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梦间集||紫薇乙女 无言

ooc

有私设


二、她说

  在逃出冰火岛的路上阿雪一直被紫薇软剑提在手里,尽管是受到了重重阻拦,但是紫薇软剑却根本没有把它们放在眼里,那些魍魉还没有靠近阿雪就已经消失了,甚至不需要紫薇软剑动手。

  从冰火岛境内出来依然是绵延不断的雪山。

  “昆仑。”

  阿雪听紫薇软剑这么说。

  “昆仑?上面是蜀山派的地盘?”阿雪眨了眨眼睛,有些为难地对着紫薇软剑说道:“无剑啊……你要去修仙吗?那个,我不能跟你一起去,有个地方,我无论如何要回去……”

  “……我名唤紫薇软剑。”莫名其妙感到无力的决定无视少女那句修仙的谬论“你要去哪?”

  “我不知道。”少女垂眸,“我在找一个梦里的地方,那里幽冷而静谧,有很多残破的剑。”

  “剑冢。”听了少女的话,紫薇软剑一顿,心中答案却了然。

  “剑冢?”阿雪歪着脑袋,“那里有很多残破的剑……埋葬着剑的地方,应该就是剑冢吧。”

  “……”紫薇软剑不说话,他看着少女的模样,一如多年前一样明亮,她失去了武功,身体却还记得;她失去了记忆,却不记得曾经说过的话,这算是放下一切了么……

  要去剑冢首先要翻过昆仑山,紫薇软剑看着阿雪踩在雪地上,一深一浅地往前走,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冲他微微一笑,轻启朱唇:

  “紫薇软剑,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我绝对不会再喜欢你。”

  瞳孔一瞬间收缩,冰冷的感觉从指间蔓延至全身,紫薇软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紫薇?紫薇?你怎么了?不会是刚才受伤了吧!”

  感觉到有人在喊他,回过神来少女正站在自己面前挥着手,脸上担心神情掩饰不住。

  “无剑。”紫薇软剑拍掉阿雪的手淡淡开口:“你是脑子摔坏了么,昆仑山顶什么时候有修道之人。”

  “……”突然被怼很不开心,阿雪撇了撇嘴,“我不叫无剑,我叫阿雪……苏妍雪。刚才虽然被你拎着的时候磕了一下脑袋,但是我没傻,我想起自己的名字了。”

  虽说苏妍雪解释地一本正经,但是显然紫薇软剑并没有听进去,人已经拖着苏妍雪的领子走了好几步了。对于苏妍雪否认自己是无剑这件事紫薇软剑根本没放心上,在他眼里这不过是无剑自我逃避的理由,总有一天,她会成为他希望中的那个样子,在那之前他不会再让少女死在他面前。

  苏妍雪这个人,如同一个魍魉吸铁石,凡是少女所到之处必定有魍魉的存在。昆仑雪山的魍魉跟冰火岛的魍魉比起来强很多,更往上走魍魉还诡异的呈雪白色掩埋在茫茫大雪中。苏妍雪虽然有着战斗的本能,但是依然是个拖油瓶,空有一身强大的内力,有着武者挥剑的本能,身体的反应却根本跟不上,速度慢,力气小,反应弧还长……

  “闪开!”眼看着苏妍雪用来防身的小破铁剑根本挡不住魍魉的攻击,紫薇软剑直接推开少女替她挡下,手臂上被抓出一条血淋淋伤口。

  苏妍雪看着挡在自己身前堪堪解决掉周围的魍魉紫薇软剑已经面色苍白身子有些虚晃,赶忙跑过去抓着他的手臂检查伤口——流出来的血呈深紫色。“它们的爪子上有毒!”少女猛地抬头。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面对苏妍雪的担心,紫薇软剑则是毫不犹豫一把挥开了少女的手。

  虽然说自己的好意被人无情的拒绝很不开心,但是毕竟这伤是为了救自己才受的,苏妍雪心里明白,人命关天此刻不是怄气是时候。抓起紫薇软剑的手臂,毫不犹豫地咬上伤口,学着电视上的样子把毒血吸出来,吐掉。

  灵巧的舌尖不小心触碰到皮肤,温热而湿润的感觉让紫薇软剑一瞬间想要躲闪,“你这是在干什么。”

  “替你把毒血吸出来,跟电视上学的。”苏妍雪一脸无辜。

  拨开少女的头,紫薇软剑看着少女那固执的模样强撑着身子“毫无意义的举动,嫌自己命太长想提前毒死自己么!”

  “唉?但是你现在连站着都已经勉强了,更何况你救了我那么多次,现在让我看着你在我面前出事我做不到啊。”

  【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什么都不做,看着她死在我面前!】

  明明隔了很久,那个时候青光利剑的话却仿佛就在耳边。

  雪白的发丝垂下,遮住了紫薇软剑的脸颊,紫眸微颤,推开少女,“不需要,管好你自己便可。”下一秒整个人便向雪地里栽去。

  看着紫薇软剑倒在地上,雪白的发丝与这地上的雪融为一色,在这荒无人烟还有魍魉出没的地方,即使他们死在这里怕也没人发现吧,不过……

  “放心,我一定带着你一起走出去!”

  苏妍雪把紫薇软剑扶起来,背到自己背上,紫薇软剑很瘦,可是即使这样少女也没能成功站起来直接被压倒在了雪里。

  高估了自己的力气……重新再来!

  扶起紫薇软剑,架着他一路往前走。这一路,没有人,没有魍魉,寂静地可怕。冷风吹过,苏妍雪吸了吸鼻子,搂紧了身边的紫薇软剑。紫薇软剑本身体温就不高,苏妍雪也是个体寒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她已经冻得牙齿都在打架了,但是她没有办法,她只能往前走,停下了便是死路一条。

  “紫薇啊,我跟你说,你可别睡着了啊,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少女咬着牙颤抖着说着,“我们才认识三天不到就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上天注定我们要一起在此渡劫,我不会扔下你,你可不要先走了啊,我们一起出去。”苏妍雪不抱期望地说着,像是在说给紫薇软剑听,也像是在说给自己听。虽说苏妍雪并没有期望能从紫薇软剑那的到什么回应,但是隐约地,似乎有什么不屑的哼声从耳边传来,少女转头看时紫薇软剑却依然是那副失去意识的样子。

  错觉么……

  这一路过来,苏妍雪仔细环顾着四周,几乎没用看到魍魉,倒是看到一条颜色鲜艳的蛇……

  “无剑,好久不见。”

  声音从身后响起,苏妍雪回过头正好对上那人绿色的眸子。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