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生贺】郎骑竹马来

文州x我

严重ooc


  “我有女朋友了。”

  电脑屏幕里文州笑的那么温柔,我面目表情地坐在电脑前,嘴里叼着的百奇被我“咯嘣”咬断,残渣在了键盘上最后滚落到地上,就像我的心忽然被什么撞击了一下,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文州他们家从小就住我家对面,他对我而言,可以说不折不扣算是我的小竹马了。但是他除了是我小竹马以外,还是特别典型的那种别人家孩子。我在家里算是最小的,上面有两个堂哥一个表哥一个表姐,所以说我不管到哪边都是最受宠的一个,而这也就造就了我这个典型的熊孩子的性子。

  翻墙逃课打架我通通都做过,小时候不懂事,在学校到处惹事,每到这个时候老师总会拿低我两届的文州跟我做对比……

  “今年三好学生又是喻文州,你呢?今年又挂了几个红灯笼?”

  诸如此类的话我听过太多太多,但这根本不能影响我跟文州的关系,虽然他小时候被我欺负哭了好几次,为此他妈妈还给他报过跆拳道的兴趣班……当然这些都是陈年往事,年纪大了,懂事了我也不会那么莽撞了,秉承着文州比我小两岁,是我的弟弟我应该照顾他的想法再也没有欺负过他……

  撑死了就是趁他没事的时候帮我罚抄单词……

  闲来无事的时候我们会一起玩荣耀,他玩的术士,我玩的牧师,竞技场都是他带我一路上风,可是后来我进入高三后一直忙于学习当初让我翘课玩游戏的荣耀最终也被我荒废了。

  我大学考去了G市,大学开学比高中晚,我背着行李去G市的那天,刚刚升入高二没多久连生病都要逞强着不肯请假的文州特地请假跑到火车站来送我,坐在车子里,我望着那越来越小的身影,心里感叹着,这下真的要一个人了。

  本该是这样的……

  “我来G市要去蓝雨当职业选手了,特地来看看你^_^”

  我不喜欢住在宿舍里,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自己一个人住。就在第一学期刚过一半的时候我接到了爸妈的电话:

  “妹妹啊,小喻也要搬到G市去了,你在那边照顾照顾他。”

  文州为了荣耀来G市去蓝雨当训练生,说实在的,我很可惜他那样的成绩就这么荒废了,但是既然他都这么决定了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支持他。

  文州住进了我家,晚上我看书他打荣耀,天天睡的比我还晚,有时候我真的担心他会不会因为熬夜次数太多,身体吃不消,多少次催他去睡觉,他总是那句“你先睡吧。”然后半夜我起床上厕所的时候他还在电脑面前……

  文州的压力不小,我知道。我要面临的只不过是期末的突击,而他,那么多训练生,真正能熬出头的究竟有多少个,我掰着指头都能数的过来,可即使是这样他依然会每天晚上给我倒上一杯热牛奶微笑着喊我去睡觉,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他瘦了。

  我看着他一点一点长大,从小时候还没我高带着一点婴儿肥奶声奶气喊着我名字的时候,一直到现在高出了我大半个头跟个成年人一样跟我谈人生谈理想,我忽然意识到他长大了。有些不舍,有些后悔,当初那个三好学生喻文州长大了,作为大了他两岁的邻居,做了他这么多年的学姐,我没能保护好他,他最终还是染上了城市社会的颜色。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找男朋友,不是没有人追,可能是我要求太高,看不上。我把这些事情跟基友说了之后她却说文州那么好,她要是我肯定把文州好好把握在手里。也对,那些男生,有几个能跟文州比的?或许是我从小就习惯了,见过了最优秀的,再后来的男生,我一个都看不上。

  2月29号,女生告白日。在“女生告白日”这一天单身女性可大胆向单身人士表白,并且原则上要求对方必须答应。如果对方不答应,理应付给女性一定数量的“伤心补偿费”。

  四年一次。

  班上沸沸扬扬闹得很厉害,我也凑了个热闹,其实我真的只是为了凑热闹,骗一点伤心补偿费。

  “文州,等你成了职业选手,我们在一起吧。”

  “好啊。”

  那时候他盯着电脑玩着荣耀,回答我的时候丝毫没有犹豫。但是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我失望了。可能在我心里他一直是我弟弟,我不喜欢比自己小的男孩子,我并没有真的喜欢他。

  可是他真的要成为职业选手要多久呢?隔了那么久他肯定忘了,而且要是他真的成了职业选手那么多人喜欢又怎么会要我呢?

  我一边这么给自己心理暗示,一边目色着身边的男生准备找着男朋友。可是一直到文州真的成了职业选手我也没能找到男朋友。而这个告白,就像戏言一样,我们默契地谁都没有提起。

  一直到今天,文州说他有女朋友了。可是他从来没有告诉我。可能是为了保护女方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难过呢。自己看着长大的男孩子有女朋友了,这就好比自己辛辛苦苦种的白菜被人拱了一样。说实话我有私心,我家文州,我希望他一直就这么单着,我可以就这么供着他,不要找女朋友。可是,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我拦不住的。

  忽然想起当初基友说的,她要是我,就好好地把文州把握在手里。

  或许她说的真的挺对的。

  我最终还是失去他了……

  晚上文州回来了。跟往常一样,我做好了晚饭等他回家一起吃饭。我心里写满了不高兴,可是在他面前我不能。我要像个大姐姐一样,就算是失去,我也要走的风风光光。

  “文州,我看了你今天的采访了。”

  “嗯,怎么了?”

  “你小子有女朋友了怎么从来不跟我说!也不带回来见见……”我话刚刚说完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他怎么可能把女朋友带回来,带回来告诉女朋友他跟一个单身女性同居吗?

  “不用啊,我女朋友不是在跟我一起吃饭吗?”

  回答我的是他笑盈盈的眉眼。

  跟他一起吃饭的……

  端着饭碗的我……

  咦?

  咦??

  咦!!!!!!!!!!!!!!!!!!

  忽然想起多年前我们高中时候我还笑他装文艺说他QQ签名是啥来着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