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梦间集||紫薇软剑乙女 无言

OOC

有私设

有bug

前篇

二十一、五个人的时候

  倚天屠龙打探后带回来情报,穿过前方的绝情谷就是剑冢了,目的地就在前方可是圣火却提出了要离队的想法。

  白虹飞鸽传书,明教附近出现了大片魍魉,作为明教圣物,他需要回去主持大局。

  从古墓到昆仑,说远也不是特别远,只不过先前为了给苏妍雪疗伤又碰上重阳宫的邀请绕了远路耽误了不少时间。

  “既然明教有难我也不留你了,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等一切都结束了有机会咱们剑冢再叙。”

  “一言为定,不过,小花猫……”圣火的异瞳里倒映出少女的面容,“临行前不给我一个离别的拥抱吗?”

  “好。”苏妍雪大大方方就答应了,她走上前,抱住圣火,在萧瑟的秋风中圣火令的怀抱很温暖,少女踮起脚尖,唇贴着他的耳畔一开一合:

  “你若是回去的时候碰上灵蛇,麻烦替我给他带句话,就说若是想知道无剑的秘密就来剑冢找我,我会在绝情谷呆上一个月。”

  圣火令还想说些什么苏妍雪已经同他擦身而过,神色一如往常平淡,宛如什么都没有发生。圣火令难得沉默了,他们一路昆仑下山,从桃花岛到现在的古墓,相识的时机也不算短了,而是这样的苏妍雪他也是第一次见。

  圣火走了,苏妍雪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眨巴眨巴眼睛没有说话,说没有遗憾没有舍不得是不可能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只是现在她要关心的不是这个。伸出手,拍了拍脸,深吸一口气,扬起笑容,转过身面对众人:

  “我们走吧!想着绝情谷出发!”

  现在的首要目标是要治好绿竹。

  从古墓到绝情谷这段路并不好走,中途没有村子,没有客栈,连个喝水的茶铺子都没有,接下来的几天都得风餐露宿。虽然听起来很苦,其实习惯了以后也就那样。客栈有客栈的方便,野外有野外的美景。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客栈的灯火,这林中的秋夜才会显得难得的安谧。

  “紫薇你要不要睡一会。”苏妍雪背靠着树问道。

  “不需要。”预料中的回答。

  在苏妍雪印象里,紫薇软剑似乎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从冰火岛的初遇开始他就一直守着她,好像从来没有好好休息过。这一路做过多少次噩梦,哪次醒来他不在的?有时候孤独地坐在那边小酌一杯,又是一个人在月下练剑,只是从没见他休息过。

  可能是以前梁静茹的勇气听多了,胆子也肥了,伸出手,苏妍雪掰过紫薇软剑的脑袋就按在自己腿上“让你睡就睡,这里有我呢!”

  紫薇软剑下意识就要拔剑,可是他伸出手首先碰到的是少女的手指,接着他们两手相扣,苏妍雪另一只手抚上他的双眼遮住了他的视线。

  “你睡吧,我在呢,我守着你。”

  说起来这是紫薇软剑第一次和无剑这么亲近,自无剑冰火岛复活之后他们关系似乎缓和了不少。当然其中也包括他对她的内疚。

  以前五个人的时候,于无剑关系最好的是木剑,剑冢唯一的女孩子,木剑自然是宠着。而后是玄铁,在他批评她的时候玄铁总会以各种理由为她开脱。

  “阿无还小嘛。”

  “阿无是女孩子嘛。”

   “紫薇你太严格了,阿无已经有进步了。”

……

  玄铁每次上街好像都会给她带东西回来,除去那些稀奇古怪的特产以外还有什么话本子糕点之类的。每次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无剑都会一大早守在剑冢门口等着他接他回来。

  再者就是青光。身为五人中辈分最高的一位闲暇时间居然用来跟一个小丫头片子斗嘴,重点是还说不过她。

  这么说起来他好像也没少怼过无剑。可是究竟是为什么,这小丫头片子偏偏就喜欢上了与她关系最差的自己呢?身为最接近主人的她不应该有如此弱点,她不能被感情所迷惑,“爱情”这种东西她不需要。她究竟是怎么会冒出这种荒唐的想法的呢?哦,好像是从玄铁给的话本子里看到的。再后来怎么着了?等他赶到无剑房里的时候那些话本子都被木剑失手拿去生火了。

  冬天来了……

  那年冬天特别寒冷,因为主人走了。木剑在主人墓前跪了很久,然后离开了剑冢。不过多久时间崩离,魍魉横行——他取出了基石的力量。而后青光、玄铁也陆续走了。无剑还是一如既往地没用。倒是木剑的提议可以值得一试。这个剑冢已经没待下去的必要了。

  没有经历过被抛弃的绝望,没用从死亡中涅槃,如何能明白力量的重要。无剑就是一直被人护着所以才会如此弱小。

  “你若是真的继承了五剑之境的力量,继承了无剑这个名字,你自己也能下来。”

  这么说着,紫薇软剑离开了剑冢,再次见到无剑的时候是在襄阳。她看起来不过去成熟了很多,剑术也精进了不少,不愧的最接近主人的人。只不过她依然抱着那样天真的想法护着那两个小孩。还不够,现在的她还不够。

  待到襄阳沦陷,独自一人冲进乱军杀光所有人的她,为什么冲着他露出了那样厌恶的眼神呢?

  ……

  “紫薇软剑,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我绝对不会再喜欢你。”

  结局不应该是这样,这辈子死在他剑下的人很多,亡魂无数,可无剑,她是紫薇软剑这辈子唯一一个不希望他死的人,也是一个信誓旦旦地地说着喜欢他的人。最终,还是离他而去了。

  “呵。”

  指尖微动,掌心已经不再温暖,猛地睁开眼,身上海披着少女的外套,可是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

  天亮了。

  他似乎睡了很久,久到连无剑什么时候离开的都没发现。

  提着剑一路冲出树林,外面的阳光正好,苏妍雪独自一人在空地练剑。脸上淡漠的表情与过去的无剑如出一辙,可是这一招一式却于过去的自己截然不同。

  “紫薇,你醒啦!”见到紫薇软剑站在旁边,苏妍雪收起剑仰起脸,带着明亮的笑容看着他。

  “无剑。”紫薇软剑开口。

  笑容忽然戛然而止。

……

  紫薇软剑不知道,在那黑夜里他没能看见苏妍雪的脸上没有一点笑容,眼里有着散不开的浓墨。对他所有的温柔都是源于本能,并非是自我的意识。

  【这一次我不会再被感情所迷惑。】

  一如当初在重阳宫说过的话,苏妍雪松开握着紫薇软剑的手,把手搭在自己身边的剑上,盯着紫薇软剑的睡颜看了很久,无言的叹了口气脱下自己外套轻轻披在他身上而后离开。

  无剑无招,过去的无剑就是太过拘泥于一个剑形导致剑术没能有太大的突破,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月色正好,苏妍雪闭上眼运起内力无数的武器略过脑海一一变幻。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