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bug

有私设


十四、新选组

  年后的余热还没完全的消散,清晨的炮声便响彻了天空,屯所的浪士们奉命守护守护御门。而作为小姓的冢田澈当然不可能参加这种正式的活动,她只能在屯所等待着,直至夜幕降临传来了任务顺利完成的消息。紧接着次日近藤勇在开会的时候宣布了会津公所赐予大家的新队名

  ——新选组。

  新选组这名字是曾经在会津藩内存在过的组织的名字,是习武之人所在的组织,而今将这个名字赐给浪人屯所也就是说会津公已经认同屯所的大家已经可以作为武士继承这个名字了。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只是一个开始……

  没过多久雪村纲道便失踪了,而他的住所也在他失踪的时候被一把火烧为了灰烬,从变若水的资料到过去做过的所有实验材料等等什么都没有留下。

  雪村纲道失踪后的几天在寻找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新建先生也失踪了。新见先生失踪后半夜便频繁出现了奇怪的街头试刀事件,按街头人的说法是尸体上基本滴血不留。

  所以说与其说这是奇怪的街头试刀事件不如说是罗刹所为。

  一如既往买菜的时候听着街口的小道消息冢田澈在心里暗暗下定论。冢田澈不喜欢逞英雄也过了天下大事为己任的年纪,对于这种事,只要上头没下令她基本上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旁观者。她不会主动插手这个世界的事。

  当晚,冲田总司跟着土方岁三等人出去执行任务回来后便带来了新见先生切腹的消息。当然,冢田澈自然不会信,她只会微微斜眼:

  “他不像是会认错切腹的人,怕是被你砍了吧。”

  “嘿嘿,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对于新见先生的死,队里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混乱,自从大家渐渐的把重心从芹泽鸭移到近藤勇身上后屯所的气氛好了很多。在屯所众队士都没有注意的的情况下,芹泽鸭的势力渐渐便弱去,再过不久土方岁三他们就要扳倒他了吧。冢田澈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而同为小姓的井吹龙之介却毫无感觉。

  有的时候作为一个旁观者,真的能看清很多事情。

  在去岛原的路上冢田澈忍不住感叹。

  土方岁三说要好好款待芹泽鸭实际上是为他准备最后一顿晚餐吧。酒席上除了毫不知情的几个人却只是天真的以为土方岁三和芹泽鸭要言和了,开心地闹着,连一直跟芹泽鸭不对盘的冲田总司都稍有地配合着笑着。

  冢田澈放下酒杯拉开纸门走出去,听到身后冲田总司那句“冢田你去哪?”

  “喝多了,门口吹吹风。”随口的谎话,根本不需要打草稿。

  只是根本没有心思在这种时候喝酒闹事。

  正如预料到的一般,芹泽鸭先走了,土方岁三冲田总司山南敬助也紧随其后。临走前冲田总司看了眼站在长廊上的冢田澈,微微一笑,换来的是冢田澈回到房间的背影。

  酒足饭饱,井吹龙之介、永仓新八跟藤堂平助也有了回屯所的打算。而留下的斋藤一一句“不行”把三人留下了。注意到近藤勇的表情三人好像都明白了什么似得,井吹龙之介直接跑了出去,藤堂平助也追着井吹龙之介出去,而作为跟芹泽鸭同门的永仓新八同样无法接受大家谋划了这么久的事自己却毫不知情而冲了出去。斋藤一提起刀看了冢田澈一眼,而后者淡淡给自己倒是一杯酒朝着他摆摆手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

  斋藤一走后房间里只剩下了近藤勇跟冢田澈二人。冢田澈不爱说话,近藤勇也心情不好一直闭着眼。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冢田澈缓缓拉开门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话音未落,人已不见。

  “你真的变了,变得如此惜命了啊。那就相信自己的运气吧,不过我看你也没什么运气。”回屯所必经的桥上冲田总司对着浑身是伤的井吹龙之介轻轻一推,后者摔入水中顺着水流飘走了。“再见了,井吹君。不过我想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就此道别了。”

  在黎明还没有到来前,天空依然一片漆黑,冢田澈静静地从冲田总司身后走过。

  “回去了。”

  “嗯。”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