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墨以纪年【墨鸦x你】

ooc
私设满满
女主有名字
早年存货假装更新

  在时间的长河里,有的人注定只能是过客,纵使你在怎么留恋,她也会消失在茫茫人海。
  记忆不可能成为永恒,就如掌中沙一般,不管怎么握紧都会慢慢流逝,最后被无情的甩进记忆的角落……
  作为杀手,没必要跟太多的人有过多的羁绊,毕竟,行走江湖,指不定那一天脑袋就没了。至于跟人接触什么的,都不过是逢场作戏。墨鸦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那时候墨鸦刚被提拔为护卫统领,深得姬无夜的信任,除了负责监督建造姬无夜的宫殿外,还负责监视雀阁。可以说,每一个进入雀阁的女子他都见过,可是却没有见过一个是活着走出来的。
   “这里面有人吗?”说话的女孩跟他同年,叫梨轩。
这是他第一个护送进雀阁的女子。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给女子长相打分的习惯,一直到很久以后,白凤问她起来,他才会收起平时玩世不恭的笑容,微微皱眉,闭着眼想好久,用那种很怀念的语气淡淡的说:“我给她打10分。”
   “曾经有过,不过现在住在这里的只有你一个。”
   “为什么啊?”她好像什么都不懂……
   “你也知道,雀阁虽然华丽,实际上却是一个金丝笼,里面埋葬着许多年轻貌美的女子。”
   “你的意思是,这里死过很多人?”
   “你说呢?”
   “啊?里面不会闹鬼吧?”她捂着脸做出一副好像很惊恐的样子。
她好像跟其他女子不一样,说话口无遮拦。这样对她没好处。
   “不会,你放心,在这里,没人动的了你。”随口的安慰。
   “真的?”
   “嗯。”
   “所以如果闹鬼了你会保护我的吧?”
   “这是我的责任所在,请姑娘放心。”所以为什么又绕到鬼怪上去了?一般姑娘都会考虑这种问题吗?
   “哎呀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因为不想跟她有太多的交集,墨鸦准备离开。
   “呐,如果以后你有空能多来陪陪我吗?我一个人呆在这里无聊。”她拉住墨鸦右手的小拇指,手心暖暖的,有点微微的湿,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一眨的,嘟着嘴,显得无辜又惹人怜。
  墨鸦实在佩服姬无夜的眼睛,明明长得那么丑,却硬是能一眼就在茫茫人海里发现美女。
   “看情况吧……”墨鸦从窗外飞出去,留下一根黑色的羽毛,作为他来过的证明。
  实际上墨鸦并没有走远,他只不过是站远处的屋顶晒太阳外加监视雀阁而已。前面也说过他的任务中有一项就是负责监视雀阁。
  他看见梨轩捡起了地上的羽毛,对着镜子,笨笨的,插头上……
   “呵……”墨鸦微微勾勾嘴角,真够傻的。
  她难道不知道乌鸦是象征死亡的鸟吗?这样把乌鸦的羽毛插头上真的好吗?
   “哎……喝酒去。”墨鸦最后看了眼在雀阁里跟个乡巴佬进城一样到处乱看的梨轩,伸个懒腰飞走了。
……
  经过几天的观察,墨鸦觉得那个叫梨轩的女子绝对是个白痴。你绝对想不到她会怎样把你找出来。
   “麻利麻利哄!墨鸦出来!”刚开始,对她比较客气,她有事找他,他就出来了。
   “既然来了,就不要躲着,出来吧。”有时候会怀疑她可能是个深藏不露的女子,她或许很早就发现自己在监视她了。
  很久以后他才知道那是她的自言自语,而自己竟傻兮兮地因为心虚被骗了那么多次。因为他曾经看到过远远的她就在那边说“我看到你咯,不要藏了。”那时候她那一脸郑重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在骗人,他真以为有什么人在,结果巡视了雀阁四周,又在雀阁里转了几圈丫p个人影都没有!要是被姬无夜知道了肯定要罚他办事不利了。
   “喂,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哎?小鸟!”
   “喜欢吗?”
   “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干什么!我的头发不是鸟巢!快把它拿开QAQ”
   “白痴谁让你没事把我羽毛插头上的!╮(╯▽╰)╭”
   “哼!我喜欢!╭(╯ε╰)╮”
   “……”白痴,哪有人会喜欢乌鸦的!
日子久了,两人就熟悉了,墨鸦也懒得在远处盯着了,没事就蹲雀阁里光明正大的“监视”梨轩。高兴的话还顺路给她带点吃的。每到那时候就能看见她吃的满脸幸福,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你离我这么近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
   “我可是乌鸦,象征着死亡的鸟。”
   “那又怎么了?人固有一死,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呵呵,你不害怕?”
   “有什么怕的,不有你么。你自己说你会保护我的。自己说过的话不许耍赖啊!”
   “呵呵,真是个有趣的人。”
   “我哪里有趣了?”
   “你哪里都有趣。”
   “真哒?”
   “假的。”
   “哼!你个坏蛋!”
   “哈哈哈哈……”
   “不许笑!”
  梨轩这个人其实很单纯也很干净,但是说话总是抓不住重点,跟她聊天虽然可能有些费力,总体却还是挺有趣的。
  她非常喜欢听墨鸦讲外面的世界,每次跟她讲的时候她都会带着星星眼一脸崇拜地看着墨鸦,这让年少的他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同样一个故事,你给她讲两遍,讲三遍她都不会听腻,依旧是用着那双大眼睛盯着他,就像是在说“然后呢?然后呢?”仿佛永远听不腻。
   “呐,墨鸦,你说我从这里爬下去大概要花多久呢?”
   “你?大概永远不可能。”相处久了,也没必要跟她客气,直接一句命中膝盖。
   “那你呢?”
   “很快。”
   “有多快?”
   “额……大概只要你一眨眼我就能到楼下。”
   “真的?”
   “真的。”
   “哇塞你好厉害啊!”
   “嗯哼。٩(๛ ˘ 3˘)۶”
  恐怕墨鸦连自己都没发现从什么时候起跟她这么熟了。难道就是因为她是白痴?所以才能让他放下平时的那种警惕?这个他也不知道。
  有时候墨鸦也会觉得其实一直这么下去也不错,平日里有白凤小弟可以欺负,工作时间又有美人陪伴,他简直是人生的赢家!
  虽然说两个人已经很熟了,其实充其量相处的时间一个月都不到。一直到梨轩要离开的那天墨鸦才明白她那天的话。
   “呐,墨鸦,你说我从这里爬下去大概要花多久呢?”
是的,那天她爬下去了,从那么高的雀阁上。一瞬间,那一身素衣如蝴蝶一般陨落。太快了,快到他甚至还来不及去救她。
  她不是白痴,其实什么都明白。只不过她从来不说。每天都在打哈哈,装糊涂卖蠢,其实这些不过都是在掩饰她心里的害怕罢了。
  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而已……
曾经,他还想着把她介绍给白凤认识,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见到了她一定会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他也一定会喜欢这个纯白的少女的。他也有想过带着她一起飞到他最喜欢的天空去,与她一起分享韩国那壮丽的锦绣山河的想法,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
  后来,姬无夜知道了这件事,狠狠地罚了墨鸦,烧红了的铁块,一下,一下贴在肉上,发出“呲。”的一声,疼痛无比。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那个名字随着那滚烫炙热的铁块一同烙进了他心里……
  自那以后因为铭记那次的皮肉之苦,墨鸦再也不会主动去跟雀阁的女子讲话,每一次知道雀阁又有新人了,只会拉着白凤陪他一起去看。
   “嗯,这个可以打9分。”
   “嗯,这个不行不行,难道姬无夜看美女的能力下降了?这个只有7分……”
……
  可能连白凤都不知道,或许连墨鸦自己都没有注意,他潜意识里在拿她们与梨轩一个一个做对比。
  她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能够代替,也没有人能够跟她比……
  其实梨轩根本没有墨鸦想象中的好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漂亮,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只不过人在不断思念一个人的时候不经意间把她过度美化了。
   “呐,墨鸦,你说我从这里爬下去大概要花多久呢?”
   “你?大概永远不可能。”
   “那你呢?”
   “很快。”
   “有多快?”
   “额……大概只要你一眨眼我就能到楼下。”
   “真的?”
   “真的。”
   “哇塞你好厉害啊!”
   “嗯哼。٩(๛ ˘ 3˘)۶”
  或许那个时候她是在跟他求救吧,用那样暗示的手法说“如果我掉下去了记得来接我哦。”
  嘛,逝者已去,至于当时的想法除了本人以外又有谁知道呢?这些不过都是墨鸦无聊时的猜测罢了。
……
  岁月是条无尽的长河,那些年少轻狂时留下的伤痛在河水里一遍又一遍地洗涤,渐渐地变得麻木,再深刻的伤也会不再有感觉……
  有时候,他站在天空,愣愣地望着雀阁,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恍惚间有好像看到了一个头上插着乌鸦羽毛的白色身影在雀阁到处乱走,那时候他还以为是什么人闯进了雀阁,猛的冲进去,里面却是什么都没有……
  那是幻觉么?
  那个身影陌生又熟悉……
  那是错觉么?
  刚刚那一闪而过的意外的惊喜感?
  很久很久以后,梨轩这个名字似乎已经彻底从墨鸦的记忆中淡去,对于那个雀阁里曾经天天跟他待一起聊天开玩笑的女孩面容已经模糊不清,墨鸦只知道她貌似是死了,为什么会死的,他们什么关系,她叫什么……他通通不记得了。她只不过是他人生中众多过客中的一位,没必要记得那么清楚。
  他的生活仿佛并没有多大的改变,执行姬无夜安排的任务,调教白凤小弟,监视雀阁……
  一切的一切再平常不过,仿佛什么都没有变……
  一直到弄玉的出现,注意到白凤那三天两头往雀阁跑的怪异举动,他才慢慢有点印象,那是他刚当上护卫统领没多久的时候,雀阁里,好像有一个女的跟他关系很好,后来她死了。
  她好像是爬上弄玉弹琴的那个桌子上翻出去的……
  她好像是从那片黄瓦上滑下去的……
  她最后的最后好像是倒在那块地方……
  她……
  好像叫……
  梨轩。
  那个时候,他们关系好像很好……
  那个时候,他们好像天天待一起……
  那个时候,他好像能天天看到她卖蠢……
  那个时候,他工作比往日积极的多的多……
  那个时候……
  他好像……
   动心了……
  如果他不是姬无夜的护卫统领……
  如果她不是被送上雀阁的女子……
  有些东西,不是忘了。而是被扔进了记忆的角落。因为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沙子,所以你看不见。
   “呐,墨鸦,你说我从这里爬下去大概要花多久呢?”
   “你?大概永远不可能。”
   “那你呢?”
   “很快。”
   “有多快?”
   “额……大概只要你一眨眼我就能到楼下。”
   “真的?”
   “真的。”
   “哇塞你好厉害啊!”
   “嗯哼。”
……
   风刮过,吹跑了沙子,那时的伤疤又重新裸露在你面前,让人无处可逃。
   “如果回到当初,我定带你远走高飞……”
  梨轩……

写的时候还没有天行九歌是看完空山鸟语后的产物,如果有什么bug见谅。
谢谢你看到这里♥
求小红手小蓝手求评论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