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求功,不求名,只求一个真心

【结心点朱】 紫薇x你

ooc
短小
有私设

  “紫薇你来的正好赶快劝劝阿无,她要走了,不会来了。”
  紫薇软剑刚从外面回来迎面就被虎头金刀撞了个满怀。紫薇软剑不喜欢跟人亲密接触,一般情况下应该是虎头金刀在撞到紫薇软剑怀里之前先被先制反击弹出去,但是在听见虎头金刀那句话后紫薇软剑的重点显然移到了坐在桌前的你身上,嫌弃地拎开虎头金刀,然后径直走到你跟前:
  “你要走了?”
  “……嗯。”你望着他的眼睛,有些犹豫地应了声。
  “理由。”
  “我……”你低着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光想就已经猜到他的脸黑到何种程度,现在已经是在强忍着脾气跟你说话了。“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眼下魍魉已除,天下太平,我也该去做我自己的事了。”狠下心你说出这句话然后直直的看着紫薇软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似乎在他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悲伤。
  “所以,你要再一次地抛弃我么。”
  “……”对于紫薇软剑的话你无话可说。
  “哼,随便你吧。”说罢他转身就走,你起身想去追他可一路追到门口,却再也跨不出任何一步。
【对不起。】
  回去的日子定在次日,夜晚,你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忽然回想起了当初那段失去记忆的日子。你常常在噩梦中惊醒,在那样的夜晚,你总能在屋外找到紫薇软剑,虽说总是被他怼,但是每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他都在。
  披着衣服起身出门,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坐在那的紫薇软剑。他独自在那喝着酒,直接无视了你的存在。你也不去打扰他,只是静静地到他对面坐下,拿起杯子给自己倒了杯酒。
  树影斑驳,明月当空,你拿着酒杯端详了一阵,那是你打扫剑冢的时候死活拖着紫薇软剑随便在街上买的最普通到不能普通的杯子。一杯子,一辈子啊,太久了。
  美酒入喉,香甜的酒到喉咙那开始变的火辣辣的,你一直不喜欢这味道,这就是你不爱喝酒的原因。喉咙里火辣辣的,有很多很多话,憋在心里,说不出来。
  “紫薇。”
  “为什么不回来。”
  你喊了他的名字,却听到他这么说。
  “一辈子……”你动了动唇,“我……终究是要嫁人了啊。家里已经开始着手安排相亲,我不可能一辈子呆在这里。”
  你抬起眼,似乎是在紫薇软剑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过的错愕,是错觉么,却也不重要了。不管过了多久他还是那副样子,是的,你要嫁人了,与他何干?他永远都是这副模样,不会生老病死,不懂人间世事。
  即使是生死与共,却也不过这种程度了么。
  “于你而言,我究竟算什么呢……”
  ……
  次日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你便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实在接受不了一一告别时的那种场面,你怕自己会反悔,所以你决定就这样不告而别。
  昨晚你强吻了紫薇软剑,借着酒意你压倒了他,然后吻上了他的唇。他的唇冰冰冷冷的,就这样,没有拒绝你,却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或许生死与共有很多意思,兄弟姐妹之间也可以生死与共,而紫薇软剑,或许是把你当做出生入死的妹妹了吧,所以他才没有拒绝你,却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就这样吧,挺好的。
  你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感情站在自己的房门口,拉了拉衣服,闭着眼,推开门。
  【从今往后,这就是永别了。】
  推开门,紫薇软剑静静地站在你的房门外。他取下了束发的金蛇,银色的长发披散着,穿的是你给他买的从没穿过的新衣服,脸上还点了一滴水滴印,真好看。他瞟了你一眼,带着惯有的嘲讽说道:“你就打算穿成这样子去见父母?”
  你省吃俭用给身边人都买了新衣服,自己却穿的是那件缝缝补补过很多回的旧衣服。一时间你没反应过来紫薇软剑究竟在说什么,仰起头一件不知道哪里来的新衣服就这么直接甩在你脸上。
  “不是要去见你父母么,快点。”
 
【于你而言我算什么?】
【一辈子。】
  “……那个,紫薇,我们那边不穿这种衣服,你给我准备了新衣服也没用。”
  #






谢谢看到这里♥

评论(10)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