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跟段子比起来果然更喜欢写连载
假装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想要做个小天使励志填完每个坑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有bug

有私设

ooc


九、罗刹后续以及冢田少女的桃花

  夜晚,冢田澈忙完一天的活刚要回房,忽然看见转角的灯光,疑惑了一下,跟过去。在这个点,大家不都应该已经回房了么……

  新见先生一个人偷偷摸摸提着灯笼走出了屯所。

  这个点出去?

  借着月光,冢田澈偷偷跟了上去。夜深人静,冢田澈趴在屋檐上,看着新见先生一路走到雪村纲道的住所门口,熄灭了灯笼,十分警惕的说了什么,接着雪村纲道拉开门把新见先生接了进去。房屋内烛光摇曳着微弱的光芒,冢田澈没有冒然接近,目前体内的灵力维持她自己本身的战斗就已经勉强了,更没有多余的灵力去召唤式神偷听。她在雪村纲道住所门口埋伏了近十五分钟,新见先生从里面出来了,关上门,他摸了摸胸口,小心地摸了回去。

  是去管雪村纲道拿了变若水么?冢田澈暗了暗眸子做了这么个推测。

  不出所料,次日夜晚屯所再次响起了罗刹的嚎叫。服用变若水的人是芹泽鸭上午抓回来的不良浪人,并且与上次不同,这次的罗刹直接翻墙跑走了。

  众人兵分两路,土方岁三山南敬助已经冲田总司去关押不良浪人的地方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其余人去追罗刹。

   半夜,空气中弥漫起了薄薄的雾,原本就不是特别明亮的月光更加暗淡了,以致于站在高台上根本看不清远处的事物。

  一夜无果,黎明时分,冢田澈回到屯所,众人坐在那,都是一脸凝重,而藤堂平助以及井吹龙之介跪坐在中间,低着头,藤堂平助表示因为自己的犹豫没能杀死罗刹,让他跑掉了。

  接着连着一整天,屯所的氛围都异常地紧张,尤其是藤堂平助,格外地消沉。夜晚才是战斗的开始,一如昨晚的雾气,漫无结果的巡查,还好的是,至少藤堂平助带来了罗刹已被他斩杀的消息。

……

  按局长的命令把不良浪人的头颅挂在大阪示威——浪人组的名声,更坏了。背地里被人叫成壬生狼不说,包括现在冢田澈出门买菜都变难了。有点店主不愿再给便宜,更有甚者不愿卖给冢田澈,对此少女很不爽最终一句:“既然你都说我是壬生狼还不愿卖给我不是纯粹挑衅么!”不仅买到了菜,人家还没收钱。

  当然冢田少女表示很开心:“下次我还来给你们做生意。”

  然而被土方岁三知道后狠狠训了一顿,当然这是后事。只不过关于这件事冲田总司笑了冢田澈很久。

  冢田澈偶尔会在事情全部做完的情况下跟着冲田总司出去巡视。街头那家和果子店里的的丸子真好吃啊,冢田澈闻着香味一转头便是……井吹龙之介?旁边还有一个妹子???

  冢田澈面无表情式疑问:“嗯???”

  “怎么了?”冲田总司顺着冢田澈的视线望过去:“马萨卡!没想到井吹是这样的人!”

  斜眼看了眼冲田总司踢了踢他脚跟:“不要八卦,认真巡查。”

  “喂,最初先八卦的人是你么!”冲田总司不服。

  “不,我什么都没看到。”少女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啊……”忽然间,听到井吹龙之介边上的少女的声音。“冢田君!”忽然间就冲着冢田澈跑过来。

  冢田澈:???

  冲田总司:有戏。

  众人听见声音停了下来看着冢田澈:“怎么回事?”

  “不知道。”冢田澈一如既往面无表情得说的很真诚以至于深知她本性的冲田总司表示不信。

  少女笑吟吟地跑到冢田澈面前脸上泛着微红说道:“上次多谢冢田君。”

  “你是……”冢田少女歪头。

  “我是小铃。”说着少女撩开额前的刘海:“冢田君的药很有效呢,一点印子都没有留下。”

  “哦。”冢田澈想起来了,是之前岛原顶撞芹泽鸭的舞女。“没关系,你自己在那边工作小心点。”

  “嗯。”小铃笑盈盈的,看的周围几名队士脸上泛起了莫名红晕。

  “我们还在工作,先告辞了。”少女看了眼井吹龙之介,忽然想到什么似得,从怀里掏出一袋金平糖塞在小铃手里:“给你。”接着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继续跟着众人巡逻却没有注意到冲田总司怪异的表情。

  跟冲田总司走在最后面,虽然声音小却还是能听见走在最前面的人说着:“没想到冢田虽然看起来很瘦弱而且年纪还那么小女人缘居然这么好。”

  冢田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看着前面那人,只不过倒是冲田总司故意咳嗽了两声“你们好好巡查!”接着,伸出手揉了揉冢田澈的头发,收到某人一脚。

  冢田澈:认真巡查。




小剧场:

冲田总司:给我的金平糖你居然拿去撩妹???

冢田澈:谁说是你的。

冲田总司:哦。【冷漠】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