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私设


二十九、审神者

  庆应三年十二月,斋藤一回到屯所并带回了伊东甲子太郎要暗杀新选组组长近藤勇的消息。而得到消息的新选组决定先下手杀了伊东甲子太郎。

  次日,近藤勇以及土方岁三假装请伊东甲子太郎刺探长州的动向而请他外出喝酒,在夜晚将其杀死。其余人在伊东甲子太郎尸体附近埋伏等伊东派的人出现后包围剿灭。冲田总司因为生病被勒令呆在屯所养病而冢田澈也被以照顾伤患为由留在屯所。冢田澈明白土方岁三让她留在屯所的理由便也没多说什么,正好落得个清闲。

  夜晚总是事情的高发时间段,就像是他们要在夜晚趁伊东甲子太郎回去路上杀了他一样,夜晚的屯所也来了一位“客人。”

  “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你竟然来这里。”半夜冲田总司躲在被窝里咳嗽个不停,纸门外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拉开纸门南云薰微笑的走进来“请放心,我只是来感谢你那天的出手相救而已。”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

  “感谢?……”看清了南云薰放在地上的小瓶子究竟是何物之后冲田总司一瞬间严肃了起来。“为什么你会有这个?”

  “是纲道先生给我的。”南云薰老老实实地解释着他变若水的来源。

  “纲道先生啊,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父亲,而千鹤则是我的双胞胎妹妹。我们家因为拒绝倒幕的邀请而遭灭门,纲道带走了千鹤,而我则被土佐的南云家带走就此分别。”南云薰笑着说着他们的一家,仿佛和自己毫无关系一般。

  “那你也是鬼了?”

  “是的,冲田先生还真冷静啊,我听千鹤说过你病情的事,喝下这变若水的话练蛀牙都能治好……”南云薰话音未落一道杀气便冲他而来划断耳际的短发直插墙上。

  被扔过来的是药研藤四郎。

  冢田澈静静地站在南云薰的身后,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杀意“这就是你这段时间跟踪我们的目的?”少女拔出腰间的加州清光指着南云薰的鼻子:“变若水只能加速人的身体再生,像肺痨这种病在这个时代是不可能治好的。”

  “听起来冢田小姐似乎对变若水很有了解?”南云薰毫无畏惧地对上冢田澈站起来走出房间。

  “嗯,真不巧我的部下对药理很有研究。而你,特地跑到这里来送上变若水是做好了死的觉悟了吗?”冢田澈依然用加州清光指着南云薰,不同的是原本加州清光木质的外表开始泛起了金属光泽,外面那一层木质的封印逐渐剥落露出了加州清光原本的形态,而被插在一旁的药研藤四郎也是如此,木质的封印剥落,接着一阵樱花飞舞,插在地上的短刀在众人眼前变成了一名身着军装的少年。

  “我叫药研藤四郎。大将风雅的事情我不懂,战场的话就放心交给我。”

  意识到好像得罪了不得了的人,南云薰抿了抿唇,“真是了不起的能力但是真不巧我并不想与你交手,那下次再见了。”

  说着南云薰刚想离开冢田澈挥着加州清光冲过来便是一刀,血溅在木质的长廊上,最终南云薰还是带着伤消失在了风中。放出灵力确认南云薰已经失去了踪影冢田澈才重新回到冲田总司的面前。加州清光一刀插在变若水的瓶子所在的位置,一瞬间小小的玻璃瓶变得粉碎,红色的液体流了一地。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冢田澈看着冲田总司,“我说过吧,我是被神明守护的人。药研也好,曾经作为你的佩刀因为刀尖折断被认为不可修复被遗弃而今又完好地出现在你面前,都因为他们是我的刀。被我唤醒作为付丧神维护历史的刀。”

  “被你……唤醒的刀?冢田,你……究竟是谁?”一夜间,仿佛回到了初见的那天一般,在冲田总司眼里,眼前的这个少女明明女扮男装跟他相处了三年多,可是今天他忽然才发现对于她,他一点都不了解。

  “我是……审神者。”闭上眼仿佛是等待处决一般,冢田澈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来自百年以后的世界。”

  “所以说,一家人在来的路上被不良浪人劫杀也好,跑去各个道馆偷看学剑道也好都是骗人的对吗?”冲田总司身后握着的刀在发抖,而冢田澈非常清楚这一点,而插在二人之间的加州清光在不断的颤抖,不断地不断地颤抖,仿佛迫不及待的想要说什么。

  “是的。”少女仿佛毫不知情一般。

  一瞬间,刀尖指着冢田澈的喉咙,而药研藤四郎的刀也架在冲田总司的脖子上。

  “你,究竟想做什么?”冲田总司皱着眉。

  “清光安静点,药研你把刀放下。”即使被用刀尖指着,冢田澈却还依然淡定如初,看着药研藤四郎把刀收回去才淡淡地说:“我什么都不会做。”说着,她少有地笑着,“我什么都不会做,我只会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大家,更何况未来这种东西对你们来说要用双手去创在出来不是吗?在不受任何外来物干扰的情况下所创造出来的你们的未来,哪怕是就这样改变了历史我也不能多说什么不是吗?”

  指着脖子的刀渐渐被收了回去,原本气势汹汹的冲田总司再次咳嗽了起来,“那你……咳咳咳……为什么要女扮男装混入新选组。”

  闻言少女忽然呆住了,许久她才过去拍着冲田总司的背缓缓说道:“应该说是你们收留了我。我在执行任务的途中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在灵力全失两把刀全部被封印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平助拉着我来到了新选组。要是一开始就让大家知道我是女孩子的话我肯定进不来了吧,我也要想办法找个容身之处在这乱世活下去啊。”

  “我会保护你啊!”听了冢田澈的话冲田总司猛地抬起头对上少女漆黑的瞳孔,许久才听见少女轻启朱唇:

  “笨蛋。”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