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私设


二十七、一起睡觉

  那天回去后冲田总司被永仓新八等人笑了很久,倒是冢田澈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任由冲田总司一个人红着脸在角落纠纠结结。

  庆应三年三月,春风消融了冰雪,樱花开始绽放,这本应的是万物生长的季节,队里却因为伊东甲子太郎的到处游说搞得有些分裂,就连永仓新八跟斋藤一都被他单独找过。对于这件事,冲田总司表示:“既然招待了二番队三番队队长为什么却没招待一番队队长的我呢?”

  “招待你的话,大概会直接一刀砍过去吧。”闻言冢田澈斜眼看了眼冲田总司,后者嬉笑着说道:

  “还是小澈你了解我。”说着冲田总司一把搂过冢田澈,而后者则是一脸嫌弃地拍掉冲田总司的手。

  巡逻途中冲田总司总是忍着努力不咳嗽,而冢田澈也只当做没发现,假装一本正经在巡逻。此时距离池田屋事件已经过去三年了,三年里冢田澈成功恢复了灵力,只是为了隐藏身份从来没有使用过,包括身边的加州清光以及药研藤四郎都有着自己的意识,随时替冢田澈戒备着周围。什么人有敌意什么人在偷窥冢田澈知道的一清二楚,包括近来总是在偷窥她的那位传闻中长得跟雪村千鹤很像的南云薰。只不过就目前来看还不知道南云薰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冢田澈便也按兵不动随她看着。

  夜晚是短刀的战场,药研藤四郎一直被冢田澈作为护身短刀藏在袖子里,睡觉的时候藏在枕头下面。朦朦胧胧的,她听见药研在喊她。

  “大将,有人来了。”

  “敌人么?”

  “大概,身上带着杀气。”

  听见药研这么说,冢田澈闭着眼睛偷偷将手摸到枕头下面,把药研藤四郎藏入袖子,又把手摸出被褥握住加州清光随时准备作战。接着没过多久正如药研藤四郎说的那样,门外传来了有规律的脚步声,把身边睡的正香的雪村千鹤都吵醒了。借着月光,冢田澈看到一位男子带着刀走了过来,停在了她房门口。

  看到门外的身影雪村千鹤坐起来,问道“是谁?”听见雪村千鹤的声音冢田澈拦住她,把食指竖在唇前比了个“嘘”的手势,接着握着加州清光躲到挡在门前换衣服的屏风后面。

  纸门猛地被拉开,月光照了进来,那人双眼充血,贪婪地念叨着:“血……血……给我血!”说着他盯着雪村千鹤走了进来。

  因为有屏风挡在,那人还没有发现冢田澈,在他毫无知觉地走到屏风后面时冢田澈冲出了拔刀直接砍过罗刹的身子,瞬间血溅了冢田澈一身,而罗刹似乎毫无知觉似得拔起刀砍下来,冢田澈闪身一躲,却没想到原本在自己坐在床铺里的雪村千鹤依然在自己身后还没走,看到这一幕她下意识地伸出手臂挡在自己面前,下一秒刀尖直接划过她的手臂,血染红了她的衣服,而躲开的冢田澈挥刀砍在那人左臂上,借着罗刹转身把目标移向自己的时候抬腿踹在那人肚子上踢出房间接着冲过去一刀刺入心脏。温热的血溅在冢田澈的脸上,至此,罗刹再也不动了。

  “冢田!/小澈!”首先过来的是土方岁三以及藤堂平助,看到冢田澈一脸血刚要说什么,少女便用衣服擦了擦脸:

  “没关心,不是我的血。不过……”说着冢田澈转身看了房间里的雪村千鹤,后者捂着手臂勉强地靠在房间的墙上,半截袖子已经被染成了红色,血印还在不断地扩大。

  或许是因为骚动太大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山南敬助作为变若水的改良者,过来收拾残局,而冲田总司看到冢田澈浑身是血的样子赶忙把人拉过来浑身上下检查个遍,在确认少女没有收拾后收到冢田澈一脚倒地不起。一群人没有心思管冢田澈跟冲田总司的闹剧全身心扑在罗刹身上,而山南敬助也因为雪村千鹤身上的血变成了罗刹,差一点失去意识,不过好在他及时恢复了自己的意识。

  “这么吵杂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来给我解释一下!”最麻烦的人来了。冲田总司将冢田澈挡在身后,而冢田澈悄咪咪地在伊东甲子太郎看不到她的地方看着他瑟瑟发抖地指着被众人围着的山南敬助。“山……山南先生……你……你不是应该已经死……死了吗?为什么……”话还没说完便被近藤勇推着回了房间。

  “被他发现了哦,要砍了他吗?”冲田总司看了眼伊东甲子太郎转过头问土方岁三。

  而土方岁三沉默了一会,没有理会冲田总司看向雪村千鹤“今晚用我的房间吧,还有,让山崎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冢田澈环顾一下自己的房间,之前因为打斗变得乱七八糟,而且地上还有着血印子,在这种环境下睡下确实……“那小澈今晚在我那边过夜吧。”不由分说,冲田总司拉着冢田澈便往回走。

……

  虽说睡冲田总司的房间是他自己提议的,但是拉着冢田澈走到门口冲田总司内心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地刷满屏了。

  【可以抱着小澈睡觉诶……】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