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私设


三十、谁让我喜欢你呢

  在南云薰夜访新选组屯所的夜晚永仓新八原田左之助等人围剿伊东派后被长州的人包围,藤堂平助重伤回归。而这件事就是之后被称为“油小路事变”的事件。

  次日,冲田总司并没有将晚上的事情说出去,而冢田澈也只当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对于藤堂平助受伤的事情表示很难过。而藤堂平助表示他要加入罗刹队继续保护新选组。

  庆应三年十二月,距离油小路事变后一个月,因为服用了变若水的藤堂平助已经能像平时一样正常活动了,而冬天也正式来临了。十日上午,屋外飘起了鹅毛大雪,与以往不同,今年的冬天冲田总司没能跟着冢田澈趁着大雪天跑出去闹腾,他只能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房间里养病。

  纸门忽然被拉开,冢田澈衣服有些微湿而她本人似乎却毫不介意。雪村千鹤抱着盘子正跟冲田总司唠着嗑,见冢田澈来了雪村千鹤便也非常识趣的离开给二人留下一片空间。此时的冲田总司用病入膏肓这个词来形容也不为过了,相比较曾经那个拉着冢田澈去神社参拜的他,现在的他已经瘦了不少,脸色惨白,披着近藤勇的外套坐在床铺上,手里捧着茶杯看着冢田澈。

  “去哪了?”

  “街上。”顿了顿,冢田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递到冲田总司面前,“给你带的。已经很久没吃了吧。”

  小布包里包着几串丸子,因为被保护的很好还热乎着。

  “什么呀,下这么大的雪还要出去吃丸子。”看着那几串丸子冲田总司不禁笑了起来。

  “一个人吃丸子,没意思。下次带你一起去。”冢田澈直起身子凑过去伸出食指戳在冲田总司的额头上“我等你病好起来,带你出去玩。”冢田澈知道,现在的冲田总司哪怕是站着都已经很费劲了,但是:

  “我等你,约好了。”

  ……

  当晚二条城的军事会议结束在返回屯所的途中近藤勇遭到狙击,生死未卜。除了化为罗刹的山南敬助跟藤堂平助以及卧床不起的冲田总司其他人都聚集在房间里给屯所唯一一位会医术的队士山崎烝打着下手。

  止住血,包扎好伤口后山崎烝擦着手上沾的血迹说道:“今晚是关键。”

  房间里的气氛很凝重,冢田澈抱着加州清光坐在虚掩着的门口,忽然感觉到有人靠近,回过头,冲田总司扶着墙站在门后面,一脸惊愕,接着愤恨地咬着牙转身离开。忽然意识到冲田总司想干什么冢田澈起身就跟出去。

  果不其然冢田澈看着冲田总司扶着墙一路走回房,那样子绝对不是想要回去好好休息的样子,一定,一定是想要回去拿着剑去给近藤勇报仇。眼看着冲田总司走得太急摔在地上却依然要回去给近藤勇报仇,哪怕是爬着也要爬回去。

  手指,微微颤了一下……

  “够了!”冢田澈走到冲田总司面前,把他扶起来“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我不会让你去的。”

  话音未落冲田总司直接把冢田澈的手甩开,“不要拦我,我还能战斗!”他咬牙切齿地扶着身边的墙把冢田澈甩在身后继续往前走。而冢田澈呆呆的站在后面,面无表情的脸上似乎有些落寞?说起来,以往总是冢田澈把冲田总司甩在后面而冲田总司每一次都笑嘻嘻地跟上来。

  这一次,终于轮到她被甩了。

  “冲田总司!”颤抖的手握紧,而冲田总司仿佛没有听到冢田澈喊他一般继续往前走,少女追过去强硬地拉住他,“啪!”的一声左手拍在冲田总司耳边的墙上,右手握着冲田总司的手臂,仰起头盯着他翠绿的眸子,仿佛是鼓起了所有勇气一般,“我替你去。我替你去给近藤先生报仇。”

  “小澈……”

  “冲田先生就在这里好好养病,等我回来就好。”松开手,冢田澈咬着唇,深吸一口气,看向冲田总司的房间伸出手,调用灵力,轻轻一挥,原本躺在冲田总司房间里的大和守安定直接飞到了冢田澈手中。

  将刀插入腰间,冢田澈毅然往前走,身后冲田总司反握住冢田澈的手:“小澈你不是……”

  “没关系。”冢田澈背对着冲田总司低着头,抽出手,抿了抿唇:“谁让我喜欢冲田先生呢。”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