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求功,不求名,只求一个真心

韩非x你

  “这对碧海珊瑚樽乃韩兄生前最爱的酒杯之一,子房……”
  “张良先生!明天,便是小女子的大喜之日了,而今,说这些岂不有些煞风景……”
……
  “说吧,你是怎么想到女扮男装混进小圣贤庄的?”有间客栈的某间上等房里,少女被按在墙上,神色惶恐地看着眼前说话的男子。那是荀子最得意的学生,韩非。
  “我说,我说,你别靠过来!”少女挥着手,企图推开韩非。
  “好。”后者应声回到桌前给自己倒上一壶酒。
  “安妍自记事起阿娘便不在了,二娘不喜欢我,而今有了弟弟更是如此,以修身养性之名把我赶到了这里。”少女如实回答着,忽然想到什么忙说:“喂喂你不许说出去啊。”
  “嗯……”韩非所有所以地晃着酒杯,用余光偷偷瞄了安妍一眼,见后者紧张兮兮的样子噗嗤一下就笑了:“哈哈哈哈哈我逗你呢,别紧张,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那天以后或许是因为知道安妍的女儿身的缘故,平日里韩非格外地照顾她。
  “子彦今日为何又被罚站?来来来站这里,没太阳。”
  “听说有间客栈又出新品了,子彦与我一同去品尝一番如何?”
  “今日良辰好景,子彦可愿与我一同去山上赏花?”
  怜香惜玉,韩非对安妍的好她都明白,比起提心吊胆怕被发现身份地呆在别人反而呆在本就知晓她身份的韩非身边更让她有安全感。
  正如韩非所说,山上桃花开的正旺,微风拂面带来淡淡花香。
  临行前被某人强迫换回女儿身的安妍低眉顺眼地坐在韩非身边为他倒着酒。韩非很喜欢掌柜酿的酒,此次出来游玩安妍特地带了些酒菜。
  桃花飘进杯中,染上了酒的香味。韩非拿起酒杯,晃悠着靠在树上。
  “这桃花随美,在我看来跟安妍姑娘比起来却还是要逊色几分。”说着他将酒一饮而尽,“良辰好景又有美人作伴此乃人生一等美事。”
  “你别贫嘴了。”安妍有些害羞,不一样的将头发别在耳后,脸颊有些微微泛红。 “这一路我可紧张死了,要是被人认出来我可就在小圣贤庄呆不下去。”
  “诶,有我呢,不会有事的。”
  然而,这句话在下山的时候韩非立刻就被打脸了。虽说没有遇上儒家的学生,却没想到遇上了山贼。
  这可让韩非有些为难了,作为一届儒生,他可不会什么武功。
  “我身上这么些钱财你们拿着,让我们走吧。”说着,韩非拉着安妍的手,把她挡在身后,轻声在她耳边说着:“别怕,我保护你。”
  出生帝王之家,韩非出手并不会小气。 当然,如果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
  “女的留下,男的可以走。”
  “额……不然可不可以打个商量,我留下,让她先下山。”韩非抽了抽嘴角,不禁握紧了安妍的手。
  感觉到手上传来的力度,安凉愣怔地看了眼韩非的侧脸,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略带着严肃。
  抽出手,温柔的拍了拍韩非的肩。
  “没事的,很快就结束了。”
  ……
  韩非从没想过,一个看起来瘦弱还时常炸毛的女孩子能单独放倒四个壮汉。此时他才明白当初少女那句“已修身养性之名”来到这里究竟是什么意思。
  少女欢快地拍了拍手上的灰“我们走吧。”说罢她便拉着韩非一蹦一跳下山。
  看着少女一脸轻松的模样,韩非不禁回想起今早还威逼某人换回女装的样子突然一阵后怕,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安妍姑娘好身手。”
  “那是必须的!以后我保护你啊~”少女回眸一笑似乎要把世界照亮。
  “……好啊!”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悄然变化着……
  自那以后韩非开始期待着与安妍的见面,每天一早便在小圣贤庄的门口等着,然而……
  该迟到的还是迟到……
  “所以因为迟到又被挨骂了?”
  “对啊,不仅挨骂,居然还要我抄《周易》!那可是《周易》哎!我两只手一起抄都抄不完!”少女绝望的趴在池塘边的围栏上,等着下一节课的开始,她已经放弃治疗了。
  “嗯……喊声好听的,或许我可以考虑帮你抄。”韩非摸了摸下巴做出一副很犹豫的样子。
  “韩非师兄~”
  “要抄多遍!”
  “30遍……”
  “……”
  于是乎,第二天,不仅安妍迟到了,韩非也迟到了。更加让人不得其解的是两人居然脸上都挂着浓浓的黑眼圈。
  ……
  安妍不喜欢胭脂粉饰,男儿装的她更不会碰这些东西。为了送礼纠结了很久的韩非最终送了一颗亲手刻了名字的红豆,换回了少女一句:
  “我头一次见人送礼送红豆的,你要送还只送一颗,连碗红豆汤都做不了。”
  对此,自称“情中圣手”的韩非只能感叹着“看来子彦上课没认真听啊。”然后又给安妍补了一麻袋红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这句话一直等到很久以后安妍才明白。
  “你要回韩国了吗?”
  “对啊。那是我的国,也是我的家。”韩非摸着少女的头“别难过啊,等我了却了一切来向你提亲。等我。”
  ……
  这一去就是好几年,一直等到安妍能把《周易》全部背下来,能够亲手秀出一幅鸳鸯戏水图的丝帕,却也没等到那人的回来。
  沧海桑田,小圣贤庄仿佛只是一场梦。
  安妍最终等来的,却是一位名唤张良的少年。
  “小姐,该出发了,不要误了吉时。”房门外,丫鬟轻轻的唤着。“小姐?小姐?”
  推开房门,一对碧海珊瑚樽被放在桌子上,一杯满着酒,一杯空着。正中央还摆着一颗红豆。
  安妍穿着凤冠霞帔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好似睡着了一般。





这篇文难产了很久写到最后我已经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连名字叫啥都想不出来大概又ooc了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