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求功,不求名,只求一个真心

梦间集||紫薇乙女 无言

ooc

有私设


三、苏妍雪

  在苏妍雪眼里,自己应该是个不折不扣的死宅,泡面是她的最爱,修长的手指常年敲打着键盘,手腕上还有着长时间握鼠标在鼠标垫上摩擦留下的茧子,可是武功这种东西,却就像是长在身上一般,身体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动。这种浓浓的违和感正如而今她自顾不暇却还硬是要拖上紫薇软剑一起走一样,本能告诉她,绝对不能放手。一个认识不到三天的人,究竟是需要什么理由才能让她即使是抛弃性命也要护着,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有种名为感觉的东西告诉她,想要早一些,更加,更加早一些碰见他,在他独自一人渡过那无数个黑暗的日日夜夜之前……

  “你是说那些白色的魍魉是你拿来试毒后的结果,那你肯定有解药咯?”苏妍雪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会把她认成无剑,虽说每次都被人认错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但若是她真的跟无剑那么像的话,不妨假装失忆冒充一下说不定就替紫薇软剑求的解药了。

  “你若是想要拿去救与你同行那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个条件。”

  “嗯?”

  “昔日本尊与你在这昆仑之巅比武,惜败于你,而今本尊苦心钻研,若是你依然能赢我,本尊便把这解药交于你。”

  “……”妈耶,这人看起来好像是个boss,我个连魍魉都打不过的菜鸡跟他单挑会死人的,我不远万里过来可不是来给他送人头的……苏妍雪暗搓搓地思量着,“难道就不能卖个人情给我?”

  “呵,倘若你真的想救那人,又怎会忌惮与本尊比武?”

  “……”苏妍雪看着灵蛇那绿的的眸子,透过那双眼,她似乎看到了被毒蛇锁定的自己——这场比试,她没有选择。

  “当日你于我在这昆仑之巅说要去追寻一个理由可是为了这个男人?”见苏妍雪犹豫着,灵蛇瞥了一眼,不屑地笑了“看起来对你而言,这男人的死活也不是那么的重要。”

  少女看着怀里的紫薇,睫毛微微地颤了一下:“非也,他,对我而言很重要。”少女轻轻地说着,将紫薇软剑扶到树下,隐约间,她似乎听见紫薇软剑冷哼了一声:

  “自寻死路。”

  “那也没有办法啊。”苏妍雪替紫薇软剑顺了一下头发,淡淡的说着。

  苏妍雪不明白自己为何非要跟灵蛇比武,而且是一场毫无胜算的比试。耳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雪白色魍魉张狂地叫着,然后被飞燕刺穿了胸口。白雪皑皑的昆仑,魍魉的尸体,枯萎的树枝,瑟瑟的寒风中带着呜咽。苏妍雪站在灵蛇不远处,握着那小破铁剑指着灵蛇:“我答应跟你比,但是你一定要把解药给我。”

  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试是什么样子的?大概就是像苏妍雪这样从剑头到尾根本没有碰到过灵蛇,全程被按在地上打地毫无还手之力,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这一切都在苏妍雪的预料之中,但是显然灵蛇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无剑,你是在戏弄本尊吗!”

  “嘶,先前我便说过,我已经武力全失你又执意要与我比试,我也很绝望啊。”苏妍雪堪堪从地上爬起来,雪湿透了身上的衣服,身体也因为灵蛇的毒而晃晃悠悠地随时都会倒下。身上的疼痛让苏妍雪有些恍惚,她看不清灵蛇的表情,只是听见他凉凉的声音:

  “既然如此那也没有必要留你们的命了,先从那个男人开刀吧。”

  接着,苏妍雪看到了一群不知道从哪里爬出来的蛇朝着紫薇软剑爬过去。密密麻麻的蛇,颜色鲜艳,皆是苏妍雪没有见过的种类。

  【曾因误伤义士而被弃于深谷,并被毒蛇吞入腹中,之后虽得以重见天日,但对世间情义已全无信任。】

  苏妍雪记得,紫薇软剑说过,他讨厌蛇。

  接着,身体比脑袋先动,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背着灵蛇死死抱着紫薇软剑了。密密麻麻的蛇爬上她裸露在外面的脚腕,爬上她背后,爬上她的脖子,缠绕在她手腕上,蛇的身上湿漉漉的,浓浓的腥味让苏妍雪忍不想要吐出来。她死死抓着紫薇软剑的衣服闭上眼睛想要给自己一点勇气,可是身子却越来越冷。她觉的自己似乎是做了一个很漫长很漫长的梦,梦里夕阳如血,她背着书包站在校门口,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似乎与她毫无关系,接着下一秒画面突然变了,她看见紫薇软剑脸上带着认真的表情在与谁练剑,背景是她无数次梦见的破碎的剑冢,然后剑冢开始融化,变成茫茫的白雪,而紫薇软剑怀里抱着一个人,性子一向冷淡的他脸上却露出了无助甚至有些悲伤的表情。心口好像被细线缠绕着,一丝一丝地痛着……

  拽着衣角的手突然攥紧,下一秒刚准备离开的灵蛇看见那些缠绕在两人身上的蛇瞬间被炸开,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瞬间释放自己全部内力来弹开蛇,哼,自寻死路。”

  苏妍雪撑着剑站起来,转过身冲着灵蛇刺去。小小的破剑,直指灵蛇,被挡在强大的内力之外,但是这并没有阻止苏妍雪,铁剑在灵蛇强大的内力面前一点一点裂开,变成星星点点的碎片随寒风飘散,但是苏妍雪却依然握着这把剑,剑柄被少女推到灵蛇的内力面前,却没有继续碎裂下去,而是直接突破了灵蛇的屏障直接指向灵蛇的鼻尖。细细的看那剑柄前面的是一把细小无形的剑气。

  紫薇软剑并没有看到这一幕,若是此刻他能有幸目睹少女是如何直指灵蛇的,想必他会比任何人的感慨。

  “把解药交出来!”苏妍雪双眼里满是血丝,声音也沙哑无比,分明已是强弩之末。

  “哼。”灵蛇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扔向苏妍雪接着转身离开。而后者慌忙接住,在检查了解药后,少女抬起头看着灵蛇的背影喊住:

  “喂,你这解药只有一份,我也中毒了啊。”

  “解药?是给你刚才一招的奖励,至于那个男人,”灵蛇回过头瞥了苏妍雪一眼:“你赢过本尊了吗?”接着,话音未落苏妍雪便看见他消失在茫茫雪上中。

  “那个……”回到紫薇软剑的身边,少女看着解药犹豫了一会,看向在一旁的站着的飞燕。

  “我没有解药。尊上的解药是给你自救用的,莫要想着拿它去救别人。”一眼便看透了少女心思的飞燕。

  “……如果我把解药给紫薇了你不会趁机解决了他吧?”苏妍雪怀疑。

  “……”

  卧槽!默认了!这家伙默认了!TMD这家伙居然要乘人之危!还是不是男人!

  “我知道了。”苏妍雪在小瓶子里取出唯一的药丸,当着飞燕的面塞进嘴里,一瞬间苦涩的感觉充斥了整个口腔。

  在确认少女服下了解药后飞燕才离开,而苏妍雪目送着飞燕消失,然后转过头,下一秒少女便直接吻上了紫薇软剑那冰冰冷冷的唇,生涩地撬开牙冠,将解药过渡到他嘴里。

  苏妍雪从没想过自己的初吻就这么白白给人了,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她更没有想过自己为何要放弃解药,而把解药交个这个自己认识还不到三天的人。一定要说理由的话,只是单纯的,无论如何不想要他死。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