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苑

不求功,不求名,只求一个真心

【主薄樱鬼】时间溯行

有私设

有BUG

OOC


四、真男人 冢田澈

  “冢田!会津公正式收留我们让我们留在京都了!芹泽先生喊大家一起去岛原庆祝你也一起来吧!”

  冢田澈本来扫地扫的好好的,藤堂平助忽然跑过来搂住她的肩。在短暂的停顿后少女淡定地理了下衣服“我不会喝酒就不扫你们兴了……噗……”

  冢田澈话还没说完永仓新八便一掌拍在她背上:“别这样嘛,会喝酒的才是真男人,冢田你迟早要学会的!”

  “请不要这样子,我还要扫地。”耿直少女冢田澈依然拒绝。

  “呐,我说,你们之间把他架过去不久行了,想跑都跑不掉。”旁边看戏的冲田总司刚说完似乎就感觉被少女瞪了一眼,再看过去冢田澈已经黑着脸被架走了……

……

  其实冢田澈并不是不会喝酒,以前在本丸的时候偶尔也会跟大家闹着小酌两杯,只不过她并不想去岛原。那种地方过于混乱,她不喜欢。

  ……

  直至岛原冢田澈才明白藤堂平助他们硬是要把她拖过来的原因。气氛很僵硬,原田左之助等人尴尬的挤着笑容,而冢田澈这边左右冲田总司右手斋藤一,除了两个面瘫冲田总司也意外地收起了笑容,严格点说应该是浑身散发着杀气的冲田总司心思根本不在这里。

  “您好像没怎么喝啊……”身边给她倒酒的艺伎有些担忧地看着冢田澈。

  “嗯,我不太会喝酒。”对于有些害怕她的艺伎冢田澈微微的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我是被他们拉过来的。”

  “喂,冲田。”另一边,坐在最上面的芹泽鸭凉凉地开口:“来了花街却一味的只盯着男人你还真奇怪啊。”

  “没什么,我对这种地方没什么兴趣。”

  “哦,那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还用问吗?跟你一起来的话没准可以找到可以砍了你的机会呢。”冲田总司笑着回应。

  对于这种回答芹泽鸭反而却猖狂的笑了起来“你说要杀了我?像你这样的小兔崽子?真是有趣的玩笑啊。”

  对于芹泽鸭的蔑视冲田总司什么都说不了,只能咬着牙死死瞪着他。而芹泽鸭似乎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继续说:“就算你说要杀我我也没什么感觉,如果是那个叫土方的男人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在本宿被那个男人盯着的时候即便是我也有一瞬间冷汗冒出……和那个人比起来你不过是在过家家罢了。”

  真男人冢田澈在一旁事不关己地慢慢喝着酒,听了冲田总司那句“那么我就真砍了你试试看。”忽然就拉住冲田总司想要握剑的手,抬眼冷冷看了眼芹泽鸭,与跟冲田总司比试的时候不同,明显带着厌恶与不耐烦,芹泽鸭楞了一下,转眼看了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冢田澈忽然就不说话了。

  场面陷入了尴尬的局面,冢田少女站起来拉开纸门走出去,刚好两个艺伎刚要开门,看见冢田澈二人微微蹲下行礼,而冢田少女冲她们点了下头便出去了。

  冢田澈站在长廊边透过灯光看着屋里的影子模模糊糊地动着,转过身,看向屋外,岛原的夜晚永远是灯火通明的,显得天上那轮残月都那么暗淡。

  “三日月……”

  说起来她们家本丸的月亮倒是一直很明亮,不管是天上的,还是本丸里的,一直被照顾着,连衣服每天早上都要跑过去特地去给他穿。

  今天,也有人帮他穿衣服么?

  忽然间,房间里传出一阵争执:

  “贱人,你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吗?区区一个舞女说话也敢这么放肆!”

  “奴家只是之言心中所想……”

  井吹龙之介比冢田澈先一步冲进房间,接着被芹泽鸭踹倒在地,待冢田澈走回来的时候永仓新八等人已经拿着酒在劝解了。那个之前叫小铃的舞女额头上一块红印子看起来是被打了,边上的舞女扶着她从房间里出来正好撞上。

  二人冲着冢田澈行了个礼刚走了几步冢田澈忽然就喊住了她们。

  “等等。”冢田澈走过去,看见二人站在原地有些害怕地看着她,尤其是那个名叫小铃的艺伎,此刻正咬着唇无比紧张。少女拉过小铃的手把之前药研给她调的药膏放在她手心里“女孩子的话,脸上留了疤就不好看了。”说着少女转身回了房间。

房间里永仓新八等人已经在劝芹泽鸭了,冲田总司事不关己地坐在角落里一个人喝着闷酒。见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冢田澈便也不多说什么,走到冲田总司面前:

  “呆在这边也没什么事,回去吧。”

  ……

  回去的路上意外地安静,冢田澈不怎么说话,冲田总司心情不好也不说话。借着月光,少女看见冲田总司眼里写满了落寞似乎在神游?冢田澈也不点破,任由冲田总司走错路接着直接撞上别人家招牌才反应过来。

  “嘶……”摸着额头冲田总司猛地回头,看见冢田澈少女依然站在他身边看着他。

  “气的连回去的路都忘了么?要我带你回去吗?”少女歪头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仔细看又似乎在笑?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用。”

  “嗯。”说着少女跟着冲田总司原路返回,忽然想到什么,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袋子“给你。”

  “嗯?”

  接过小袋子,里面是一粒一粒细细小小的金平糖。

  “吃了就不痛了。”顿了顿,“不开心的事就都忘记了。”

  “你……”冲田总司看着少女面无表情地往前走似乎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把我当小孩看了吧。”

  “你现在的举动不是吗?”

  “……砍了你哦。”

  “呵。”


评论(2)

热度(12)