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求功,不求名,只求一个真心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有bug

有私设

ooc


十六、不一样

  土方岁三跟山南敬助等人去大阪巡查,传回了山南敬助左手受伤的消息。半个月后的夜晚,正是晚饭时分二人回到了屯所。或许因为左手受伤无法握剑的缘故山南敬助寒暄了几句便直接回房了,而土方岁三倒是因为雪村千鹤走出房间跟众人一起吃饭说了几句。结果不出意外的,在场的所有人都争着说是他让雪村千鹤出房间的。当然,这个所有人并不包括冢田澈在内。少女只是默默给土方岁三准备好晚饭后便回到自己位置继续吃饭,一句话也不说。

  日后,原本和蔼的山南敬助渐渐地变得少言寡语,众人练剑的时候他偶尔也会躲在柱子后面偷看,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后院挥剑。冢田澈跟山南敬助没什么交情,看到这些只会关上窗户继续做自己的事,什么都不说。

  “说起来,最近山南先生吃的越来越少了。”

  “嗯。”

  每天早上冢田澈都会一早起来给大家做早饭,而冲田总司起床后便会在厨房晃悠着倒也不捣乱。

  “早上好。”雪村千鹤走进厨房听见二人的话说到“山南先生有伤在身不好好吃饭的话的身体会垮掉的!”

  “我是允许你食堂吃饭,没允许你随便进出。”话音未落土方岁三的声音变在她身后响起。

  雪村千鹤一个激灵,转过头对着土方岁三弯下腰“十分抱歉,我想看看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不必多此一举。”说完土方岁三便要离开,雪村千鹤追过去说道:

  “那个,山南先生的饮食可以交个我来吗?我在父亲身边学过如何照顾伤患。”

  “不必要的同情反而会化作伤人的刀刃。”土方岁三转过身冷冷拒绝。

  “有什么不好。”冲田总司忽然凑过去“反正不管谁送过去他都不怎么吃,就交给她负责呗,还能减轻冢田的负担。”说着冲田总司伸手揉了揉冢田澈的头,而后者冷冷地拍掉了他的手。

  土方岁三看了眼正在低头切菜的冢田澈,说起来少女来到屯所也有半年了,屯所上上下下的事情都由她一手包办,洗衣做菜打扫卫生,之前井吹龙之介在的时候还好,而今全部由少女一个人接手,也辛苦了,正如冲田总司所说,“我知道了,随你们吧。”说着土方岁三挥了挥手,转身便走了。

  早饭时分,山南敬助的出现让大家很是开心,而雪村千鹤也更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逐渐帮着冢田澈接手了屯所的事物。

  跟冢田澈不同,雪村千鹤勤劳能干,很快就包揽了很多家务,而冢田澈也不跟她抢,既然她愿意做,自己就去干别的,事情做完就去练剑,也不会像雪村千鹤那样跟着土方岁三近藤勇身后给他们端茶倒水。好坏只有在对比的时候才有鲜明的显现。跟雪村千鹤比起来作为一个小姓冢田澈真的太不合格了。

  三个月下来雪村千鹤深得众人心,哪怕连跟冢田澈关系很好的冲田总司有时也会在冢田澈面前帮着雪村千鹤说话。

  “说起来冢田不会觉得自己太坏了么?”

  傍晚时分,河边的孩子散去回家了,冢田澈跟着冲田总司走在回屯所的路上。

  “嗯?”少女仰起头。

  “把事情都交给小千鹤做什么的。”说着,冲田总司斜眼看了眼冢田澈。

  而少女愣了一下,低下头,淡淡说道:“我……跟她不一样。”

  “是不一样,男子汉要……”

  “不过,”未等冲田总司说完话,冢田澈直接打断了他,抬起头站在原地直直的看着冲田总司“当初井吹在的时候冲田先生不也没有说过么,我比井吹小,他却把很多事扔给我做什么的……”

  见冢田澈有些生气,冲田总司忽然觉得莫名其妙“她可是女孩子。”

  一句话,似乎是直接说道了心底,少女眨巴着眼睛,看着冲田总司,没了之前的气势,许久,冷冷地笑了一下,“是么。”接着,少女自顾自地往前走,再也不看被她甩下的冲田总司。

  飘逸的马尾在身后甩来甩去,冢田澈高傲地仰起头,面无表情的脸上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莫名其妙被甩了一脸的冲田总司不爽地在后面慢慢悠悠地走着。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