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私设


三十一、冲田先生

  夜晚的枪声响彻整个天空,想必是打伤近藤勇的那群人在挑衅吧。冢田澈抄近路一路从屋顶跳过去,最后落在四名武士面前。四名武士中只有一名是拿着枪的,似乎是几个人的头?见冢田澈来了他微微一笑“有人上钩了。”接着举起枪对着冢田澈的心口刚要开枪却冢田澈便已经闪到他面前了。

  抬手一刀,人头落地。

  甩掉刀上的血,看着接下来的几个人“下一个是谁?”

  “可恶!”余下的三人拔起腰间的刀,冲过来,其中两个人在前一个人在后,冢田澈也不闪躲,朝着二人中间冲过去在他们面前弯下身子挥舞着大和守安定划过二人肚子,接着在他们吃痛的瞬间一脚踢开右边的人给左边一个致命一击后又拔起刀对着后面一人直接扔出去,后面一名浪人被定在墙上刀插在心脏直接死亡。而冢田澈又拔起躺着她左边的那名浪人尸体上的另一把刀抬手对着起初被她踹出去此刻又冲过来的浪人脖子一刀划过……

  温热的血溅在冢田澈是脸上,顺着下巴滑下去,黏黏的,满是腥味。冢田澈慢慢走到那个被她钉在墙上的浪人面前拔下大和守安定,死去的浪人“噗通”一声掉在地上。

  “在近藤先生回来路上安排人埋伏的人是你吗?”转过身,冢田澈看着身后的人淡淡说道:“南云薰。”

  “没想到来的人是你啊。本来我还以为能让新选组的第一剑客变成罗刹呢,看起来变若水是被你销毁掉了,真可惜。”与上次见面不同,此刻站在冢田澈面前的南云薰剪掉了长头发,穿着棕色的小皮靴,披着小披风,原来是男孩子啊。“说起来刚才那些人是御陵卫士的残党,嘴上说着要为伊东甲子太郎报仇实际上却连冲进新选组屯所都不敢。我是不是该告诉他们只要埋伏在街上等新选组局长经过就行了呢。真是的,我也不是有什么恶意啦,只是做梦都没想到身为新选组局长竟然会那么毫无防备。”挑衅一般地,南云薰炫耀着自己所做过的一些事情。

  “啰啰嗦嗦废话真多。”冲过去,对上南云薰,“我只想知道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你知不知道被南云家收养,我吃了多少苦,只因为我不是女鬼就让我遭受可怕的待遇,但是千鹤,却完全忘了关于我这个哥哥的事,而把灭了我们一族的人当成伙伴,被小心地保护着。我无法保护重要的东西,也没有人对我细心呵护甚至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要让我那可爱的妹妹也尝尝这份痛苦。”南云薰瞳孔放大放飞自我的阐述着自己的痛苦往事。作为一个不是很好的听众的冢田澈一脸不屑地看着南云薰:

  “真是可悲啊,既然你怀着这种心态接近我们,那我还是那句话,你做好死的觉悟了吗?”少女向着大和守安定里注入灵力,虽说这个时代的大和守安定并没有成为付丧神的资格但是注入了灵力的刀的斩击跟普通的刀剑的不能比的,一刀砍断南云薰的刀,顺势刺过去,南云薰闪身躲过。

  “你觉得我会毫无准备地出现在这里吗?”见没了武器南云薰后跳一步便准备撤退,正如南云薰所说的那样,街角还蹲在两个拿枪的浪人,此刻他们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冢田澈的头。而冢田澈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继续紧追着南云薰。

  伴随着两声惨叫,冢田澈一刀削断了南云薰耳际的短发:“你的后援太弱了,我的部下都没有使出全力。”说着,加州清光跟药研藤四郎从街角走出来。

  “夜晚可是他们的战场。”

……

  待冢田澈回到屯所,冲田总司还没有睡觉。他靠着墙坐在房间里,等着。纸门被拉开,满身是血的冢田澈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踩着小高跟的男子。进屋后冢田澈坐在冲田总司跟前,摊开手心,手心上静静躺着一粒扣子。那是南云薰披肩上的扣子。“袭击近藤先生的人是伊东甲子太郎的手下,然后告诉他们情报的是南云薰。现在,他们都死了,你也可以安心养病了。”说着,冢田澈面无表情强硬地把冲田总司按在床上替他盖好被子便站了起来。“清光替我看着你,他跟你比较熟,我回去了。”说着少女便退出了冲田总司的房间。房间里只剩下一人一刀相互盯着谁都不说话。许久加州清光打破了沉默:

  “冲田先生……”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