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求功,不求名,只求一个真心

梦间集||紫薇软剑乙女 无言

OOC

有私设

小学文笔

前篇

十六、绿竹·苏妍雪

  月光透过薄雾,洒在万寿殿前的广场上,绿竹棒站在阴影中看不清表情。现在正是深夜,在来万寿殿的路上,他看见苏妍雪与归一坐在林间聊得似乎很开心,少女还义正言辞地说着什么一顿饭是休想把她拐去重阳宫当压寨夫人什么的惹得归一一阵脸红。

  归一不在,其他弟子又在休息,眼下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他的计划。

  那日万寿殿内突然爆发出的杀气虽说归一已经给出了合理的解释但是绿竹棒依然深信着那股莫名的杀气是由接触了天火的苏妍雪发出的。天火能预知未来,能使人力量瞬间增强,的同时也会使人陷入癫狂,但在这样的力量与能一窥未来的魅力面前,即使是他……

  绿竹棒不知道,此刻他背后悄咪咪摸过来的少女盯着他陷入思索的背影眼里绽放出异样的光彩,随后带着邪恶的笑容伸出手……

  “绿竹!!!!!!”

  !!!

  空气突然凝固,做贼心虚的某人眼里闪过一丝杀意阴沉的回过头,却在看到苏妍雪的一刹那愣了三秒才缓过来。

  “绿竹,你大半夜不睡觉跑这里来做什么?”

  苏妍雪不知道,就在刚才一秒如果出现在这里的是其他人,那那个人已经消失了。

  “你才是,明明身体还没恢复晚上还不好好休息在这里乱跑什么。”说着绿竹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悦的表情。

  “别给我转移话题,我知道你有,快点拿出来。”苏妍雪冲着绿竹棒挤了挤眼睛。

  “我……”绿竹棒思索了一下:“我真没拿!”一脸无辜JPG.

  “拿什么?你把叫花鸡落厨房了?”

  “……”突然觉的自己先前想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的绿竹棒感到智商收到了侮辱,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认为一个吃货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

  “难道……我们说的不是同一个东西?”看着绿竹棒的表情苏妍雪小心翼翼地问。

  “其实……我叫花鸡真的落厨房里了,我就是在去的路上。”绿竹棒庆幸着自己确实有做叫花鸡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重阳宫一向简衣缩食,没有吃夜宵的习惯,我们这样偷偷溜厨房去不要被他们晚上巡查的弟子发现了。”

  “好!”很容易就信了。

  看着苏妍雪那信以为真的模样绿竹棒在心里偷偷松了口气,可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是,苏妍雪究竟是如何在他高度警惕的时候偷偷摸到他身后还不被他发现的呢。

……

  【归一道长,不知有句话该不该说。】

  【苏姑娘但说无妨。】

  【我与阁下虽然只是初次见面,相处时间不过这么几天,但是依我浅薄的见解,阁下的道应该不仅仅局限于全真吧。】

  【苏姑娘此话怎讲?】

  【我是说,全真的你的道,但是你的道却不仅仅是全真。男儿志在四方,全真教有众多弟子,你也常常鼓励他们下山历练,而这些下山历练的弟子中又是有不少还俗之人他们依旧秉承着全真的作风结伴红尘四处行侠仗义成为一段佳话。同为心怀一腔热血的男儿,他们活的潇潇洒洒,而你呢?身为全真教的掌教,你必须坐镇在这里,在这里你确实可以教会很多人,让很多人大彻大悟,这是你的功劳却也是你的囚笼,因为你必须镇守在这终南山。当然这些仅仅的我个人见解,归一道长若是觉的我说的哪里不对我咽回去,但是如果你觉的我说的有那么点道理,将来你要是有兴趣,可以来剑冢找我,我在那边等你。】

  月色朦胧,苏妍雪跟着绿竹棒蹲在重阳宫厨房的墙后一人一个鸡腿吃的乐呵,另一边在少女房前的树上躺了许久还不见苏妍雪回来的紫薇软剑扔掉了酒杯起身从树上跳下朝着厨房走去,归一在自己屋后的空地上练着剑一直到了天亮。

  这样的日子,究竟还能持续多久呢?

  想到这里苏妍雪眯了眯眼睛,后颈一缩。

  “哪来的冷气?我该回去睡觉了!”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