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鹤婶】最终我们等到的不是结婚系统

  晴子到底有多宠鹤丸?鹤丸国永来到本丸6年,从来没干过一次内番!就是这么任性!为什么?很简单,因为晴子喜欢他啊,整个本丸都知道,晴子一直喜欢着鹤丸,而鹤丸也同时喜欢着晴子,这么多年,小情侣感情从来没出过问题,本丸所有的刀剑男们几乎都在想着,要是哪天政府出了结婚系统,大概他俩会是第一对冲去领证的情侣。
  12岁那年,晴子因为灵力出众被政府选去当了审神者。一当便是8年,八年里,晴子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慢慢长大,变得成熟。的
  最终,战争在晴子20岁那年冬天终于结束了,溯行军被消灭,政府终于取得了胜利。就是所有人在为这场
战争的结束而欢呼的时候政府的最新政策,所有刀剑男们全部强制灰灰本体,审神者回到现世生活。
  晴子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她拼了命地跑向身体变得透明鹤丸,就在她的手即将接触到鹤丸指尖的那一刹那鹤丸消失了,那把历史悠久的刀掉落在地上,普通铁棍狠狠地敲在晴子的心头,把她敲懵了。那天之后,她抱着鹤丸不吃不喝蜷缩在本丸睡了两天两夜,最后还是回到了现世。
  晴子不是没想过他们的以后,只是从来想过等来的是这个结局。12岁那年跨入这个世界,8年里,她在这个世界只学会了上战场杀敌,回到现世,她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做不了。
  三年后……
  响应政府的再次号召,据说是溯行军又一次地出现在了这个世界,晴子再次回到了本丸。
  回到本丸,晴子把所有回归本体的刀全部唤醒,本丸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鹤丸!”三年不见,见到昔日的恋人晴子一下子就扑进了白色付丧神的怀里“我好想你!”说着,眼眶一热,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好久不见!”鹤丸紧紧地抱住晴子,引得周围投来一连串嫉妒的视线。
  “鹤丸殿好狡猾!婶婶我也要抱抱~”
  “哈哈哈哈,小姑娘好久不见,不给老爷子个爱的拥抱吗?”
  “主殿,弟弟们也想要和您拥抱。”
  “主上,好久不见,小狐很想念您,能否给小狐一个拥抱?”
  ……
  “额……”狐之助看着一群热情的刀剑男们已经彻底把它忘了有些无措,跑到晴子身边,“审神者大人,这是政府发下来的审神者公约,请签名。”
  “哦哦,好嘞!”晴子拿着那张审神者公约细细的看着,为了防止身边一群刀剑男们挤着要看,她还特地读了出来。“……第三十四条,审神者们不允许与自己的刀剑男们发生除正常主仆以外的关系,例如恋爱。”
  读到这一条,一瞬间,整个本丸里所有的人脸色都变了。
看到大家惊愕的表情,狐之助解释道: “是的,这次政府招大家回来就是有不少审神者们因为之前犯了这一条被列入了溯行军行列。”
  “也就是说,以后我们要的敌人里说不定还有以前一起战斗的同伴?”晴子握着笔的手有些颤抖。
  “是的,因为她们违反了政府的规定,刀剑男与女人们结合,孩子生下来一瞬间会吸干母亲所有的灵力,所以这也是为审神者们着想。”
  “……”
  “审神者大人请快签下名字吧。”见晴子没有动,狐之助提醒道。
  “哦,抱歉。”晴子动了动自己僵住的手腕,抬起手刚想去签名鹤丸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力道很大,让晴子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政府这么残忍真是吓到我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为了战争做出贡献的人,就这么让他们去死?”
  “是的,毕竟这个世界的存在就是个秘密,为了保密我们必须不择手段。杀掉违反规定的审神者,若是刀剑男们反抗那就一起折掉。”
  “……知道了。”晴子听了狐之助的话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保护大家是我的义务。”说着,缓缓伸出手,一笔一划在审神者公约上签下自己名字。

  『我最喜欢鹤丸了!』

  『鹤丸,长大之后我要当你的妻子!』

  『晴子,最最最最喜欢鹤丸了!』

  『鹤丸~晚点等我成年了,我就娶你吧。』

  『待我长发及腰,鹤丸嫁我可好?』

  『鹤丸!我喜欢你!』

……

  【鹤丸,对不起,签下这个名字,以后我们就再也不是情侣了。】
  晴子明白,这公约,她不得不签。若是不签那便是与政府为敌,若想在这个世界谋求一片安稳那就必须听从政府的指挥。她先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是他们的主上再是鹤丸的情侣,孰轻孰重晴子分的清。若是与政府为敌,他们就不得不过上逃亡的日子,碎掉的刀再也不能被修复,这个赌注太大,她赌不起。
  “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么胆小的人,只是逃亡而已,大家都会保护你的,为什么要签名!”事后,一直恩爱的小情侣第一次闹矛盾了。
  “不是胆小!不签名是要负责的!我不能因为我的任性耽误了大家!不想因为大家因为我受伤!”
……
  冷战,眼下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鹤丸跟晴子彻底陷入了冷战。
  “婶婶,不跟鹤丸殿和好吗?”冷战后的第三天,秋田藤四郎陪着晴子坐在本丸外面晒太阳。
  “够了,我累了,不想再跟他吵了,想必他应该对我很失望吧。”说着,晴子仰起头扯出一抹自嘲的笑容“我把刀帐放在了平时办公的桌子上,有谁对我很失望的话可以带着自己的名字离开。”
另一边:
  “鹤丸殿你真的要离开主殿吗?”本来准备去找弟弟,但是一期一振却偶然在本丸的走廊上碰见了拿着自己名字的鹤丸。
  “是的,我准备走了,被我这个决定吓到了吗?”鹤丸拿着自己名字冲着一期一振挥挥。
  “你这样主殿会很伤心的。”
  “大丈夫,我很快就会回来的。”鹤丸看了眼自己的名字,把视线投向了远方,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挥挥手“我走啦!拜拜!”说着,鹤丸转身离开本丸,再也没有回头……
  『待我长发及腰,鹤丸嫁我可好?』

  『我嫁你?那可真是吓到我了,就你这小身板还想娶我?』
 
  『废话那么多干嘛,就五个字,嫁,还是不嫁!』

  『嫁!』

……

  “已经一周了,自从鹤丸殿走了之后婶婶背后的黑烟好像再也没有消失过,好恐怖啊……”五虎退抱着小老虎看着晴子回房的背影弱弱地跟乱抱怨。
短刀们因为夜视能力好,所以每天晚上晴子都会安排人守夜,今天正好轮到五虎退他们。虽然平时晴子都会在本丸外设置结界,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晚上要有人守夜比较安全。
  已经是深夜了,与往常一样晴子最后一次统计好材料,然后回房睡觉。她刚把衣服脱到一半,忽然就感觉到有人闯入了她的结界里。
  晴子赶紧穿好衣服拉开房门冲出去,却只见短刀们自己把刀架在了来人的脖子上。来的人是鹤丸,一周不见,他衣服被弄得很脏,头发也乱了,看起来有些狼狈,虽然他本人好像并不这么认为。
  “你已经不是我的刀了。”看着鹤丸那张一脸期待的样子,晴子闭上眼睛,不想去看他。
  “没关系,不是你的刀我也能来找你嘛,反正我没主人。”
  “不怕我把你折断么?”
  “怕什么?我可是99级的四花太刀,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折断。”鹤丸一脸自豪。
  “我这里的刀都是99级,人也比你多,一把四花太刀又怎么样。”晴子见鹤丸似乎毫无他能升到99级多亏她肝地勤快的自觉顿时有些不爽。
  “哎呀哎呀别生气嘛,我错了还不行,我这次来找你可是有正事的!”见晴子已经不想理他了,鹤丸果断承认错误。
  “什么事?”
  到底还是自己喜欢的人,一承认错误晴子马上就心软了,让五虎退他们放开鹤丸,就只见鹤丸一个健步冲过来,从背后掏出一束玫瑰花。
  “我看你们那边好像都是用这花来求婚的,虽然没有戒指,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嫁给我。”说着身为老流氓团中一员的鹤丸姥爷难得脸色泛起了不自然的红晕。
  “鹤丸……公约……”晴子捂住半张脸,就露出个眼睛,不想让鹤丸看到她此时已经激动地快哭出来了。
  “我已经不是你的刀了,可以在一起了,那么你愿意嫁给我吗?”白色付丧神莞尔一笑,举着玫瑰再次凑近了点。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