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有bug

ooc

有私设



十七、心意

  自那以后冢田澈便再也没有主动跟冲田总司搭过话,虽说冢田澈话本来就不多,通常都是冲田总司主动找冢田澈的,一个月过去见冢田澈还是老样子对自己爱理不理的,作为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也不会自讨没趣,而恰好雪村千鹤又提出了想要出去寻找雪村纲道的请求,便应着土方岁三的意思带着雪村千鹤出去巡查。对此,正在洗衣服的冢田澈只是手上动作顿了顿便继续了,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傍晚,冢田澈一个人在厨房做着晚饭,而雪村千鹤跟冲田总司因为巡查时带回了长州的奸细而被山南敬助喊去了。

  “呐,小澈,你跟总司之间发生了什么吗?”藤堂平助靠在厨房门口跟冢田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没有。”

  “是嘛。”藤堂平助把双手靠在脑袋后面说道“最近,总感觉你们之间怪怪的,你也不跟总司出去巡查了,而且今天总司还带着千鹤出去巡查,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哦。”少女应了一声便打开锅子调着汤。香气从锅中散了出来弥漫在整个厨房间,藤堂平助一下子就跳了过来。

  “哦!好香!看起来好像很好吃!”藤堂平助刚想伸手偷吃便被冢田澈拍掉了,他揉着手笑嘻嘻地:“冢田做的饭菜一如既往诱人啊,不过可惜你是个男孩子,如果是个女孩子我肯定要把你娶回家!”

  “……”冢田澈没有回应他,专心煮着汤,倒是门外传来一阵咳嗽声。

  声音的主人是冲田总司,“平助没想到你在这里啊。”说着他笑着走进来,“今晚长州他们似乎有所行动,可能会在四国屋或者池田屋开会,晚饭不要吃太饱当心跟他们动起手的时候吐出来哦。”

  伴随着冢田澈有规律的切菜声停下,闭上眼,许久,少女抬起头,“今晚我可以跟过去吗?”

  “诶?太危险了冢田……”

  “可以啊。”藤堂平助的话还没说完冲田总司便直接打断了“目前能出动的队士不多,多来一个是一个。”难得冢田澈提出请求,冲田总司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和好的机会。通知完了冲田总司转身出去,忽然想到什么似得,又把头凑过来,“平助,建议你收起刚才的话,因为如果冢田是个女孩子我才不会让给别人。”说完他刚把头缩回去一把菜刀便直接被扔了出来插在刚刚他头的位置……

……

  晚饭后队员分成两组,土方岁三带领24名队员去四国屋,而近藤勇带冲田总司、永仓新八、藤堂平助外加10名队员去池田屋。而冢田澈便是这10名队员中额外的第11名。

  久违的池田屋再次出现在眼前,冢田澈握紧了腰间的加州清光,而加州清光似乎也是回应她一般抖了抖。池田屋附近灯火通明,跟她之前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冢田澈屏住呼吸试着用灵力搜索了一下,附近没有扰乱时空的磁场,看起来这次这里没有溯行军。

  援军久久不到,不清楚池田屋究竟藏了多少人,十几个人就这样冲进去并不是上上之举,但是就这样放着长州的人逃跑又太不划算,斟酌再三近藤勇下令,“我们冲进去!”

  “新选组的例行公事检查!”撞开门,近藤勇高亢地喊道。

  话音未落,一群人已经从二楼跑了出来。

  冢田澈跟在近藤勇身边,看着冲田总司冲上了二楼,而藤堂平助紧跟在后面。眼看着不对劲冢田澈尽快解决掉身边的人也跟在冲上二楼,只是几乎一瞬间,久违的违和感袭上心头。引得少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那是溯行军即将出现的预兆,更准确的说,那是检非违使出现前的雷鸣。

  是……因为自己么……

  冢田澈瞳孔收缩,看了眼自己双手沾满了鲜血,那是人类的血,楼下,那倒在地上是尸体还是温热的,那是被她用加州清光斩杀的。

  就在刚才她干掉了多少人?因为她的出现,而导致了检非违使的出现……这才是她被人关在这边的原因么?

【审神者为什么而存在?为了消灭企图篡改历史的时间溯行军,唤醒刀剑中沉睡的意识。】

  这样的她,跟时间溯行军有何区别?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