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寻梦(紫薇bg)

我又来发刀子了,其实就是听  越人歌  突然有的灵感,仔细听歌词真的好虐啊



  那一年剑魔从外带回一个跟无剑差不多大的小丫头,叫寻梦。小丫头不善言辞,地垂着眼眸抿着唇抓着衣角俨然一副很紧张的样子,如今想来她似乎总是这个模样。

  寻梦并非继承神兵之名的武器,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在剑冢她也只是负责扫扫落叶做做家务,小丫头不声不响却勤勤恳恳地把剑冢的一切打理地井井有条。

  剑冢的人不多,紫薇软剑练剑的时候常常会看见她拿着竹扫帚在树下轻扫着落叶,她经常会偷偷地看他练剑,眸子里化不开的柔情却在他看过去的时候又慌忙低下头抿着唇乖乖扫地,垂下的发丝遮住了半张脸想要掩盖着什么。

  无剑有时候也会拉着寻梦练剑,寻梦不懂剑术,无剑就一点一点从基础教她,学会了好防身。两个女孩子,相处的很融洽,应该说寻梦跟剑冢每一个人相处的都很融洽。只有紫薇软剑瞅见了会冷嘲热讽地来一句:“蝼蚁再怎么努力在强者面前也不过是无谓的挣扎。”每到这个时候少女总会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又什么都不说,只是望着他的背影一直到很远。

  记忆里寻梦话不多一直都这么乖乖的,很少会去反驳一个人。今生唯一一次固执地跪在剑魔房门前是求着他原谅紫薇软剑。

  紫薇软剑,误伤义士,被视之不详,弃与山谷。

  寻梦在剑魔房前跪了两天两夜,在毫无结果的情况下离开了剑冢。离开前她眉眼弯弯对着无剑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把紫薇软剑带回来,如今想来,这却是众人最后一次见到寻梦,纵使很久以后剑魔逝世无剑一纸书信寄寻梦终也是石沉大海。

  紫薇软剑在蛇腹一呆就是几十年,待回到剑冢一切早已变了模样。

  无剑在他身后惊讶于为什么寻梦没有跟着紫薇软剑一起回来,只有剑魔看着紫薇软剑冷冽的眸子惋惜地叹了口气。

  “寻梦去哪了?”

  “不知道。”

  “她去山谷找你了。”

 “……”

  一瞬间紫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惊愕,冷面的剑客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又很快恢复了往常的模样,却又在第二天毅然决然离开了剑冢。

  紫薇软剑去了那个他无比厌恶的山谷,凭着记忆找到那个山洞,洞里毒蛇盘踞在那边吐着信子。鳞片碾过地上的土渣还带着白色的粉末。

  他认得。从蛇腹出来的时候他的剑鞘丢了,在山洞里他找到了自己的剑鞘,一具白骨缩在山洞里,怀里护着他的剑鞘。起初他还以为是哪个小贼偷了他的剑鞘后来被毒蛇咬死在洞里,软剑挥舞,白骨被劈的粉碎,取回剑鞘他还不忘留下一句“死有余辜。”

  可是哪个小贼会那样死死护着一把剑鞘啊。

  弱小之人终究会败在强者剑下,她却连区区毒蛇都没能赢过。

  山谷阴风阵阵吹起地上的沙尘混合着白色碎片飘向远方,她找了他半辈子,把自己的命都给搭进去了,他却连一个安葬的地方都没能给她。

  风里他似乎是听见了午后竹扫帚扫过树叶沙沙的声音。忽然想起很多年前他在练剑的时候她总会在一旁扫地,低眉顺眼的模样总是让他不屑一顾,可是他怎么没注意到呢,两眼相对的那一刻脸上闪过的一丝慌乱,微微泛红的耳根。

  剑冢兄妹五个人其他四个人任何一人都可以在这山谷自由来去,可是为什么来找他的偏偏是她这个局外人。就凭她的血肉之躯,怎么在这种遍地毒蛇的地方活下来,她不要命了么。当初他若是能像督促无剑练剑那样督促她练剑她是不是多少会比现在强一些,至少不会死在这里?

  恍惚间盘踞在山洞的蛇已成碎尸,被蛇蹭过的墙上露出一行浅浅的字。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人再长不过活百年,可是他们却能活上百年千年,作为剑境基石死后更是能够重新复活,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她不过一届凡人,区区几十年的寿命拿什么去换他的真心,所以她什么都不说,再多的话憋在喉咙里呜咽着化作无言的叹息。那些多少次要脱口而出的话语,为什么他没能注意到呢。

  寻梦在剑冢呆了十几年,十几年里她似乎每天都在做着重复的事情。日复一日的扫落叶,日复一日地洗衣做饭,她做的饭菜普普通通却意外的合他胃口。夏日的夜晚石桌上总是会摆着一壶在井里泡过的酒带来一阵凉意。夜里她的房里总是亮着一盏油灯,第二天缝补好的衣服会带着一丝少女的香气叠的整整齐齐放在房间里。

  现在那个在他无数次练剑的时候拿着扫帚在树下扫落叶的人一如落叶一般,风吹而过,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回到剑冢已是皓月当空,无剑百无聊赖地趴在石桌上戳着青光:“青光你说寻梦为什么还不回来,她是不是在外面……唔……成亲了?”

  “成亲了也不知道回来说一声,太不够义气了!”

  “对了成亲是什么?”

  看起来剑冢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她自己不在了,看剑魔的表情似乎也知道,只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这样也好,若是让她在别人心里留下一个好的结局也不错。紫薇软剑望着无剑,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小丫头片子了,寻梦也是。不经意间无剑已经到了普通人成婚的年纪,而她呢?她却再也没机会戴上凤冠霞帔了。

  房里被褥都是新铺好的,桌面已经积了一层灰,上面放着一幅刺绣,绣的是鸳鸯戏水,银针连着线放在一旁,差一点点就要绣完了,一切都保留着她离开那天的样子,或许那天她还在房里绣花,在得到他被弃于山谷的消息后就放下了手中事就赶去找剑魔了,此后再也没回屋。搁在床头的书里还夹着一幅画,画的是他在练剑时的模样,纸张已经泛黄,它和这间屋子一起长眠在这里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其实紫薇软剑并不介意她看他练剑,她若是愿意放下手中的事在一边光明正大地看都可以。

  “紫薇。”玄铁手里提着一壶酒朝他晃了晃:“一起喝一杯吧。”

  那是一壶从井里捞出来的酒,似乎已经放了有些年头了,酒香混合着青草的香味冰冰凉到心里。

  “寻梦那丫头藏的可真深啊,没想到她藏了那么多酒在井底下,为了找到她的酒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玄铁给紫薇把酒满上:“阿无她没出过剑冢,不懂世事,寻梦的事,你也别太难过。”

  她知晓他夜晚练完剑后喜欢小酌一杯,悄悄地在井底埋了那么多酒,谁也没告诉,人一走这么多年,从此这井底的酒便一直长埋于此一直到了至今。

  看起来不止他一个人知道她已经不在了。

  晚风微凉,进人心里,吹的树叶沙沙作响,恍惚间似乎又有人抱着一坛酒归来,低垂着眉眼坐在石桌边,一声不响地替他把杯中酒满上。

  并不是,非她不可,但若是她,也不是不可以。山谷幽幽,他曾以为独自在蛇腹呆了那么多年,却不想外面她抱着他的剑鞘在洞口后半辈子一直守着他。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寻梦,寻梦,不愧是寻梦,真是个好名字,只得在梦中寻你的身影。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