一脚把人踹到边上,甩出两个纸片式神收拾床铺,自己爬回被窝睡了。

  怜香惜玉?

  分场合的。

  次日,吃完早饭后冢田澈回房被绑在床上的那位已经醒了,冢田澈替她松绑后领着少女去了大厅。众人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关上门冢田澈退出大厅在外面扫地,没过多久门就被打开了,少女被斋藤一直接拽回了冢田澈的房间便再也没有了下文。

  冲田总司告诉冢田澈,那少女名叫雪村千鹤,是雪村纲道的女儿,因为与雪村纲道失去了联系所以特地跑到京都来找他,不小心碰上了夜晚出没的罗刹,所以暂时留在屯所观察。而冢田澈要做的,便是在众人休息的时候监视雪村千鹤。

  对于这当事冢田澈只是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倒是冲田总司不怀好意得笑着看着冢田澈:“怎么样,夜晚跟女孩子单独相处可千万不要欺负人家。”

  换得冢田澈一个白眼直接回房。

  冢田澈不会主动跟人打交道,回房后便一直默不作声地做自己的事,倒是雪村千鹤跪在那边纠结了很久,鼓起勇气跟冢田澈搭话:“额……冢田君为什么会在这个房间?”

  “这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房间。”冢田澈白眼。

  “哎?”

  “你要是想去跟那群汉子合住在大宿舍里也没有问题。”

  “噫噫噫……不用了!这么说冢田……”

  “闭嘴。”眼看雪村千鹤要说出某个真相的一瞬间冢田澈一个刀眼甩过来成功让雪村千鹤闭嘴。

  一直过了很久雪村千鹤才弱弱地问冢田澈:“冢田……君是讨厌我吗?”

  “那天晚上你也看到了吧。”停下手中的动作冢田澈直直的看着雪村千鹤。“那些原本都是正常人,因为你父亲带来研究的药而变成那样的,因为那种药,新选组已经死了很多人了……我讨厌的不是你,是你父亲。”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