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梦间集||紫薇软剑乙女 无言

OOC

有私设

小学文笔

前篇

十三、无剑·苏妍雪

  苏妍雪看着站在她房门的紫薇软剑,她现在觉的自己可能是睡懵了,居然会有一种紫薇软剑站在自己房门口发愣的错觉。伸出手,“啪”地一声使劲拍在脸上,苏妍雪揉了揉自己的脸,努力地变换着自己的表情,让自己的面部表情看起来自然点,同时也让自己清醒些。

  “紫薇……QAQ”

  听到苏妍雪喊他紫薇软剑忽然反应过来,看着苏妍雪哪张被揉成猪头的脸冷冷开口道:“我看你是睡傻了……”说罢他转身就离开了少女的房间。

  “……”刚刚居然会以为紫薇软剑在发呆肯定是错觉。

  目送着紫薇软剑离开,苏妍雪脸上的表情渐渐归于虚无,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支着身子少女从床上走了下来,屋外阳光正好,透过窗子洒在桌子的一角,桌上摆放着的红布异常地显眼。

  红布包裹着的是一个镯子,很普通的镯子,甚至可以说品相都不算特别好,特别的是镯子里面却有着一丝红线。放到阳光下,苏妍雪眯起眼睛细细的打量着里面的红线,却意外地在镯子上看到了一丝裂缝,忽然一切明了——里面的那一丝不是红线,是血。

  【紫薇你赔我镯子!谁允许你走了,我无剑今个儿就在这,你哪都别想去!】

  【紫薇你下次出门的时候带上我好不好?我也想去外面看看,听说外面有青山,有绿水,想跟你一起去看看。】

  【紫薇你是不是又偷溜出去了,我闻到你身上的酒味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剑了!】

  【紫薇软剑,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我绝对不要喜欢你。】

  玉是需要人养的,而这镯子显然一直被人护在心坎里养的很好,温润有光泽。即使是这样,苏妍雪却也不由得感到恶心,莫名其妙地,再种种声音钻入脑海的那一刻,手里的那块玉便从让她感到反胃,不仅仅是心里的,连身体本能都在抗拒着触碰那块玉镯。

  清脆的声音让少女忽然清醒了起来,那是玉镯摔碎的声音。

  愣了片刻,苏妍雪果断地蹲下来去拾那玉镯的碎片。光着脚,低着头,在地上摸索着害怕漏掉一块碎片。她不是故意摔碎的,她只是本能地想要远离那块玉镯,那块继承着紫薇软剑浓浓思念的镯子,不是给她的。

  房门就这么被拉开,黑色的鞋子进入少女的视线,苏妍雪抬起头,紫薇软剑端着碗站在她跟前,脸上有些愠怒,似乎是很不满她此刻的行为。

  “紫薇……”就像是小时候做坏事被大人发现了一样,苏妍雪猛地站起来低着头紧闭着眼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你的镯子摔碎的,我真的……只是拿起来看看……”

  “谁允许你下床的。”

  “诶?”

  盛着粥的碗放在了桌子上,紫薇软剑走过来,如同拎小鸡一般把苏妍雪按回床上,一碗粥被塞到手里,温度刚刚好,不烫手。少女拿着勺子麻木地搅了搅塞进嘴里,甜的。

  那不是绿竹的手艺,而是属于紫薇软剑的甜味。只是……

  “紫薇,你喝粥都没有配菜的习惯么?”将粥喝干净,苏妍雪将碗还给紫薇软剑试探的问了一句,换来的是紫薇软剑的一个白眼。

  “你是睡傻了连自己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了么。”说罢紫薇软剑便拿着碗离开,走出房门的那一刻,他的眼眸微微往房内瞟了一眼,那个碎掉的镯子已经被他处理掉了,但是,他从来没有说过,那镯子是他的。

  屋内,苏妍雪望着自己的房门被缓缓关上,原本充满焦距的眼睛再次开始涣散。她看向自己床头,花瓶里插着一束花,似乎是昙花?伸出手,在花瓶前停驻,接着驱动内力,一瞬间,花瓶在指尖炸地粉碎,昙花就这么掉在了地上,水撒了一地,这就是无剑的力量?

  忽然就觉的很累,躺进被窝,闭上眼睛不愿再去多想些什么。

……

  紫薇软剑口中那个喜欢喝粥加白糖的人,不是她。





糟心事儿太多了,下章把幽谷放出来,明天趁着周六不知道能不能把老叶的生贺提前肝出来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