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鹤婶】四季

ooc

有私设

有bug

小学文笔

 

【春】

又是一年樱花季,小雅自行车推进学校的车库走出来,粉色的花瓣随风飘落,落在她黑色的发丝间。少女伸出手,取下头发上的花瓣,摊开手心,粉色的花瓣丝丝柔柔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小雅,早上好!”身穿校服的少女路过身旁,一声亲切的问候。

“早上好!”

背着书包,走过铺满花瓣的道路,目标是那朱红色高大的教学楼。忽然身后的树上传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转过身抬起头,小雅看见了那棵盛开的樱花树……走到树下,少女轻启朱唇:“同学,你衣角露在外面了。”

雪白的衣角被夹杂在粉色的花瓣中其实并不是特别明显,但是不知为何,少女一眼就看出来了。估摸着他大概是要躲起来睡觉,这才留下了善意的提醒。只不过对方似乎并不领情,依然什么声音都没有,只当不知道。

既然对方不领情小雅也不好说什么,刚想转过身离开,下一秒,微风吹起花瓣,树上的人忽然倒挂着出现在少女面前。

“哟,我是鹤丸国永。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鹤丸国永的脸就这样放大地出现在小雅的面前,少女眼里满满的都是他金色的眸子。时间仿佛静止了,樱花从二人之间缓缓飘落,这样的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

 

【夏】

人们常说春困秋乏,其实后面还有半句——冬眠夏打盹。
为了应付学期末的测试小雅拖着鹤丸国永坐在图书馆里补习功课。
鹤丸国永是班上的插班生,成绩并不怎么优秀,平时也懒懒散散地上课也不认真听,落下了不少功课。小雅虽说成绩不算拔尖,到作为班委成绩也还算不错。
夏日的热浪在屋外涌动,好在图书馆里开着空调才有这丝丝凉意。夏日的午后总是让人忍不住犯困,小雅看着鹤丸国永认真复习的模样微微垂下眼眸,果然认真的男孩子最好看了!
他能这样乖乖的复习,期末测试就不用担心了……
或许是空调的温度打的太低了,小雅在困顿中挣扎着,忽然想起她是在图书馆给鹤丸复习来着……猛地抬起头
“我没有在摸鱼!”
白色的外套从小雅身上滑落,那是鹤丸国永常常穿的那件,估计是怕少女睡觉着凉给她盖上的。小雅急急忙忙捡起地上的衣服刚想道歉却看见鹤丸国永正歪着头撑着下巴金色的眸子正明晃晃地看着自己。

“哟!醒啦!”

 

【秋】

秋天的枫叶是红色,如火一般的晚霞蔓延在天边。
“火烧云吶,真少见。”小雅推着车子从学校走出来,鹤丸国永伸着懒腰百无聊赖的跟在后面。
“嗯。”他抬起眼皮看了眼夕阳,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跑到小雅的面前:“这周末有空吗?我带你去个地方。” 

“嗯?”0v0

关于鹤丸国永想要带小雅去的那个地方一直到出发前他也没有说,他只是拍了拍自己自行车后的座椅:“上来,我带你去。”

秋日的阳光带着微微的暖意,小雅侧坐在鹤丸国永的车子后面任由他带着自己去哪个不知名的地方。微风阵阵,红色的枫叶随风飞舞,飘落。枫叶落在少女摊开的手心里,如同一封来自远方的信一般。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看着周围陌生的风景少女不禁疑惑。

“马上就到了。”

目的地是一片金色的田野。脱离了城市的喧嚣,这风吹麦浪的地方显得尤为安逸。鹤丸国永站在小雅身后,微风卷起金色的花瓣迎面吹过了,连鹤丸国永的声音也一起被吹散了……

“虽然并不喜欢傻里傻气的农活,但是如果是你的话……”

 

【冬】

新年祭在众人的期待下如约而至,小雅穿着碎花和服跟在鹤丸国永身后。神社里人山人海,鹤丸国永拉着小雅的手利索的在人群里穿梭着。

“跟紧我。”

他的目标并不是去参拜神社。

“鹤先生,我们走错了,神社是不能随便乱闯的。”

显然鹤丸国永并没有把小雅的这句话放心上,他依然拉着少女的手一路往前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远离了人群,穿过一座座绵延的鸟居,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快地从身边闪过,但是却给小雅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那是一种名为“回家”的感觉。

最终鹤丸国永在一间传统的和室前停了下来,小雅跟着从身后走出来,那扇纸门紧闭着,在等着谁来拉开它。小雅看向鹤丸国永,后者正等着她,示意她开门。

伸出手,在纸门前停顿了一下,最终……

“哗啦——”

纸门被拉开。

“主人欢迎回来!”

屋里一群人团团坐着,看到她,眼睛似乎瞬间亮了一下。

“欢迎回来。”身后的人抱住她,“还有……新年快乐!”

零点的钟声敲响了。


给婷桑哒,她超棒!我超喜欢她! 我写不出她万分之一的好,求不嫌弃@腿毛 

【莺丸x你】莺

◈2017.8.4男你工程承包队周练。
◈本次周练题目为以 ying 音选择字作为主题、题目。
◈本文中心字为[莺]
◈关于本次活动如有造成的不适道歉。
◈屠tag歉。
◈感谢阅读。

 ————————————————————


你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审神者,没有出众的灵力,没有好到让人羡慕的欧气,也没有什么辉煌的战绩。跟众多非洲婶婶一样默默在厚樫山捞着并不存在的爷爷。如果说唯一一点算得上是你的特色的话,那便是你绑着绷带的眼睛。

  你从小双目失明,什么都看不到,曾经的你也有不平也有愤恨过,只不过在十几年的光阴将硬生生将你心中的棱角磨平最终放弃挣扎,索性用绷带绑住眼睛不去看,不去想。抱着过一天算一天的想法当上了审神者开始混日子。

  你的本丸里没有四花刀,和泉守兼定跟大咖喱倒是有一把……不过你从来都不管不问,只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屋后的长廊上喝茶晒太阳。你喜欢安静,叮嘱过近士长谷部不要让大家来吵你,以至于你跟本丸的大家都并不是特别熟,到现在你连本丸到底有多少刀都不是特别清楚。

  “然后这边便是大将平时活动的地方,坐在那边的就是我们的大将……”

  “这样啊,那我是不是该跟主人打个招呼,不知道她那里有没有茶。”

  听见声音你歪歪头,药研似乎在给谁介绍着什么,这个本丸已经很久没有新人加入了。“药研,是新人?”

  “嗯,我是古备前的莺丸。关于名字的由来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嘛总之都多关照。”莺丸走到你面前,微笑着自我介绍。

  “嗯,请多指导。”对于本丸第一把四花刀你淡定地应付着,说完你便站了起来,摸索着走回房去做日课,不忘客气地回过头叮嘱药研:“药研你带新人四处转转晚些也让长谷部替他把内番排一下。”

  你不爱说话习惯一个人静静地做日课,习惯一个人吃饭,习惯一个人静静地喝茶晒太阳消磨时光。屋外不经意间想起了鸟叫,圆滑好听。你不记得本丸什么时候养过鸟,虽说偶尔会有那么一两只鸟飞到自己本丸的树上驻足,但声音也没有这个好听。打开窗,偶尔也要透透气。

  “哟,主人。”听见声音,莺丸回过头,正好对上你的脸,微笑地问道:“出来透透气吗?”

  听见声音,你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来的新刀莺丸。“莺丸。”你喊了他的名字“你怎么在这里?”

  “嗯,因为这边的阳光不会特别刺眼,晒起了很舒服,适合马当番结束后一边休息一边喝茶。”

  你看着他微笑的模样也没有拒绝“随便你,不要太吵就好。”

  每天做完日课后你都会坐在长廊上看书。说是看书其实就是你坐在长廊上摸着书上凹凸不平的字体想象。你从小看不见,只有靠书来了解这个世界。身旁淡淡的呼吸声是来自莺丸的,在失去视觉的世界里你的听觉格外灵敏。

  “主人在看什么书呢?”他忽然这么问你。

  “这书里讲的别的审神者跟她们家刀的故事。”说话的时候你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你呢?每天坐在这里在想什么?”

  “问我在想什么?这个啊,当然是在想大包平今天也在犯傻啊什么的……”莺丸笑着回答你,他的声音很好听,只不过你没想到被人称为太爷爷的他居然会这么说,但是……

  “大包平是谁?”

  “大包平和我一样为古备前派风格的刀。嘛,生于相近时代相近刀匠的手中,算是兄弟,吧。”

  虽说跟自家刀并不熟,但是……“你们关系很好吗?”思念兄弟的的心绪都是一样的吧,无论是短刀,还是身旁的莺丸。

  “算是吧。”

……

  你性子比较孤僻跟本丸里的大家也不是特别熟,准确的说是你单方面不愿接近大家,久而久之你的房间除了近士长谷部跟来送饭的烛台切光忠以外就几乎没有其他人再光顾。而莺丸,便是打破这个僵局的第三人。每天早上伴随着婉转的鸟鸣准时到你窗下报到,不会有过多的声响,只是静静地坐在你房门口喝茶。渐渐地你少有的在这个本丸跟人有了接触,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

  其实一个人的日子并不好过,只是因为看不见,所以在你心里跟众人间竖起了一层隔阂。不愿与人相处,不愿与人交流,但是,有人陪伴的日子总好过一个人。而莺丸便是这个带着你走近大家的那个人,直到有一天你被他扶着走进食堂……

  “主人欢迎你!”


我可以亲你吗?

梗源 @牧远山
ooc
放飞自我

【千子村正】
hu hu hu hu尽管来吧!
想亲哪里都可以哦!
脱!
——【婶:我什么都没说】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哈可以啊
那主人亲完我可以亲你吗?

【山姥切国广】
不要看着我
一把仿刀有什么好亲的///
不给
……
随便你吧

【笑面青江】
可以哦~
不过
主上真的不打算做全套吗?

【明石国行】
唉呀……
真麻烦
你自己来吧我不想动

【五虎退】
诶?
可……可以的
谢谢主人
那个……
小老虎 也想要

【一期一振】
可以哦
如果是主上的话
想亲哪里都可以哦
——【婶:为什么同样的话17跟千子姐说出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加州清光】
欸?
这是不是代表着
我一直被主人爱着

【大和守安定】
亲完清光
又来亲我是什么意思呢?
小猫咪?

【鹤丸国永】
这么热情可真是吓到我了
是主人心想到的恶作剧吗?
尽管来吧
哈哈哈哈哈

【巴形薙刀】
亲吻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吧
主人是想要亲哪里呢?
——【长谷部:放开主人让我来!】

【小狐丸】
亲吻?
可以哦
从哪里开始呢?
——【婶:等等小狐丸是我亲你!】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从今天起做个正直婶

放飞自我

从今天起做个正直婶
每天花三个小时看三日月自己穿衣服
日常往被被的被单上贴小花
一不小心摔倒在乱的面前看裙底
本丸多么美好

从今天起做个正直婶
每天花五个小时给数珠丸编小辫儿
日常在歌仙练字时打翻墨水
一不小心把药研的新药滴到烛台切刚做好的饭里
婶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总司x你】入梦

短小慎入

  睁开眼,忽然看见那人坐在和果子店门口吃着金平糖。
  他穿着浅葱色的羽织一把加州清光放在身旁,人靠在椅子上仰头望着天,精致的侧脸完美地展露在你面前。他……似乎是工作中在偷懒。
  冲田总司?
  是在做梦吗?
  那个本该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掐了下手臂——毫无知觉。
  看起来是了。
  你迈步向他走过去,似乎有那么一种魔力吸引着你走到他跟前。
  “嗯?”他一脸奇怪地看着你。
  你张了张嘴,该说什么呢?在一个那样喜欢的人面前。你了解他的过去,未来,可是,又该以一个怎样的身份去告诉他提醒他呢?
  “冲田君!你要好好的!你要照顾好自己!不可以任性!每天要按时吃药,不要勉强自己……”说着说着,怎么视线模糊了呢?
  “欸欸??你怎么哭了?”他似乎被你的行为弄的有些措手不及,接着,他拉过你的手,一粒金平糖放在你手里。“请你吃,以后别哭了。”
  温暖的手,让人放心的笑容,你握住那颗金平糖:“嗯,谢谢。”
  “说起来你是谁啊?”
  “我?……”你看着他,周围的景象渐渐开始淡去,是梦要醒了么?
  “我是……喜欢你的人。”
……
  “主上,早上好!”
  推门而出,本丸的景象渐渐明朗,加州清光跟大和守安定两人正在一旁拿着扫把做着内番。
  “清光,安定。”你喊住他们。
  “主上怎么了?”二人。
  “一会儿,陪我去趟万屋吧,突然想吃金平糖了。”你笑。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婶婶我告诉你这样会失去我!

OOC

放飞自我

顺序随机想到一个写一个


【三日月宗近】

小丫头……

嫌早上服侍老爷子穿衣慢……

就把我衣服全撕了!!!

——主上我告诉你这是家暴!


【鹤丸国永】

每次恶作剧被我吓到后……

都会把我往死里揍

我还不敢还手

——主上我告诉你这是家暴!


【小狐丸】

她……

懒得给小狐梳理毛发……

利索地给我剪了个短发。

我???

——我觉的隔壁婶婶是个好人。


【数珠丸恒次】

主上

剪了我的头发

拿去卖了还钱

——这个本丸充满了痛苦


【鸣狐】

她……

怕狐狸掉毛……

打扫卫生很麻烦

把它关进了狗笼。

——“请不要这样。”


【一期一振】

她说要给弟弟们拍照

拍的都是下半身

我还在隔壁家婶婶桌子上看到了同样的照片

——主上你人在哪?^_^


【药研藤四郎】

她说

她对给她上药没兴趣

只对上我感兴趣

——大将我还是个孩子


【加州清光】

她昨天还跟我说

我是世界上第一可爱

要跟我一起看星星看月亮到永远

第二天就跟粟田口派家短刀鬼混去了

——你 个 大 骗 子 !


【萤丸】

初次见面

她把我带到一期一振面前

“看一期,我又给你带弟弟回来了。”

——我要离家出走


【歌仙兼定】

我说

我擅长和歌

她带我去现世的时候

就让我领着大妈跳广场舞

——我觉的我整个刀都不好了


【大和守安定】

她非要逼我回答她:

“如果我跟冲田君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

——再问砍了你哦小猫咪~


【山姥切国广】

她说

我本体是个被单

有被单的地方就有我

——再喊被被自杀


【蜂须贺虎彻】

扒了我的盔甲

去卖钱

——我觉的这个本丸已经不适合我了,换一个吧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成为审神者的日子

发文前,例行惯例: 

OOC
小学文笔 
槽点满满 
逻辑已死 

前篇地址:(二)

(三)非审的命从赌出来的第一把刀时就注定了

  “首先出阵前要锻刀,一个队有六个位置我们凑够六把刀就可以出阵了。”锻刀房里加州清光给晴子这个刚入职的审神者细细的讲解。“锻刀通过投入不同数量的木炭、刚玉、冷却材跟砥石可以锻出不同的刀剑。同时不虚消耗作为媒介的依赖札,就是这个小木牌。锻刀需要时间,如果主人不虚等的话可以用手伝来加速。好了,主人你选好材料后那个刀匠就会帮你锻哦。”说着加州清光指着锻刀房里的小人,儿小人正以一种晴子看不懂的表情看着她。明明脸上大写着“期待”二字,可晴子硬是看出了一种嘲讽的意味。

  错觉么……

  “唔……那就用默认的配方好了,每样都放50个。”

  接着锻刀开始,小人拿着材料往火力一扔开始工作。

  时间:00:20:00

  “20分钟啊……用手伝试试看吧。”说着,晴子把手伝塞给刀匠。小刀匠看到手伝就好像收到了贿/赂似得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没过一会儿,一朵樱花飘过,以为背着草帽的蓝发小男孩出现在了她面前。

  “我是小夜左文字。你希望……对谁复仇……?”小夜左文字仰起脸,稚嫩的脸上有着一条长长的刀疤,可见他以前经历过什么。

  “复……复仇?”晴子一愣,手指微颤,瞳孔瞬间收缩,,脑海里某个坐在办公室里男人的背影渐渐清晰起来。她动了动唇刚要说什么,加州清光忽然拉住了她的手,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小夜你不要对主人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啦,她还是个女孩子。”

  “抱歉。”闻言小夜左文字低下头小声的说着,看起来分外委屈。

  “没关系。”晴子揉了揉小夜左文字的头发“是我不好,走神了。我们继续锻刀吧。”

  于是晴子有锻了几把刀组成了第一队。

  近士:加州清光

   其余分别是:三日月宗近、药研藤四郎、五虎退、秋田藤四郎、乱藤四郎。

   凑满六人,晴子又在加州清光的指导下搓了几个刀装给大家带上,一切准备就绪。

  “接下来主人我们可以出阵了。”

  “出阵是指……上战场吗?”晴子拉住加州清光的衣角,有些犹豫地看着他:“一定要去么?……很危险。”

  所谓战场,那是会死人的地方,她还不想死在这里。

  “没关系,主人,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消灭溯行军,你就在这里看着我们胜利归来就好了。”说着加州清光那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覆在晴子手上,温暖,有力。

  “我只要在这里看着就行了?”身为刀剑的主人,不应该跟大家一起上场杀敌么?晴子有些踌躇。

  “嗯。书房的那台电脑就是政府为了方便审神者了解我们再战场上的情况而设的。主人只要在那上面看着我们就行了。”

  “唔……好吧。”没有深究刀剑男是怎么知道电脑的,晴子似乎就这么被说服了“那你们要小心哦,不要勉强自己,一旦受伤马上回来!”晴子目送着六人进入时空转换器然后拍了拍脸坐回电脑前。

  就如加州清光说的那样,透过电脑,她可以看到众人的战况,晴子坐在电脑前,看着胜利二字接着传来了三日月宗近“哈哈哈”的笑声,唇角轻轻勾起,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无意间瞄到一旁合上的书橱里乱七八糟塞满了很多厚厚的本子。透过玻璃橱窗,她看到本子里夹的纸张已经泛黄,似乎是在这里放了好一段时间。

  直起腰,晴子走过去,打开橱窗,随意抽出一本来,随意翻了几页。里面密密麻麻记满了不少数字。

 三日月宗近  950 950 950 950  试验9513次  出货253  概率2.66%

                     529 529 529 529          32157         246        0.76%

……

  “这是谁写的锻刀公式?”晴子抚摸着泛黄的纸张,上面的字有的潦草有的清秀显然不是一个人写的。有的纸张上还画着鬼脸,晴子几乎能想象到那人坏坏的勾起的唇角。再翻一页,一张书签从里面掉了出来。晴子弯下腰把它捡起来,刚要塞回本子,翻过来,白纸上潦草地写着:

  注意休息,不要太累。——鹤

  上面还画着一只想要振翅高飞的……鸡?

……

  偌大的本丸此刻只有晴子一个人无声地站着书橱前,黑暗里有双眼睛忽然睁开,那人似乎就站着晴子边上,而后者却毫无知觉。金色的双瞳里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悲伤,明明唇角上扬却丝毫没有笑意。

  他不是他,但是那种痛楚他却完完全全地继承了下来。

……

  晴子无声地笑了笑合上笔记本,放回书橱拿出另一本看了起来,却没注意到之前的笔记本某页的角落里鬼画符地写着她无比熟悉的名字:

  晴子。


成为审神者的日子

发文前,例行惯例: 

OOC
小学文笔 
槽点满满 
逻辑已死 

前篇地址:(一)

(二)加州清光

  初始刀有五把供晴子选择。晴子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五个人的残影身后分别对应着五把刀,有些纠结。五个残影都以半透明的姿态呈现在她面前,身后是对应的五把刀,作为一个刚入职的审神者晴子要在里面选出一把作为自己的初始刀。

“我,加州清光。河流下方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随时都可以来熟练驾驭我疼爱我哦,以及,正在召集可以帮我打扮的人哦。”

“我是蜂须贺虎彻。因是蜂须贺家传刀而得名。世间流传刻铭的虎彻全是赝品的说法,但我确实是真品。把我和他们当成一类我会困扰的。”

“俺是陆奥守吉行!没错,作为坂本龙马的佩刀广为人知。被评价为土佐的名刀,但在龙马的时代,刀已经落伍了。不过啊,这就是世界的趋势。”

“我是歌仙兼定。是历代兼定中排第一的二代目,通称之定的作品。名字的由来是三十六歌仙。很风雅吧?……嘛,因为被原主人砍杀的人数有36人。如果这样说,大家都会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啊。”

“我是山姥切国广。根据足利城城主长尾显长的依赖所锻造的。……是山姥切的仿制。但是,我才不是假货。我可是国广的第一杰作……!”

五把刀各有特色,晴子的目光落在加州清光身上,从最初单纯的好奇渐渐变得热烈。

“加州清光!”晴子握住残影后的刀身,“你是冲田总司,冲田先生的刀吧!”说着刺眼的光芒从刀上散发出来然后晴子感觉有人握住了她的手。刺眼的光芒让她看不起那人的面貌,只能看到那人修长的手指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待光芒散去,加州清光以实体出现在她面前。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加州清光。”晴子收回手“你以前的主人是冲田先生吧!我超级崇拜他的!”说着晴子站的笔直,非常郑重的说道:“加州清光!欢迎你来到我的本丸!以及你能回应我的召唤,我非常开心!”

  “哎?”闻言加州清光有些发愣因为他从没想过自己受到眼前这个少女的热烈欢迎是因为自己的前任主人?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主人这么说的话果然我是被爱着的吧!”接着他那红色的双眸中好像是冒出了两团小火苗一般“主人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自己打扮可爱的!”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在一旁被晾了很久的三日月宗近笑着伸出手臂用那宽大的衣袖遮住了自己半张脸“果然人老了没人爱了么。”

  “咦?三日月宗近?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我不应该才是主人的初始刀么?你怎么能随便闯入我们本丸!主人快把他赶出去!”

  “哈哈哈哈那可不行毕竟我也是小姑娘的刀。”不知道为什么晴子突然觉得三日月笑的一脸春风,总觉的好像哪里不对劲。

  “主人的初始刀不是我吗?”

  面对加州清光的疑惑晴子解释道:“其实在我来之前三日月先生就在这里,只不过三日月先生是一把没有主人的刀,希望我我做他主人,于是我就同意了……”

  “Soga,这么说我还是主人第一把刀咯。”

  “嗯!”说着晴子看着眼前的两人微微一笑,“今后还请多指教。”

  另一边……

  “飞机失事?开什么玩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通知所有人停下手上工作到飞机坠落点不管怎么样都要把那死丫头找出来!”办公室里中年男人狠狠掉电话,招呼助手“先去联系政府,就说中途出了点事,千叶家晚些会到。”

  “是。”

  看着助手退下后男人站起来,走到窗前,明明还是上午天空却是一片灰暗,乌云笼罩,空气压抑的让人透不过气。接着,男人身后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

  “父亲。”来的人是千叶承一。“晴子出事了?”千叶承一穿着学校的校服,显然是刚刚得知消息从学校赶回来的。

  “你现在不应该在学校么。”男人转过身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严肃的脸上带着一丝怒火,“谁允许你擅自请假回来了?”

  “父亲,我可以去成为审神者,不需要晴子为了我去冒这个险。”

  “蠢货!你是我们千叶家唯一的继承人!怎么可以让你去那种地方送死!”听了千叶承一的话男人狠狠地骂道。

  “千叶先生!”助手没过多久便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很重要的消息“政府说晴子小姐早就到了,所有审神者已经就位进入时空转换器了。”

  几乎同时,男人的电话响起:

“千叶先生我们已经找到晴子小姐了,同行的人全部死亡,死因都是被一刀致命,而晴子小姐似乎毫发无损,只是失去了意识。”


成为审神者的日子

这是一个黑暗系的故事,cp未定,不定时更新,大概会有很多bug跟私设,这里是个脑洞手,立志于画漫画无奈手残的苑酱。

前篇地址:http://sanyueyuan.lofter.com/post/1d755793_c147184

发文前,例行惯例:

OOC
小学文笔
槽点满满
逻辑已死

(一)只要您回来就好
  晴子愣愣地站在房间里,身边站着一群年纪相仿的陌生人,似乎是发呆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一般,她猛地眨眨眼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
  在她记忆里,三分钟前她还在机舱里挣扎着不要去政府,不要代替哥哥去消灭溯行军,接着,飞机就出事了,坠机,毫无征兆地,然后她就出现在了这里。
  “总算来了,不愧是千叶家的,可真会耍大牌啊。”说话的男子高过晴子一个头,叉着腰,“说起来千叶家来的不应该是千叶承一那家伙么,怎么变成了你个小丫头?”男子盯着晴子想了想,忽然笑道“你不会就是千叶承一那家伙传闻中收养的妹妹吧?我的运气好棒!居然能够看到本人!不过你没有成年吧。”说着,男子眼中流露出了危险的笑意。
  晴子盯着男子想了很久,总算在记忆的角落翻出了男子的信息。眼前的男子是那个跟千叶家平起平坐不破家的长子不破寻,目测也是一个灵力很高的人。
  “切,吵死了。”不远处,一个带着帽子的男子蹲在那边看着晴子。
  “我的名字叫晴子,还有,我不是千叶家的。”晴子倔强地盯着不破寻,强调着。
  “啧,千叶家也是落寞了,派你这种没有一点正统血脉的小姑娘过来,不怕死么?”不破寻伸出手指,抵在晴子的额头上。
  “不要碰我!”晴子猛地拍掉不破寻的手,顺势一个手刀横着擦向不破寻的喉咙,然后瞬间一股力道将她跟不破寻分开。
  “嗨,嗨,这里禁止暴力。”
  分开他们的是一个梳着马尾的妹子,晴子几乎是没有看到她是怎么介入他们俩之间的,妹子把晴子护在身后,“不破,既然你都说她没成年了还欺负人家小妹妹!害不害臊!”说着,她转过身,对着晴子笑道:“初次见面,我叫慕云,中国人,跟这里所有人一样也是被召请到这边当审神者的,唔……晴子,你今年多大?没有成年的话一会进入时空转换器会很不稳定的。”
  “我今年18。”想了想。
  “18?可以哦,虽然日本是20岁成年,但是在我们中国18岁就成年咯。不过你还是要喊我一声姐姐,我今年21了。”说着,慕云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在这里所有人都比你大。”说着,她从背包里拿出了拍立得招呼起了所有人,“大家!都快过来!马上我们就要出发了!临走前我们合个影吧!”
  显然慕云的人缘非常好,所有人都被她拖了过来,站在一起拍了张照。加上慕云一共20个人,20个人在一张照片里出现,有些拥挤,可是那个时候谁都不知道,那是他们最后一次合影,因为没过多久,里面就有人死了。
  合影后没多久大家便一个个走进时空转换器,开始了自己作为审神者的生活。
  晴子是最后一个走进时空转换器的人,跟着狐之助穿过转换器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有着江户风味的路,只不过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每个房子都是空的,显得无比萧条。
  走过小桥,晴子闻到一股樱花的花香。环顾四周,一棵樱花树的某条枝丫从不远处的院子里探了出来。现在不是樱花盛开的季节,可是这樱花却固执地开在那,仿佛从来没凋谢过一般。
  狐之助顺着晴子的目光看过去,忽然说道:“啊,那个就是晴子大人的本丸。”
  “我的?”晴子望着那房子,目测跟她之前待的阴阳寮差不多大,白色的围墙里看不到里面有些什么,本着对未知事物的好奇,晴子加快了脚下的步伐“那我们便快点过去吧。”
  ……
  晴子小心推开木制的门,发出了“吱呀”一声,左看看右看看,跟着狐之助走进去,里面很干净,看起来就好像主人刚刚离开一般。来的时候晴子有仔细观察过,这一路的房子没有一个人住,多少都有点积灰,可是这里不同,不仅地上毫无积灰而且地上杂草也没有乱长,院子里那棵樱花树也开的好好的。
  “晴子大人,从今天起你就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
  “哦,好。”
  晴子跟着狐之助拉开纸门,她看到坐在里面喝茶身穿蓝色狩衣的男子转过身,放下茶,拍了拍身子站起来。
  “哈哈哈哈,我的名字叫三日月宗近,是一把没有主上的刀,走累了,看到正好有一个没有人的本丸,就进来坐坐,你愿意当我的主人吗?”
  “……”
  晴子站在原地,信息量大的她有些受不了,对上三日月宗近的双眼,他的眼睛很漂亮,正如他的名字一样,里面有着弯弯的月亮。那双眼睛带着笑意看着她,她却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种悲伤,一种穿越了很多很多年惊涛骇浪的悲伤。那种感觉压着她无法呼吸,她没有除了答应以外的任何答案。
  “咦?这个世界为什么还会有实体化的刀剑男存在呢?”狐之助歪歪头,还想说什么就被晴子猛地打断了。
  “好!从今天你就是我的刀!我答应你!”晴子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如此冲动地答应他,只是单纯的,一定要答应他!无论如何都要答应他!
  『我们,见过么?』
  心底里,忍不住冒出了个疑问,接着,晴子似乎是听见了耳边低低的笑声,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嗯……”狐之助死死地看着晴子,见后者坚持不肯退让,只好摇摇头“好吧,既然晴子大人如此坚持那三日月殿下就作为晴子大人的刀辅佐晴子大人消灭溯行军吧。”说着狐之助把背上的两本本子交到晴子手中。“晴子大人,第一本便是审神者公约,麻烦你在上面签上你的名字,签完后这第二本刀帐就是你的了。”
  “好。”晴子接过公约细细看完后签上自己名字。
  “那,接下来就麻烦三日月殿下了,狐之助先走了。”狐之助摇摇尾巴,跑出了晴子的本丸。
  “走好。”晴子冲着狐之助的背影挥挥手,直到狐之助消失在视线中,她才打开刀帐。里面第一页赫然写着:
  3番   三日月宗近
  接着她又随手翻了几页,都是空白的,便没有继续看下去,随手把它放桌上,然后注意力转到了本丸里另一个人身上。
  “额……三日月?”晴子试探的叫了一下。
  “嗯。”回应她的是三日月的笑容。
  “我们以前见过吗?”虽然晴子确定她从来没见过三日月,却怎么看怎么觉得眼前这个人熟悉。
  “没有哦。”三日月笑着答道“这是我跟主上的第一次见面。”
  “果然是错觉么……”听到三日月的回答晴子低下头,仿佛心里有什么消失了。
  『并不是没有见过,只是那时候你什么都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没关系主上要来杯茶么……”三日月像个老头子一样给晴子倒了杯茶,重新坐回长廊边晒太阳。
  『没关系,只要您回来就好……』
  ……
  风吹过,吹起了桌上的刀帐,翻过数张白纸,最后一张纸上面赫然写着
  130番   鹤丸国永


据说我家三日月非常爱我??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悲伤而又真实的故事……


  我是一名审神,于16年2月响应政府的号召来到这个世界跟刀剑男们一起战斗。第一把刀是清光。
  我在这个世界呆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作为一个非洲审神,我一直都很努力地向欧洲移民,虽然并没有什么乱用。在我刚刚满30级的时候政府送来了两把刀,他们从此成了我的震本丸之宝——三日月宗近、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也是当时唯一的一把五花太刀。第一次见到三日月的时候我还是个低阶婶婶,为了第一时间见到他向来不熬夜的我第一次熬到了半夜然后将他换为我的近士,顺便去赌刀房赌了把刀才睡下。我至今还记着,三日月当近士后我赌的第一发刀就出了4个小时。那时候我想啊,三日月一定是爱我的,不然像我这么非的婶婶他怎么会给我出4小时的刀呢。现在想想,真的,实在是我太天真了。

  第二天早上爬起来我匆匆忙忙跑到赌刀房: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

  我愣了一下,第二把三日月宗近?虽然是重复的,但是果然还是好开心!

  三日月成了我的近士,我肝刀也更加勤奋了,一天出征70次的频率更是让隔壁家审神望尘莫及。只是她根本没必要,在三日月来之前她家里已经躺了几把4花太刀了,跟我这种非洲人不一样,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在我捂着肝在床上痛的滚来滚去的时候三日月等级已经半百了,那个时候我了解到了鹤丸,一把性格似乎跟我很合得来的刀,但是我并没有他。我去查了资料,出了赌刀公式以外更加了解到5-3、5-4会有一定几率掉落这把刀。顾不上肝痛,我异常兴奋地跑过去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家,大家一起努力升级去五图肝鹤丸。那个时候我似乎是看到了三日月意味深长的笑容,只不过那时候满脑子都是鹤丸根本没去深入思考。

  为了肝鹤丸,我跑访各个前辈寻求经验,在三日月升到99级期间,我还陆陆续续赌到了一期一振、萤丸、萤丸,肝到了源氏兄弟,都是隔壁家审神没有的,我们是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但是她等级现在只有我的一半了,可是……她们家鹤丸成堆了……成堆了……成……堆……了……

  不过没关系!我有三日月!鹤丸不爱我三日月爱我!我这么小破本丸,连个景趣都没买(小判全攒着给鹤丸了)为了回报他,地下100层的奖励,我在拿到御守的第一时间给了他。

  自那以后他更加爱我了……

  真的……

  每次演练跑的比谁都快,就喜欢在大太中间横插一刀,每次赌刀永远都是一个半小时……

  好气啊……

  后来政府推出了极化,我看了眼本丸里的小短刀,默默卸下了他的近士职位,给了前田。对此三日月也乐呵呵地答应了,起初我还有点不好意思什么内番都没给他干,结果成天就看到他抱着茶懒洋洋地坐在我房门口晒太阳……

  算了,他开心就好。

  这么想着,我如往常一般跟着部队一起出征。

  前田是个小天使,在夜战队里他等级最低,因为作为近士有1.5倍的经验所以我才让他做了我的近士。尽管我当时肝的图对他来说有点吃力,经常是带着伤回本丸的,但是他非常努力,同时,他给了我第4把四花太刀——鹤丸国永,不仅如此,他前段时间还在夜战图中带回了萤丸的哥哥——明石国行个懒货。因此,他成了本丸第二个极化的小短刀。

  送走了前田,本丸的给小短刀肝等级计划也暂时停了下来。我又把三日月换成了近士。前几天,政府实装了小乌丸,我兴冲冲地拉着三日月拿着攒的上万材料去赌,然后……



   再一次无可避免的一个半小时……

  一个半小时……

  一个半小时……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