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梦间集||紫薇软剑乙女 无言

OOC

有私设

小学文笔

前篇

十二、缝隙

  万寿殿内门窗紧闭,苏妍雪正坐在归一面前,而紫薇软剑则是抱着剑靠在门上,为了不扰乱苏妍雪的心神其余人全部被关在门外。

  屋内,苏妍雪闭着眼,按归一所说抛去一切杂念,万事万物通通在脑海中淡去,曾经刻在心里那摸最在乎的身影也渐行渐远,此刻,她只是苏妍雪。

  伸出手,指尖触碰到天火的一瞬间,冰蓝色的火焰蔓延至全身,燥热,痛苦。接着苏妍雪的脸上露出了无比惊恐的表情,浑身颤抖着,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无论归一在一旁说什么她都听不到。那蓝色的火焰仿佛要吞噬掉少女一般迅速扩大,眼看苏妍雪就要整个人都有被火焰包围紫薇软剑果断冲过来一掌拍在少女背后,接着毫无防备苏妍雪猛地向前一个踉跄,天火从手中甩出,立马被归一收回木盒内以免它继续扩散。苏妍雪背对着紫薇软剑,他看不见少女的表情,只是觉的她的背影莫名地落寞。接着,少女缓缓转过身来,抬起眼眸,那不带任何感情的黑色瞳孔里倒映着他的白发,只是在跟他对视的一瞬间,杀气暴涨,仿佛是堆积了多少年的怨恨一并爆发一般,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指尖无形的剑气划破空气刺向他的脖颈。

  没有防备,没有预兆,在他感觉到少女的杀气的瞬间剑气已经抵着他的脖颈了,距离太近连拔剑的时间都没有,这就是,无剑从未施展过的力量。她并不是本可以成为他希望中的样子而是她一开始就是他希望中的样子,只是少女收敛了戾气如同一个普通女孩的样子呆在他身边,当她第一次粗暴地肆意使用自己的力量,对象确是他自己,可笑么?

  不,是他活该。

  紫薇软剑看着少女浑浊的黑眸里充斥着化不开的怨恨,可是这剑气却只是抵着他的脖子没有再靠近半分,浓浓的杀意入骨冰凉少女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仿佛在犹豫着。紫薇软剑自然不会放过这机会,当他决定拔出软剑的那一刹那苏妍雪却直直的倒下了,表情痛苦着倒在了他的怀里。

  门外守着的众人感觉到杀气,不顾天罡的阻拦通通闯了进来,冲在最前面的绿竹棒看着紫薇软剑抱着一脸痛苦的苏妍雪试探着问道:“刚刚的杀气……是阿雪放出来的?”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说罢,紫薇软剑抱起苏妍雪就往外走去,站在门口的倚天拦住他:

  “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阿雪会爆发出如此阴冷的杀气。”

  “……”站在门口,紫薇软剑瞥了倚天一眼,继续往回走,留下一句话也不管众人会不会信。

  “不是她的杀气。”

  整个队伍里除了苏妍雪以外说实在的紫薇软剑从没有信过任何人,他自然不会轻易地将苏妍雪的事情暴露出去。而归一将一切看在眼里,紫薇软剑不愿将万寿殿内的事情说出去定是为了保护苏妍雪,没能从紫薇软剑那边问到答案的众人到他面前询问也是很正常,目前对苏妍雪的身体状况尚不明确,他能做的也只是替紫薇软剑把谎圆过去。

  苏妍雪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被悬空吊在一把巨大的石剑上,脚下是破碎的剑,天上散不开的乌云仿佛随时都会下雨。这是她常常梦见的剑冢,是她明明从没去过却莫名熟悉的剑冢。剑冢无人,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被吊在这里的,却莫名的很清楚是谁把她绑在这里的。

  紫薇软剑。

  很熟悉。

  就是那个她相信的,依赖的,甚至有些喜欢的紫薇软剑打上了她,然后把她绑在这里。

  “你若是真的继承了五剑之境的力量,继承了无剑这个名字,你自己也能下来。”

  苏妍雪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吊在这里多久了,太阳升起又落下,不知轮转了多少次,梦里不会痛,可是这伤口却仿佛是真的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很痛,很痛。她是生在现代的女孩子,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哭过,叫过,喊过,喉咙已经嘶哑地说不出话,每一声呼唤都会因为扯到伤口而疼痛不已,每一次呼吸喉咙都好像再烧灼。苏妍雪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是身上的伤口抽痛着告诉她自己还活着,衣服上的血渍早已干掉散发着腥臭味,引来了小虫子在耳边嗡嗡嗡地叫唤着。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蝉在叫,人坏掉。

  可以说非常适合形容此刻的苏妍雪了。

  剑冢没有其他人,她不奢望着会有人救自己,她若是真的想活下去……

  继承五剑之境的力量……

  继承无剑之名……

  沾满血渍的绳子被剑气震断,一瞬间少女死死地抓住了身旁巨剑的剑身,开始往下滑。能出现在剑冢的剑自然锋利无比,即使经历了多少年的日晒雨淋风吹雨打开始风化失去了当年的光泽,它也依然是把武器,是一把沾过血的剑。十指连心,剑身在手中划过,从高处落下只不过是一眨眼,就算有缓冲却也不过那几秒,但是这对苏妍雪来说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仿佛从地狱中爬回来了一般……

   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过了好久才爬起来,看着自己的手,跪在原地哭了好久好久,偌大的剑冢只是回响着少女的哭声,没有眼泪,只有嘶哑的干嚎。她以为自己会死掉,她以为自己的手指会一根一根全部掉下来,可是她没有,她的手指还好端端地长在那儿,她还活着,她没有死掉……

……

  她只是受了惊吓,并没有大碍,休息一下就好。对于昏迷在床上睡地非常不安稳一直喊着救命的少女,这是金铃索诊断后的结果。

  紫薇软剑已经守着少女两天了,只是稍微离开一下,再回来的时候少女已经醒了,她呆呆的坐在床上,对于他推门进来也毫无反应。

  “醒了。”

  清冷的话语打破了屋内的平静。

  坐在床上的少女似乎有了反应,缓缓地抬起头,却没有看他,眼睛依然睁得很大却没有焦距,许久,惨白的唇微微颤抖:

  “滚。”




谢谢你看到这里。


我这个月更了两章快来夸我x

如果我明天能把作业写完说不定后天还能码字√

话说仙剑的歌真适合我给紫薇发刀子,比梦间集自己的主题曲还适合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