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解语花bg】戏子无情

玻璃渣
小学文笔
人物严重崩坏
ooc
ooc
ooc

  你在外面捡回来一个男人。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当时你也没多想,全当是积善积德,从没想过之后会跟他发生那么多事。男人伤的很重,据医生说差一点就翘辫子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啥都不记得了。
  “所以说你今天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下班后你来到医院,放下包坐在他床边上顺手拿起一个苹果就削起皮来。
  “嗯,”男人想了想,说到“我想我以前应该是个唱戏的。”说着,男人坐在床上比划着就给你来了一段京剧,唱完他又歪着头说:“好像我又很久没唱了。”
  “是吗。”你削完苹果就顺手往嘴里塞,本以为你是给他削苹果的男人手伸在半空中愣了一下,尴尬地把手缩回去。看了他的举动你晃着脑袋道:“想吃苹果自己削,还想让本小姐给你削苹果,美的你。”
  “我是病号。”他一脸委屈。
  “是啊,花着我的钱一个人住在一间病房里,吃着我买的饭,穿着我买的衣服还要我给你这个病号削苹果。”你咔咋咔咋把苹果吃掉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医院里的菜不好吃。”他继续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知足吧!要求那么多!信不信我把你卖到日本牛郎店!像你这样的应该不少人会点你。”跟男友刚分手没多久,你心情不好,不然也不会无所事事下班后跑医院来。
  “反正都是被人买,不然你买我好了,我可以给你唱小曲儿,还能跳花鼓戏。”
  “滚吧!我才不要你呢!赶快把以前的事情想起来然后还我钱!”你装作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消磨着无聊的时光。
  男人不仅健谈而且长的十分好看,雪白的皮肤,脸上没有一个痘印,柔媚的眼睛似乎在勾你的魂,欧,虽然你是个女的,但是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嫉妒他的相貌。
  问:一个看似柔弱的帅比躺你面前,你怎么办?
  答:上他。
   当然,你不会这么做,刚刚跟男友分手没多久,一时间你对周围的人一个都提不起兴趣,上班也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下班后你一如既往去医院陪男人,偶然间一看到了一个秃头带着几个人从他病房里走出来,你问他,那是你朋友吗?
  他笑着跟你说:“走错门了。”
  你信了,毕竟像他那样毫无攻击力只会跟你耍耍嘴皮子自己没事打打俄罗斯方块,哼小曲跳花鼓戏的人怎么会跟那种看似黑社会的人有关系呢。
  随着你生活慢慢走上正轨,走出失恋的阴影的时候男人告诉你他想起自己名字了,叫西府海棠,“解语花”。
  然后他就出院了,死皮赖脸地住进了你家。
   “我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钱也没还你,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当然,你没有反对,两个人住总比一个人孤零零的好。每天,一个大早就能听见解语花在门外吊嗓子,你气冲冲地爬起来开门一枕头砸过去,他笑着接住,说“我好好练练嗓子给你唱小曲儿。”
  回应他的,是你充满起床气的那句:“滚!老子要睡觉!”
  9点,你准时起床,拎着他去吃早饭,吃完早饭你上班,他回家呆着。中午,你刚刚准备把泡面塞嘴里就接到了他电话。
  “xx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没午饭吃。”
  “自己做。”
  “不会。”
  “买!”
  “没钱。”
  “……西巴!”
  你气冲冲地开车回家接了人去下馆子,然后把人丢回家继续上班。
  回到公司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虽然是自家来的公司,而且你迟早要接手,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吃个午饭两点半才回来。作为领导,你要以身作则,所以,在你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已经走到哪就把解语花带到哪了……
  你工作的时候他也不会打扰你,就静静地坐在边上玩着俄罗斯方块,你去跟人谈生意,他就在车上坐着等你,你逛街他就帮你拎包,你买衣服他就给你一件件挑,你回家趟沙发上打盹儿,他就把你抱怀里……
  你员工说:我上司什么都好,就是包养了男人。
  你爸妈以为你还没走出失恋的阴影,各种给你找对象,不要总是去包养小白脸,可是你比来比去还是解语花最好。
  同居两个月,不顾爸妈的反对你们宣告正式交往。
  知道解语花喜欢粉色,你给他买粉色系的衣服,知道他半夜会做噩梦,会失眠,你抱着枕头跟他一起睡,半夜他做噩梦的时候紧紧地抱住他。很多人都说你们不合适,不少人打电话来劝你,可是你谁的话都不听,约会的时候手机静音,谁的电话都不接,他说想出去看看,你请了长假带着他到处跑,从北京跑到杭州,到上海,去广西,跟着他,你一路玩的很开心,从没有想过以后,直到有一天,有人拿着枪指着你的太阳穴拎着你走到他面前。
  “花儿爷,你的女人在我手里,我们找了你好久,原来你躲这儿潇洒去了。”
  他说,他以前可能是唱戏的,你笑着每当一回事。人说戏子无情,你根本没往心里去。你当初给他穿粉红色说他娘,他无奈的说他很厉害的,可以保护你,你不信,可是直到你看到他放倒那群绑架你的人,才明白。可能他很早就恢复记忆了,一直装作被你包养的样子只是为了躲那些追杀他的人,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失忆,一直一来都是装的,包括跟你在一起这件事。
  “解语花,也不是你的本名对么。”你僵硬地动了动身子,想找个合适的表情,轻松的语气说话,可是你很怕,怕的不得了,差一点点你就没命了。身子控制不住地发抖。“回家的路,你还记得么?我就不送了。”你面无表情地转过身,跌跌撞撞地往回走。这一次他站在原地,没有追过来,跟往常笑眯眯的样子不同,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回家之后你发烧了,烧的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你梦见了男装店里他把粉红色衣服穿的别有一番风味,接着画风一转,你躺在家里的院子里晒太阳,他在树下给你唱京剧,咿咿呀呀的,刚开始你一句都听不懂,后来你也能跟着他唱上个一两句……
  梦醒了,你下意识地摸向床的另一边,空的,什么也没有……

谢谢你看到这里
刀片什么的全部甩过来吧!

评论(4)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