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忘初心,用爱发电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私设



二十三、月下美人

  元治元年秋,伊东甲子太郎加入新选组。

  是夜,近藤勇土方岁三等几人跟伊东甲子太郎在屯所喝酒,像冢田澈跟雪村千鹤这样的小姓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她们负责的就是给几位温酒,洗完洗酒瓶什么的。收了空碗,冢田澈跟雪村千鹤两人蹲在后院一起洗完,没过一会伊东甲子太郎走了过来:“请问。”

  “您有什么事吗?” 雪村千鹤率先站了起来。

  “为什么想你这样的人会出现在这里?”说着伊东甲子太郎缓缓靠了过来“你不是队员吧。”

  将最后一个碗洗好,冢田澈将它们放在边上的盆子里端起来“千鹤,麻烦你送到厨房。”将装满碗的木盆强制塞到雪村千鹤手里冢田澈迎上伊东甲子太郎走了过去“伊东先生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吗?”少女面无表情地说着,黑色的瞳孔却不断放大,似乎想把人吞进去。

  刀锋擦过冢田澈额前的刘海几乎要顺着伊东甲子太郎的脖子划过去,强制性地划开了二人的距离,准确的说是伊东甲子太郎主动退后,冢田澈根本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能有这么任性而又随意的,大概整个屯所大概只有一个人。雪村千鹤端着的木盆晃了一下发出碗与碗之间的碰撞声,她轻声惊呼“冲田先生!”

  大和守安定刀尖上静静地躺着一枝月季,冲田总司用刀尖将月季递到伊东甲子太郎面前“这里全是男人,没什么花。难得伊东先生在这里,至少让您饱个眼福。”

  “真漂亮。”伊东甲子太郎也顺着冲田总司的台阶拿起刀尖上的花放到鼻尖闻了闻,又看向冲田总司说道:“不过用刀真粗暴。”似乎有些埋怨。

  “稍微有些粗暴正是天然理心流的作风。”冲田总司解释着将大和守安定插了回去。换上严肃的语气对着雪村千鹤说道:“你还有要收拾的东西吧,快回去做。”

  “是!”呆住的雪村千鹤瞬间回神端着木盆跑回了厨房。

  “谢谢你的花,冲田先生。”见雪村千鹤跑了伊东甲子太郎也没了什么兴趣,说完便走了。

  后院再次只剩下冢田澈跟冲田总司二人。冢田澈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冲田总司不说话,微风带着半片残叶吹过,冲田总司被冢田澈盯得游戏不自在,刚想解释些什么冢田澈忽然凉凉地开口说道:“冲田先生特地把我种的月季削下来送给一个男人……”转过身,迈起脚步就往回走,黑色的马尾在身后一甩一甩似乎在发泄着不满(?)风中只留下少女的三个字:

  “真恶心。”

……

  因为屯所里除了雪村千鹤以外全是男人,洗澡总会有些不方便,尤其是伊东甲子太郎来了以后冢田澈更是嫌弃的不行。

  深夜,因为咳嗽而醒来的冲田总司忧郁地坐在长廊里,似乎是听见冢田澈房间附近发出了什么细小的声音,躲在角落里凑头一看——少女穿戴整齐地走了出来,四处张望着直接翻墙出了屯所。

  大晚上出去?

  带着半分疑惑半分担心,冲田总司拿起大和守安定偷偷地跟了出去。

  虽说已经入秋,但是吹来的风还是带着半分暖意,吹起河边的树叶发出簌簌的响声。冢田澈找了块月光能完全照到的地方,将加州清光跟药研藤四郎放在地上,脱下衣服,走近河里。树后面看到这一幕的冲田总司瞬间瞳孔放大,赶忙转过身蹲在树脚堵住半张脸。他现在感觉血气上涌,整个人有点……不太好。

  只是,冲田总司并没有发现原本放在岸上的两把刀,其中,一把抖了一下。

  调整了一下呼吸,平复好心情后冲田总司微微从树后探出头,几乎一瞬间,对上了两把杀气腾腾的刀尖。一滴汗从冲田总司后脑勺滑下来,他见识过加州清光护主的性子,当初就因为某件事对着他戳了半天,那时候只有一把刀,眼下,加州清光药研藤四郎一长一短对着他,好像在说“你的头再往前凑一下我就不客气了!”

  原本只是担心冢田澈会出什么危险的冲田总司跟着两把刀僵持了半天最后败下阵来“我知道了,我回去,我回去。”他耷拉着脑袋往回走,忽然想到什么刚回过头两把刀猛地就盯了过来,“喂,我走你们别告诉她啊。”冲田总司小声地说着离开了河边……

  第二天……

  “哟,小澈昨晚睡得怎么样。”

  “滚开,变态。”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