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求功,不求名,只求一个真心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ooc

有bug

有私设


八、罗刹(二)

  近藤勇奉上面的命令去大阪打击不良浪士的基地带走了包括山南敬助冲田总司等不少人,这一次包括芹泽鸭也去。一下子屯所少了很多人,主力只剩下了土方岁三原田左之助跟藤堂平助三人。

  目送着众人走了之后土方岁三忽然把冢田澈跟藤堂平助喊道屋后的角落说道:“密切注意新见先生和纲道先生的动向,新见先生打算趁山南先生不在期间包揽大全,两人擅自进行研究。”

  土方岁三口中的新见先生是芹泽鸭的学生,跟山南敬助一起负责与雪村纲道进行变若水的研究。之前因为变若水的事情而从局长位置上被山南敬助拉下了一直怀恨在心。

  “我知道了。”

  “我虽然无法离开京都,但如今山南先生去了大阪,我不打算让他们乱来,这种事情只能交给知晓变若水并信赖的伙伴做。”土方岁三解释把二人喊过来的原因。“等下我和原田去纲道先生工作的地方,剩下的拜托你们了。”

  “交给我吧!”藤堂平助点头。

……

  监视雪村纲道的事情藤堂平助跟冢田澈二人分工,一人一天轮流监视。入夜了,雪村纲道从屯所出来,冢田澈在门外等着,见雪村纲道出来了跟过去“夜里不良浪人出没不安全,我送你。”

  雪村纲道看了眼冢田澈微微低下头:“那就麻烦你了。”

  送雪村纲道回去的路上冢田澈一直都静静地跟在边上,没有表情也不说话,倒是雪村纲道,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是个和蔼的老和尚。

  “冢田君也反对变若水的研究吗?”雪村纲道打破了平静。

  “嗯,毕竟跟普通的实验不同,需要进行人体实验,牺牲太大也太过冒险。”冢田澈一本正经。

  “但是不正是有牺牲才能有进步么。这种药可以拯救很多人。有些人正是因为无力才会失去一切倘若有力量的话……”

  “那也是有代价的。”说着少女冷冷的打断了雪村纲道的话,直直的看着他,这种事情她见过太多了,为了得到力量而暗堕的本丸,最后全都消失了。“变若水能让人得到力量同样也会让人失去理智,变成怪物一反初衷。”

  看着少女眼中散发出淡淡的冷光雪村纲道便不再说话。这种沉默一直到了雪村纲道的住所才打破。“今天麻烦你了,冢田君。”

  “应该的。”客气完冢田澈转身便要离开,忽然听见身后的雪村纲道淡淡的说:

  “说起来看到冢田君就想到家乡的女儿,看起来似乎跟冢田君一样大。”

  “是么,那还真是……”冢田澈迈步往前不回头,也不知道雪村纲道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合上眼帘,收起略带讽刺的表情,风中只剩下她的最后半句:

  “有缘呢……”

  ……

  数日后近藤勇率领着去大阪打击不良浪人的队伍回来了。在屯所的大家表示见到大家回来都很开心,只是奇怪的是除了冲田总司以外的所有人表情都出奇的凝重,而芹泽鸭则更是没了那高傲的神情,一反常态地居然第一个摔门而入。

  “新八先生,有做出什么成果了吗?藤堂平助跑过来。

  见没人回应他一旁的土方岁三犹豫了一下问道:“山南先生发生了什么事吗?”

  “在大阪和徒手的武士们发生了乱斗,芹泽先生和冲田君……把对方都杀了。”山南敬助说的很沉重,而听到这里为首的近藤勇头低的更低了。

  听到这件事在门口扫(tou)地(ting)的冢田澈依旧低着头,只是拿着扫把的手停顿了一下便继续扫地了。

  一直到傍晚,近藤勇依然沉浸于自责中。冲田总司见了淡淡道:“不是我们的错,先挑起事端的可是对方。”他说的时候一脸无所谓。而山南山敬助也在旁推着眼镜也说道:

  “在那种情况下我等也不好违背局长的命令”

  “我不想听借口,就算是对方主动挑事也不能对手无寸铁的人出手”土方岁三一如既往严肃。

  “那么……”听了土方岁三的话冲田总司抬起头,依然是那种无所谓的表情,用那种淡淡的语气说道:“既然我们违背武士道,那就切腹吧。”

  听了冲田总司的话众人一惊,“总司你在说什么!”永仓新八走到冲田总司面前抓着他的肩:“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吧!”

  “玩笑?我可是认真的。”说着冲田总司的表情严肃起来。

  “总司你给我适可而止点!”这下土方岁三彻底生气了咆哮着喊出这句话,上前指着冲田总司说道:“你以为切腹就能平息这次的骚乱吗?”说完他便再也不想说些什么失望地离开了。

  过了许久人群渐渐散掉了,冢田澈静静地跟在冲田总司身后,也不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忽然间,冲田总司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再跟着我连你一起砍了哦。”——明显心情不好。

  闻言,冢田澈真的停下了脚步,冲田总司见冢田澈不再跟在便又继续往前走,而冲田总司一走,冢田澈又马上跟这走,忍无可忍冲田总司猛地回头,接着直接迎上冢田澈一脚。

  “想什么呢,吃饭了。”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