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紫薇软剑x你

重度OOC

有私设

女主有名字

慎入!!!

  你喜欢紫薇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声音好听,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理由。作为一个声控,你一直觉得你很合格,想想看,你大把大把的金叶子砸下才抽出的他,还那么臭屁的性格,不折不扣的不怼你会死星人以至于让你怀疑自己可能是个抖M?

  这个不太可能。

  思索半刻你得出结论,错的绝对不是你,是紫薇!

  街上的情侣成双对,你叼着糖葫芦跟绿竹棒走在回客栈的路上,“今儿怎么这么热闹?”

  “嗯……今天是几日来着?”绿珠棒环顾了一下四周。

  “七月初七。”你思索了一下,下一秒……

  “七夕!”你们一并说出来。

  今儿可是七夕节,回到客栈,你一路小跑到紫薇面前,彼时他闭着眼正躺在树上乘凉,你还没到他跟前他便已经睁开了眼。

  “紫薇今天七夕!”说着,你把手上的糖葫芦递给他:“我给你带了七夕礼物,连金铃儿都没有哦。”说着你抿了抿唇,告白这档事虽说一般是由男子主动,但是对于让紫薇软剑会告白这档事根本比登天还难,不如你主动些……“你是不是感动地想嫁于我?”你打趣地笑着问道。

  “哼,这就是你出去收集的情报?”他从树上跳下来落在你身旁径直离开甚至没有多看你一眼“说到底不过是如蝼蚁一般的平庸之人。”

“……”虽说平时被他怼惯了,但是在这种事上面,果然还是很难过啊。你看着手中的糖葫芦,圆润饱满的山楂外面包裹着金黄色的糖浆煞是好看。“他不吃我自己吃。”你嘟囔着把糖葫芦塞进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瞬间溢满了口腔,但却丝毫提不起你的兴致。

  你们一群人,总有那么几个性子孤僻的,每到吃饭这种时候总是要你一个个喊过来。“圣火,你替我喊一下紫薇,我去找金铃儿。”喊人吃饭也并不是什么特别麻烦的事,圣火令便也欣然同意了。

  餐桌上一如既往地闹腾,淑女剑拉着绿珠棒喝酒,屠龙倚天又约着单挑,你给身旁的金铃索夹了点菜抬头无意间看到紫薇软剑正一个人闷头吃饭。感觉到你的视线,他抬起头看了你,你刚想说些什么忽然想起先前的场景,想说的话又全部憋回了肚子,低头吃饭。一旁目睹了全程的圣火令若有所思地看了你们俩一眼也没说什么。

  七夕就这么过去了,没有美好的夜晚,没有甜蜜的回忆,有的,只是说不出来的委屈……

  日子还在继续,除了平时不跟紫薇软剑说话以外你们的生活好像毫无变化。你在闹别扭,严明的人都看出来了。而紫薇软剑……

  “跟我有什么关系。”

  大致就是这样的态度更是让你拉不下脸去跟他说话。

  不就是声音好听么!孤剑声音也好听啊!不就是紫薇软剑么!对啊不就是紫薇软剑么!凭什么非他不可!对啊凭什么非要是他!TMD不就是紫薇软剑吗!

  “妈蛋啊!紫薇你跑哪去呢!流血了你知不知道!”击退了魑魅魍魉你猛然看到紫薇软剑背上的血印还在扩大,而他却毫不在意,一时间什么也没有想,身体比脑子先动抓着他的手就往金铃索那边跑过去。

  你蹲在金铃索身边,看着金铃索熟练地给你强行拽过去的紫薇软剑包扎着,而后者则是一脸你欠了他300万的样子紫色的眸子瞟了你一眼戏谑地问了一句:“你不是很能躲么,怎么不躲我了?”

  “……”他说完这句话你当场就想给自己一耳光子,让你手快!让你手快!你尴尬地撇过头,正好看到倚天他们没受伤的打算去附近调查一下让金铃索跟几个伤员先回客栈。正想着找个理由从这尴尬的处境溜走,你便听到金铃索干净的声音:

  “阿妍你跟着去吧。”

  你知道金铃索是在给你解围,心里暗暗念叨了句“金铃儿不愧我的小心肝,没白疼你。”你应了一声便向倚天剑走去,忽然想到什么似得跑回来指着紫薇软剑就冲着金铃索说道:“金铃儿不要手软,包扎的时候用力点!”

  换来的是紫薇软剑一声嗤笑,当然你已经看不见了。

  说出来可能一般人不会信,你跟着一群武林高手行走江湖,他们各自有着自己的武器,而你……都是用的拳头,重点是还从来不输给任何人。或许是熟悉了你这样简单粗暴的战斗方式,谁都没有对一个女孩子挥着拳冲在最前面这种神奇的场景多说什么,一直到你被一群魑魅魍魉围攻,肚子被划开,鲜血留了一地他们才反应过来,你跟他们不同,说到底,你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啊。

  你被孤剑紧紧抱在怀里,一向举止优雅的男子也很少紧张地不听念叨着“你不会有事的,不要睡着……”云云的。你紧闭着眼睛,伤口疼的你几乎要昏厥过去,你只是听到熟悉的声音一直回想在耳畔让你不敢睡去。

  紫薇……

  房间的门被撞开,一群人护送着你闯进房间:“金铃儿快救救阿妍!”虎头金刀把金铃索推到你面前,看了你伤口金铃索倒吸了口凉气,接着把所有人赶出了房间开始给你医治。

  或许是听见房外的嘈杂声,紫薇软剑推开房门,看见一群人站在你的房间外。“她若是不在了的话,也没有继续呆在这里的意义了。”孤剑是这么说的。

  而屠龙刀则是一脸严肃地冷哼了一声:“即使她不在了我跟倚天也会继续往前走!”

  “若是阿妍不在了,那我也回谷里陪小君了,毕竟把我们聚集起来的都是她。”淑女剑靠着墙说着,看到紫薇软剑:“你呢?”

  “只有弱者才会聚集在一起,不要把我跟你们混为一谈。”日常嘴炮完紫薇软剑刚说完你的房门便被打开了,金铃索从里面走出来,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不要在外面说些有的没的,我不会让她出事的。”说罢他回头看了你一眼,“血已经止住了,今晚,是关键,我会一直陪着她的。”

  透过空隙,紫薇软剑看见你脸色惨白地躺在床上,地上满是沾满血的纱布,包括一向爱干净的金铃索手上身上也全是血。究竟受了多重的伤,可想而知。看着一群人焦急地走进你的房间,紫薇软剑什么也不说,冷眼旁观这回了房。

  【她若是不在了的话,也没有继续呆在这里的意义了。】

  【毕竟把我们聚集起来的都是她】

  ……

  说起来他究竟为什么要跟着一群蝼蚁一路走了这么久,又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紫薇软剑坐在房内,一直到明月高照才出去。彼时挤在你屋外的人已经散去,他静静地站在你房外,忽然门被推开,金铃索站在里面看着他。果真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会一直守着她。

  “金铃儿是我一手带大的,那时候队里只有倚天屠龙绿竹棍跟金铃儿这么几个人,金铃儿性子又比较孤僻不爱跟大家聚在一起,我当然要多照顾点他咯。”紫薇软剑记得你这么跟他说过“所以那个时候不管是什么好的我都会先留个金铃儿,他也是所有人当中最先开花的,嗯……就像自家孩子一样嘛,跟我比较亲那是当然咯。”

  金铃索不是不知道你喜欢紫薇软剑,虽然并不是特别支持,但是看到屋外紫薇软剑的身影还是开了门:“进来吧。”说罢他便离开了你的房间留下紫薇软剑一个人。

  关上门,紫薇软剑看到床上的你依然昏迷不醒,忽然想起聚在你房外的那群人顿时五味杂陈。是羡慕么,绝对不是。不过她倒是真的对每个人都很好,会跟着绿竹棍一起给大家烤山鸡,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一个一个找过来,自己脾气这么不好,她也一路忍了这么久……难道没有一点点是不同的么……

  握住你的手,因为失血过多,你的手冰冰冷冷的,即使是体温相对比较低的他手都比你热。说起来在受伤前还牵过他,那个时候你的手还暖暖的,就像夜晚的太阳,晒在脸上暖暖的。

  【紫薇今天七夕!我给你带了七夕礼物,连金铃儿都没有哦。你是不是感动地想嫁于我?】

  “呵,果然还是弱小地如同蝼蚁一般。”这么说着,他却死死地抓着你的手。你不知道,那天你以为紫薇软剑走了,其实他就在你身后的不远处,冷眼旁观地看着你一个人苦苦的吃着那串冰糖葫芦,看着你失落的表情,转身离开。

  第二天,紫薇软剑的房间直接被淑女剑轰了进来,“紫薇软剑你昨晚上究竟对阿妍做了什么!她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避开淑女剑的攻击紫薇软剑果断从窗户跳下去避免在狭小的空间打架,而淑女剑等人也果断追了出去……

  ……

  当晚,紫薇软剑再一次地出现在了你房间,只不过这一次金铃索没有让他进去,而是挡在了你的房门前“你不要进来。”

  然后金铃索就被某个从来不觉得欺负奶妈没前途的死傲娇从房间里扔了出去。房间里你依然没有醒,左手上还有着淤青,那是他昨天没注意抓出来的。

  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拉着你的手替你揉着,应该是金铃儿,也只有他会那么细心。这么想着,迷迷糊糊你睁开眼,那人身着深紫色的长袍,白色的长发垂下,让你看不到他的表情。我家金铃儿头发什么时候长这么长了……迷迷糊糊的你又要睡去……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

  猛地睁开眼……

  紫薇软剑!!!

  一瞬间,你猛地缩回手蜷在床的角落惊恐地望着看中他的紫眸:“你怎么在这里?”

  “看看你死了没有。”被你发现了紫薇软剑也不急着解释什么,淡定地收回手。“怎么?发现是我你就把手收回去了?”

  “啊……?”一时间你没懂他的意思。

  “哼。”他轻笑了一下站起来看着你惊恐的样子恶趣味地凑过来,你的床原本就不大,即使缩在角落紫薇软剑也能轻易够到你。

  看着他越来越近,你心一横,“别过来!”说着你抬脚一踹,嗯,非常准,两腿中间,命中红心。

  有的时候就怕空气突然安静。就像现在这样。

  收回脚,你当着他的面默默钻回被窝,用被子挡住脸,然后一圈,又一圈,把自己滚成一个毛毛虫。

  “要打……可不可以……不要打脸……”

  接着你隔着被子听见了他一声轻笑:“看起来这么精神再挨几刀也没事了。”

  紫薇软剑话音刚落你就听见咕噜噜一声从自己的肚子里穿出来。

  ……

  你觉的你攒了几辈子的尴尬症到现在一起犯了。

  “我饿了。”你把头从被子里钻出来看见紫薇软剑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看着你。

  “……”

  “我想吃肉。”你老实说道。

  “你是猪吗?”

  “你见过吃肉的猪吗?”听见他损你,你也毫不犹豫怼回去。

  “幼稚。”紫薇软剑不跟你斗嘴,转身就走,哪怕你在背后挥着手喊他都不理你。

  大概紫薇软剑就是这样闷骚的性格。你揉着手暗搓搓地想着,思索着怎么呼叫金铃儿,但是这个点他可能已经睡下了,醒着的人只有……

  “紫薇……”你刚喊了他的名字,金铃索便推门进来了。见你醒了便扶你起来细心地给你揉着手。一般金铃索的手心是不给人碰的,你是个例外。默默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还是金铃儿最好了后你开口道:“金铃儿我饿了。”

  “好。”他停下手中的工作站起来“我给你去弄点吃的。”

  “还是你好。我想吃肉。”你老实巴交。

  听见你说的,走到门口的金铃索脚下一顿,“你的伤还没好,应该吃些清淡的。”说罢便离开了房间。

  金铃索离开没多久便回来了,来的时候还带了碗粥。是红枣粥,应该是为你补血准备的。虽说没有肉,但是眼下饿了两天的你不管是什么,只要递到嘴边你都会往嘴里塞。但是……

  好甜……

  金铃儿的手艺这么差么!

  你不禁开始怀疑。

  “这粥是紫薇熬的。”似乎看出了你在想什么金铃索开口。

  “……”默默收回想要说的话,把粥吃了个干净。

  所以说紫薇软剑你就是个傲娇闷骚男吧!

  “我不喜欢他。”看着你狼吞虎咽地吃着,金铃索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淡淡的说着。

  “嗯。”你点点头,“我也觉的我不喜欢他。”你不知道,本想推门进来的紫薇软剑嗤笑了一下转身回了房。思索了一下,你又纠正道:“我也不知道我为啥要吊在他那里,明明孤剑比他好那么多。但是吧……也不能说他不好,紫薇嘛,就是傲娇了点,闷骚了点,喜欢怼人了点,嚣张了一点……这么一说好像没觉得他哪里好。”你突然懵逼,想了想“但是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啊,之前就是觉得紫薇声音那么好听我可能会喜欢上他,谁知就真的喜欢了,就是想把好的给他,什么最好什么给他,就像现在告诉我他有多么多么不好,我也改不掉了。不过他不喜欢我,那就等哪天我不喜欢他了再说呗。”说罢你摇摇头看向金铃索,而后者则是淡淡评价了一个字:

  “傻。”

……

  你不明白为什么,自从你醒来后紫薇软剑开始莫名其妙怼你。虽说之前也怼你,但是不同的是一般情况下你不去找他他会主动来怼你吗?

  “金铃儿紫薇是不是脑子抽了?”你拉拉金铃索的铃铛。

  “嗯,你昏迷的时候淑女剑他们找紫薇打过一架。”金铃索默默把自己铃铛收好。

  “他们?”你没有去吐槽金铃索已经默认紫薇软剑脑子抽了这回事,而是十分护短地抓住了关键词。

  “就是淑女剑,绿竹棒,屠龙刀他们,好像是因为你手上的伤就是他害的。”

  嗯,紫薇软剑被群殴了。这是你得出的结论。哪怕是个五花,也并没有什么乱用,难怪那天醒过来的时候紫薇软剑身上好像有些擦伤,一开始还以为是之前留下的。但是!这并不能成为他怼你的理由!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显然你不可能是后者。

  “士可杀孰不可忍!紫薇软剑我要跟你单挑!”某次饭桌上你一拍桌子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嗯……”妙手白扇扇子一挥“是士可杀不可辱。”

  “没文化的中原人。”洛阳扇也挥着扇子“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啊,我同意了。”显然紫薇软剑直接跳过了二人的话“你输了怎么办?”

  “哎?”没想到紫薇软剑同意的这么爽快,你愣了一下“要杀要剐随你!要是你输了呢?”

  “哼,我要是输了就满足你一个愿望,不过我不会输。”紫薇软剑不屑地笑着“比什么?”

  “我们一群习武之人当然是要比……”屠龙刀还没说完你便一巴掌拍在桌上:

  “我们比烧菜!”

  你自然不会傻到去跟紫薇软剑比剑,笑看着紫薇软剑一个人炸了一间厨房后你轻轻松松大获全胜。而紫薇软剑尽管还是一副天上地下老子最大你们都欠了我钱的模样到也没有输不起:“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好好说话!不许怼我!”

  ……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来自波斯国的贵公子,圣火令失笑地拍了拍一脸懵逼的紫薇软剑不说话。

  英雄,追妻路漫漫远,同志还需努力啊!

  所以为什么都不肯把话说开呢?紫薇你要是一开始就同意了就没这么多麻烦事儿了。



写了一下午到现在才写完,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小剧场:
你:紫薇我想吃肉。
紫薇软剑:你是猪吗?
你:我是你老婆!
紫薇软剑:……

评论(5)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